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絕世唐門 >第六百一十七章禪位(中)

第六百一十七章禪位(中) (1/2)

小說名稱《絕世唐門》 作者:唐家三少  更新時間:2014-12-13 04:38  字數:3742

那藍發青年眼神一凝,白虎公爵也被定在原地。扒書網與此同時,唐舞桐突然緊緊的抱住他,「爸爸,不要,孩子是無辜的。不要傷害這孩子。」

藍發青年聽著她的話,眼神一下就變得柔和了下來,嘆息道:「可是,我的女兒也是無辜的啊!誰又來憐惜你呢?我可憐的小七。」

唐舞桐貝齒緊咬下唇,「爸爸,我們回家吧,我、我想你了,也想媽媽了。我們回家吧。」一邊說著,她已是放聲痛哭。

「舞桐、舞桐!」霍雨浩此時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就要撲上前。但那藍發青年卻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他的身體也被凝滯在原地。

緊接著,藍光一閃,藍發青年和唐舞桐化為兩道光影,就在這金色的雲霧中消失無蹤了。

威嚴的聲音在空中回蕩,「星羅帝國必須歸還,日月帝國更名為天斗帝國。否則,哼!」

徐雲瀚被留在空中,正好被瞬間恢復行動能力的橘子摟在懷中。

小雲瀚並沒有害怕,依舊是瞪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一臉的好奇之色。他當然不會害怕,因為從剛才那藍發青年神上,他並沒有感受到一絲殺氣的存在。

霍雨浩猛然轉向橘子,怒吼道:「為什麼?為什麼你說這是我的孩子?他怎麼會是我的孩子?為什麼?」

橘子抱著徐雲瀚站起身來,冷冷的看著霍雨浩。「無論你想不相信,他就是你的孩子。你以為,我會隨便給什麼人生孩子嗎?當年。我早就知道徐天然要讓我借種生子。於是,我只能早作準備。還記得在極北之地的時候嗎?你落入我手中昏迷的那個時候。你放心,我橘子還沒那麼賤,和你發生什麼。我只是用魂導器偷了你的種子,後來,在徐天然逼迫我的時候,將那種子植入我自己體內罷了。沒錯。雲瀚是你的骨血,但是,我卻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他也和你沒關係。你只是付出了那一個種子而已,你還未他做過什麼嗎?」

霍雨浩獃滯的看著橘子,也看著他懷中的徐雲瀚,一時間。心中五味雜陳、百感交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事情竟然是這樣的。

曾經發生的種種,在心中不斷的回蕩著,當初的一切,他很快就都回憶了起來。是啊!那一次,他曾經在橘子面前昏迷過一段時間,應該就是那時候了。難怪、難怪自己第一次見到這個孩子的時候,就對他產生了極大的好感。

再想著當初徐雲瀚還小的時候曾經叫過他爸爸的情形,一時間。霍雨浩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橘子摟緊兒子,任由淚水流淌。冷聲道:「我只是借了你的種子,給你造成的影響,我只能說一聲抱歉了。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孩子,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只是我的兒子,將來是日月帝國的帝王。他姓徐,不跟你姓。你現在該明白,為什麼我那麼怕你會傷害他了吧。如果,你真的傷害了他,你一定會後悔終生的。」

白虎公爵戴浩看看霍雨浩,再看看橘子,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了。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已經完全顛覆了他心中的認知啊!

霍雨浩痛苦的閉上雙眸,此時,他的心已經全都亂了。

好不容易才經過三年閉關,成就極限斗羅,並且力挽狂瀾,阻止了星羅帝國被徹底毀滅。可是,自己的愛人卻因為這樣的事情而離去。

唐舞桐離開前,眼眸中那份濃濃的傷感令他心如刀割。因為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他甚至連解釋都做不到。

怪橘子嗎?現在他已經沒有力氣去怪了。兒子,自己還是處男,竟然就已經有了個這麼大的兒子。

「雲瀚,釋放你的武魂。」橘子突然對懷中的小雲瀚說道。

「好。」

一絲平和的魂力,從徐雲瀚身上釋放開來,令閉合著雙眸的霍雨浩重新睜開眼眸。白虎公爵戴浩也將目光投向了他。

徐雲瀚身上,亮起一層白色光芒,他那一雙眼眸,驟然變得明亮起來,更為奇異的是,他的瞳孔竟然變成了雙瞳,小小身材略微膨脹幾分,額頭上,一隻豎眼悄無聲息的張開,而頭髮,卻變成了半黑半白的虎皮花紋模樣。

這是……

三眼白虎?這是什麼武魂?

看著他眼眸中的雙瞳,白虎公爵戴浩身體震了震,就在這一剎那,他突然驚訝的發現,自己胸中的所有豪氣都已是蕩然無存,看著這武魂,他已經確認無疑,眼前這個孩子,就是自己的後代啊!

霍雨浩也同樣晃了晃,他沒有繼承白虎武魂,可是,那一隻豎眼周圍,赫然有著淡淡的太陽紋光暈啊!那屬於靈眸與修羅之瞳的氣息,假不了。

這孩子的武魂雖然只是單一的,但是,卻同時具備了白虎的強勢與靈眸的精神波動。這絕對是一個強大的變異武魂。

周圍的金色漸漸淡化,空間扭轉。

徐雲瀚重新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依偎在母親懷中,但任由空間變換,他的目光卻是眾都落在霍雨浩身上,有些好奇,也有些奇異的看著他。

還是星羅城外,還是日月帝國大軍上空,周圍的一切依舊是凝固的,時間、空間,已經完全停滯。

就算霍雨浩再懵懂,也隱約能夠猜到自己那位岳父的身份了,神詆,一定是神詆。除了神詆之外,誰又能夠掌控這時間和空間的力量呢?自己原本以為已經站在了世界的巔峰,但和這位岳父大人相比,卻相差的實在太遠、太遠。

原來舞桐竟然是神的女兒,難怪、難怪她會具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