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絕世唐門 >第四百八十四章死亡遊戲(上)

第四百八十四章死亡遊戲(上) (1/2)

小說名稱《絕世唐門》 作者:唐家三少  更新時間:2014-07-07 08:12  字數:3346

龍逍遙微笑道:「對了,再告訴你一下,我這匕首之中蘊含著黑暗元素之毒,就算是你的極致之冰也剋制不了。當然,她就更不行了,她是光明之體,恐怕一刀下去,就要丟掉半條命了。給你一分鐘考慮時間,然後我們這個新的遊戲,就開始吧。」

「霍雨浩,不要!」唐舞桐突然大叫一聲,連她自己都是剛剛發現,竟然恢復了說話的能力。

霍雨浩卻像是沒聽到似的,緩慢的彎腰,揀起了那柄漆黑如墨的匕首。

匕首渾然一體,刀柄和刀刃完全像是一塊金屬雕琢出來的,握入手中冰涼,但其中蘊含的濃鬱黑暗元素卻決非霍雨浩所喜歡的。

「龍皇斗羅,你說話算數?」霍雨浩重新直起腰,儘管此時他的臉色十分蒼白,口鼻出血,看上去有些狼狽,但是,他的腰桿卻挺得筆直,整個人就像是標槍一般站在那裡。面對龍逍遙,他甚至連一句前輩都不願意稱呼對方了,在他心中,龍逍遙已經沒有了這個資格。

龍逍遙微微一笑,「以我的身份,難道還會騙你這麼一個小傢伙不成?」

霍雨浩冷笑一聲,「你的身份?以你的身份都能拿一個女孩子來做人質威脅我,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的。老師當年和你並稱,實在是恥辱。」

龍逍遙臉色微微變了變,「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小子。你沒有選擇的餘地,我們的遊戲,準備開始了。」

一邊說著,他握著匕首的手臂緩緩抬起,鋒銳的刃尖對著唐舞桐。

唐舞桐呼喊了那一聲之後,就沒有再出聲了,她只是默默的看著霍雨浩,在這個時候,她和他都沒有過多選擇的餘地。她只是想看看。這個男人,究竟會怎樣面對這一場死亡遊戲。她知道,現在的自己,已經變成了這場遊戲的一件道具,無論她說什麼,都無法影響到遊戲的過程。

龍逍遙的臉色猛然一沉,大喝一聲。「一!」

霍雨浩動了,他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的,手中黑色短刃化為一道烏光,瞬間刺入了自己的小腹。

「啊——」唐舞桐終於忍不住叫了出來。

霍雨浩臉色表情卻是出奇的平靜,彷彿那一刀根本就不是扎在他身上似的。冰冷的刀鋒入肉,輕微的摩擦。他只是覺得小腹一寒,彷彿有一股詭異的力量在瘋狂的抽取著他的生命力似的。但疼痛實際上卻並不是那麼強烈,只是有著更加難過的酸麻感,就像是筋絡被挑斷了似的。但是,他卻依舊臉不變色,就像是做了一件最普通的事情。

「哦,我忘了。我要補充一條遊戲規則。」龍逍遙依舊在笑,他那蒼老的面龐此時看上去有些詭異,手中漆黑如墨的匕首依舊揚起在空中。

霍雨浩冷冷的道:「你要反悔么?」

「當然不。」龍逍遙面帶微笑的說道:「我只是要告訴你,在我們的規則中,每一刀都需要兩洞才行。」

霍雨浩臉色一寒,唐舞桐拚命的想要掙扎,可是,在一位極限斗羅手中。她又怎麼可能掙脫的了呢?

霍雨浩看著龍逍遙,「還有其他要補充的嗎?」

龍逍遙搖了搖頭,道:「就是這樣了。」

「好。」霍雨浩另一隻手猛的一按已經插入腹中的匕首,頓時,那漆黑的匕首驟然深入,他臉色也是略微的一變。鋒銳的匕首尖端,已經從他背後突出。但詭異的是。無論是前面的傷口,還是後面的,都沒有鮮血流出。

「好!」龍逍遙也叫了一聲好,「不愧是穆恩的弟子。夠堅強,只是不知道你在堅強的同時,韌性是否足夠呢?」

霍雨浩只是冷冷的看著他,右手緊握著匕首的刀柄。

「二!」龍逍遙爆喝一聲。

霍雨浩的右手猛然將那漆黑匕首從自己腹中拔出,再閃電般刺入另一邊的腹中。匕首入肉,沒有過多的聲音,但霍雨浩整個人卻是因為匕首拔出那一下,劇烈的顫抖了一下。兩道黑血驟然從之前的傷口前後噴出,然後汩汩流淌。

「雨浩!」唐舞桐尖叫一聲,此時此刻,她的臉色也同樣變得一片蒼白。她只覺得自己的眼前已經有些模糊了,但是,在模糊的光影中,那個堅如磐石的男子卻深深地銘刻在她心中。

兩刀,毫不猶豫的兩刀,他似乎根本就連考慮的時間都沒有,兩刀落下,兩刀,四洞!

龍逍遙笑了,「感覺怎麼樣?光明會帶來生命,而黑暗,則會吞噬生命。親自體會那種生命力流逝的感覺,滋味不錯吧?你放心,我這匕首中蘊含的黑暗元素之毒並不算太強烈。以你的能力和精神力,如果夠堅韌的話,能夠多堅持幾刀的。當然,你也可以讓她幫你分擔一些。」

「雨浩,下一刀,讓給我!」唐舞桐突然大叫道,淚水,也終於不受控制的順著面頰滑落。

霍雨浩微微一笑,喃喃的道:「舞桐,我有件事情想要拜託你,可以嗎?」

「三!」龍逍遙驟然打斷了他的話。

黑光起,血噴,第三刀,六洞!

「不要——」唐舞桐大叫一聲,淚水瞬間滑落,她只覺得自己的精神都要崩潰了似的。一種心痛的無法呼吸的感覺,令她整個人都劇烈的顫抖起來。

「舞桐,當年我剛剛進入了史萊克學院的時候,才十一歲,那時的我,還是一個充滿仇恨的少年,我懵懂無知,在大師兄和小雅老師的帶領下,才有資格進入史萊克。而從那時候開始,史萊克學院,成了我的家。」

「剛去的時候,生活很苦,每天都在不停的修鍊、修鍊。我知道,自己的天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