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絕世唐門 >第一章靈眸少年(三)

第一章靈眸少年(三) (1/1)

小說名稱《絕世唐門》 作者:唐家三少  更新時間:2012-11-25 16:47  字數:2705

天意啊天意!我昨天剛說了首頁上榜就更新。然後評價榜就第一了。然後我發現,正是因為昨天我更新了,這個才顯示出來的。這不是天意是什麼?天意不可違,好吧,再更一章。本來想晚上更的。不過我昨天在上海開會,下午回北京,會在路上。所以還是算了。就提前更上來,讓大家繼續過癮吧。不過,畢竟神印還沒有結束,目前更新也不會太多,只是讓大家過過癮,等神印結束後再正常更新。好啦,說這麼多,其實我想要表達的意思就是。我很辛苦,很勤奮,兩本書一起發,是不是多給點推薦票,然後沒有收藏的趕快收藏呢?來吧,還等什麼?有本事你們把會員點擊榜給我搞到第一去。那我立刻就每天兩更!推薦榜也行。

--------------------------------------------------------------------

霍雨浩終究是第一次出門,儘管有地圖的指引,但他還是不可避免的幾次走錯了路。還是在不斷詢問路人的情況下,才重新找到了正確的路徑。

正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幾天下來,他自己都覺得學到了不少東西。少了公爵府中的壓抑與束縛,心情也好了許多。一路行來所見到的新奇事物令他興奮不已。他畢竟還小,身體恢復的也快,趕路不覺疲倦,反而像是脫離了籠子的鳥兒,在母親去世後,第一次有了快樂。

「已經走了六天了,應該就快要到了吧。」霍雨浩小心翼翼的看著手中紙繪的地圖,再看看道路兩旁樹影所指引的方向,他斷定,自己距離星斗大森林已經很近了。

抹掉額頭上的汗水,霍雨浩走進路旁的樹林,找了個樹蔭處剛要坐下來冥想恢復體力,突然,淙淙的流水聲傳來,頓時令剛要坐下的霍雨浩興奮的跳了起來。

有水,就意味著可以改善生活了啊!

閉上雙眼,霍雨浩靜靜的聆聽那流水聲傳來的方向,身為精神武魂的擁有者,他的六感要比普通人強得多。尤其是當他閉上眼睛的時候,其他五感就會放大幾分。

很快,他就認準了方向,小心翼翼的樹林中前行。他的小心並不是因為樹林中的地面不平,而是怕衣服被荊棘劃破。這還是媽媽親手為他做的。

不到兩百米,他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標,一條寬約三米的小溪,溪水清澈見底,清冽的溪水帶來一份舒爽的清涼。

霍雨浩歡呼一聲,迅速脫掉衣服,一下就跳入了只有不到兩尺深的溪水之中。上次洗澡還是兩天前呢,兩天的趕路,早就令他一身的汗漬,在這清冽的溪水中洗個澡簡直是再舒爽不過的享受。

洗了個痛快,當他重新上岸的時候,整個人都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心中暗想,反正也快到星斗大森林了,就在這裡先好好休息一下。

他換上包袱里的乾淨衣服,將之前的臟衣服在溪水中洗好,晾在樹枝上。然後又掰了一根長約三尺的樹杈。

右手從後腰處摸出一柄連鞘短刃。短刃大約有一尺二寸長,刀鞘呈墨綠色,是用堅韌的皮革做成,霍雨浩也不知道是什麼魂獸或者是動物的皮革。他只知道,這柄短刃是父親送給母親唯一的禮物,一直被母親拱若珍寶,直到去世前的一刻,才將這柄短刃交給了霍雨浩。

