|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絕世唐門 >第五百二十七章太子!(下)

第五百二十七章太子!(下) (1/2)

小說名稱《絕世唐門》 作者:唐家三少  更新時間:2014-08-30 20:33  字數:3523

這小傢伙倒是不挑食,吃的香甜的很,有東西吃,自然也就不哭了。但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卻始終都看著霍雨浩。

事實證明,一歲多的孩子不僅是能夠吃一些成年人的食物,而且已經會走了。雖然走的還不太穩當,但當霍雨浩將他放開時,這應該名叫徐雲瀚的小傢伙竟是自己走了起來。而且,他也不認生,吃飽了之後不但不哭了,而且還總是笑呵呵的,笑起來的那小模樣,看的一眾封號斗羅們臉上都不禁流露出了慈和之色。真是個可愛的小傢伙啊!

繞了一圈,小傢伙又重新回到霍雨浩面前,似乎很是認真的看著他,半晌後,奶聲奶氣的叫道:「爸爸!」

這一聲叫的霍雨浩差點跳起來。

這小傢伙並不是第一個叫他爸爸的人,當初雪女也叫過。但是,霍雨浩卻吃驚的發現,雪女叫他的時候,他感到的是尷尬。而這小傢伙在叫他的時候,他感受到的卻是震撼。

彷彿冥冥之中有一股無形的緣分,在這一聲呼喚中,將他們牽引在了一起。

霍雨浩擁有命運之眼,對命運的感應是極其敏銳的,就在這小傢伙呼喚他的一瞬間,他彷彿感覺到自己的命運似乎都和這小傢伙相連了似的。

也就是在這一剎那,他已經下定決心。

將他重新抱入自己懷中,霍雨浩逗弄著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啊?」

「雲瀚。」小傢伙回答的很是利落。通過剛才這段時間的接觸,霍雨浩發現,徐雲瀚這小傢伙雖然已經會說話,但僅限於兩個字左右,而且必須要特別熟悉的。再多就不行了。

下意識的在他那粉嫩的小臉上親了親,徐雲瀚胖乎乎的小臉十分柔軟有彈性,那吹彈可破的肌膚,簡直和他媽媽一模一樣。

「嘻嘻嘻!」被親了的小傢伙似乎感到了癢。一邊笑著一邊縮起脖子。

霍雨浩也笑了,這小傢伙實在是太可愛了。

唐舞桐湊過來,和他一起逗弄著小雲瀚,低笑道:「沒想到,你帶孩子還很有一套嘛,這叫無師自通?」

霍雨浩笑道:「倒不如說是天賦異稟吧。以後等咱們有了孩子,我一定是個好爸爸。」

唐舞桐俏臉微紅,但卻沒有躲避他溫柔的目光,眼神中洋溢著幸福。

正在這時,一張笑臉突然插入兩人中央。大眼睛認真的看著唐舞桐,「爸爸,我的。」

唐舞桐失笑道:「你爸爸可不在這裡,他在……」說到這裡,她停頓了下來,眼神中流露出了幾分黯然,看向霍雨浩。

霍雨浩同樣笑容收斂,輕輕的摸了摸徐雲瀚的頭。

又過了一會兒,吃飽喝足玩累了的小傢伙睡了。眾人再次啟程,眾位封號斗羅誰都沒有說什麼,但如果仔細感受就會發現,眾人之間的氣氛明顯凝重了幾分。

眾人飛行的速度太快了。日月帝國又是如此的廣袤,追兵終究因為無法確定他們的具體方位沒能追及。

憑藉著強悍的精神探測共享,霍雨浩帶著眾人再次成功通過邊境防線,回到了明斗山脈範圍。直接朝著明斗山脈主峰方向落了過去。

回到這裡,眾位封號斗羅的臉色終於放鬆了許多。總算是回來了,這次的任務雖然不能說是圓滿完成。但至少也完成了一多半。

重創了日月帝國皇帝徐天然,同時抓回了日月帝國太子徐雲瀚。但同樣的,本體斗羅也永遠的留在了日月帝國,再也不可能回來。

白虎公爵親自迎接了他們,看著臉色凝重的眾人,看著沒有本體斗羅毒不死的身影,白虎公爵的眼神也不禁黯淡了下來。

來到帥帳,白虎公爵看向霍雨浩,「雨浩,你來講述吧。」

霍雨浩點了下頭,他懷中還抱著徐雲瀚,此時這小傢伙正睡得香甜,當下,他將自己在這次行動中所看到的一切詳細的講述了一遍,只是隱瞞了本體斗羅毒不死交給他本體之秘。

聽了他的講述,白虎公爵痛苦的閉上了雙眼,半晌之後才道:「本體冕下求仁得仁,當初,在離開之前他就對我說。他身上的舊傷已經好不了了,在這次行動中,他一定要全力以赴的狙殺徐天然,當時我就感覺有些不對。現在看來,他老人家恐怕早就想好了……」

眾人都黯然的低下了頭,尤其是極為本體宗的強者們。本體斗羅的死,無疑意味著本體宗的衰落,再加上戰爭中死掉的大量精銳,恐怕沒有數百年的時間,本體宗都不可能恢復元氣了。

白虎公爵最後將目光落在霍雨浩懷中的徐雲瀚身上,眼中不禁流露出了複雜的光芒,抓太子,這原本就不是他的主意,以他一世英名,竟然抓來一個孩子用以威脅日月帝國,他從心底里不願意。

可是,日月帝國勢大,如果不有所對策的話,當那雷霆萬鈞之勢的大軍來臨之時,他真的沒有半分把握能夠守護住祖國的疆域。

霍雨浩臉色平靜的看向白虎公爵,「公爵大人,這孩子怎麼辦?你們準備如何處理他。」他用的是你們,而不是我們。

白虎公爵眼中流露著遲疑之色,下意識的道:「雨浩,你有什麼建議。」

霍雨浩幾乎是毫不猶豫的道:「戰爭是男人的事情,與孩子無關。無論他是什麼身份,現在都還只是個孩子。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用孺子來威脅對手?這不是英雄所為。而且,以日月帝國皇帝徐天然的性格,他未死,抓走太子也就失去了意義。他能夠生一個太子,難道就不能再生第二個嗎?」

霍雨浩這番話時有的放矢的。如果徐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