刀柄長約五寸,沒有什麼華麗的裝飾,卻給人一種古樸之感。握在手中不但契合,而且異常舒服。

抽刀出鞘,沒有發出半點聲音,長約七寸的刀刃宛如一汪秋水,纖薄的刀刃彷彿透明一般,森森寒氣令已經有所習慣的霍雨浩還是不禁打了個寒顫。

白虎匕,這是母親告訴他的名字。

霍雨浩看著白虎匕,眼中的興奮頓時變成了濃濃的傷感,從那光可鑒人的刀刃上,他彷彿又看到了母親的身影。

拿起剛剛折下的樹杈,白虎匕在樹杈前端削了下去,散發著淡淡碧光的刀刃從樹杈上划過,就如同切入豆腐一般毫無阻隔。三兩下,樹杈前端就被削的鋒銳起來。

霍雨浩將白虎匕插回刀鞘重新別在自己的後腰上,拿著樹杈來到小溪邊。

略微深吸口氣,他的雙眸頓時亮了起來。頓時,清澈的溪水中,一切細節在他眼眸中放大。水波流轉的細微變化,甚至是河底石縫中的小小蝦米都逃不出靈眸的注視。而且,這所有的一切在他眼中都慢了下來。

突然,霍雨浩出手如電,手中樹杈飛速向溪水中插去。

「噗——」抬手,翻腕,一條半尺長的青魚就被他插了上來。

插魚對於普通人來說絕對是個技術活。但對於有靈眸準確定位的霍雨浩來說卻是再輕鬆不過。這也是為什麼他聽到有流水聲時那麼興奮的原因。除了自己抓魚之外,這六天來他再沒吃過什麼其他的肉食了。

一條小魚當然不夠他吃的,只是一會兒的工夫,霍雨浩就從河裡插上來十幾條半尺到一尺長的青魚。

「太好了,起碼夠吃兩天的呢。烤熟了也不容易壞。」

霍雨浩興高采烈的蹲在溪水旁用白虎匕輔助,將這些青魚全都處理乾淨。鋒利的白虎匕無論是刮鱗還是開膛破肚,都是輕鬆如意。對於從小就跟母親一起幹活的霍雨浩來說,這種工作毫無難度,一刻鐘的時間,十幾條魚就全都處理好了。

從樹林中找來一些大樹葉,在溪水中洗凈,再把洗乾淨的魚放在上面,找來一些干樹枝當做柴禾,一會兒的工夫,一小堆篝火就在溪邊點燃了。

霍雨浩身上的調料只有鹽巴,但對於烤魚來說卻已是足夠。他用粗樹枝做成幾個小架子,再用細樹枝穿上洗乾淨的青魚,把鹽巴抹在青魚肚子里,再從包袱中拿出前幾天在樹林中採摘的一種名叫紫蘇的葉子洗凈、撕碎也塞入青魚腹中,這才放在粗樹枝做成的烤架上烤了起來。

時間不長,一股特殊的香味兒開始在火堆上方瀰漫而出,香味兒很濃郁,更有著一種只屬於它的誘惑。在霍雨浩緩慢的翻轉中,青魚漸漸變成了金黃色,陪著那濃濃的香氣,分外誘人。

第一次霍雨浩只烤了兩條,其他的魚則先都處理好。一次烤太多的話,火候掌握容易出問題。

「好香啊!」

正在這時,一聲驚喜的嬌呼聲響起,聲音清脆悅耳,卻嚇了霍雨浩一跳。

他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延著溪水旁走來兩人,走在前面的是一名少女,看上去十五、六歲的樣子,長長的黑髮梳成馬尾垂在身後,一身淡藍色的勁裝將她那含苞待放的嬌軀勾勒得充滿青春氣息。

丹鳳眼,眼睛大而靈動,挺翹的鼻樑,近乎完美的瓜子臉,漂亮的嬌顏帶著幾分驚喜之色,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霍雨浩的烤魚。

跟在少女身後的是一名看上去和她年齡相仿的少年,少年身材修長而挺拔,一頭深藍色的短髮在陽光的照耀下散發著宛如寶石般的光澤。他年紀雖然不大,但看上去卻給人一種儒雅的感覺,英俊的面龐上帶著一絲懶洋洋的溫和笑意,雙手抱著後腦,也是一副感興趣的樣子看著霍雨浩這邊,不過他看的是人而不是烤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