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二百零一章天石之心(下)

第二百零一章天石之心(下)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4-03-27 02:00  字數:3545

眾人已被熱魅人來去如風的戰術嚇怕,在原地待了兩天,讓龍鷹等查探清楚出口綠洲的情況形勢,才進駐綠洲,他們都有逃出生天的動人感覺。

作為捷道的大綠洲,由三片綠洲組成,被河道和低緩的泥石丘巒分隔,北接塔里木河南岸的山區平野,地形複雜。

出口的草原區並不險要,兩邊高山對峙,形成寬達十多里、丘陵起伏的地帶,有路可走。兩邊各建有戍堡,卻像神山戍堡般荒棄多年,部分牆身崩塌。

在勝渡的指點下,他們還探查了出口西面可通往塔里木河的穿山秘道,以備不時之需。

他們立營的綠洲,是最接近山中秘道的綠洲,東面是一列高只三十多丈的平緩矮山,只要在高處派人日夜輪流放哨,可將任何進入出口綠洲的敵人一覽無遺,難怪勝渡等三百黠戛斯戰士,沒法避過熱魅人的耳目。

此時冬天已近尾聲,綠洲生機處處,兩個小湖旁更是枝繁葉茂,鬱鬱蔥蔥,各種飛禽走獸悠然自得的四處覓食,追逐嬉戲,與沒有絲毫生命的塔克拉瑪干,形成強烈的對比,雖然兩地比鄰相依。

他們的營地設置在綠洲西面的邊緣區域,往前是起伏的泥石丘和沙漠,縱使敵人從東面越山來犯,也要走上七、八里遠,方可抵達宿處。

當晚他們生起篝火,吃的是打來的野味,在龍鷹這丑神醫悉心治理下。傷兵均大有起色,部分已能起來參與野火宴。

彩虹夫人三女留在帳內。沒有加入他們。

龍鷹、萬仞雨、風過庭、勝渡、鐵剛、庄聞和風漠七人自成一組,品嘗著野味的滋味,大有苦盡甘來的暢快甜美。

龍鷹咕噥道:「以後不要再在我面前說塔克拉瑪干五個字,我會做噩夢的。」

鐵剛在前兩天方獲他們告知身份,咋舌道:「如果我曉得嚮導從未走過捷道,我死也不肯踏足大沙海半步。」

眾人忍不住失聲鬨笑,鐵剛說的是最通行的突厥話,故勝渡也知道笑。

龍鷹尷尬道:「這小子真風趣。」

風漠道:「如果只讓娑葛得到沒有天心的天石。敝國上下會非常感激。」

庄聞道:「我已和夫人商量過,她說一切由鷹爺作主,最好是能打製成天劍,獻上天朝,以示我們且末人臣順之心。」

眾人目光往勝渡投去。

勝渡苦笑道:「在這方面我只是小學徒,力有未逮。」

萬仞雨道:「你曉得鍛造的過程嗎?」

勝渡道:「看過鑄大師多重鍛燒的過程,還在旁幫忙。卻從未曾獨力應付。」

龍鷹哂道:「凡事總有第一次,我看你只是欠缺勇氣,怕弄砸了烏金。」

庄聞皺眉道:「煉金成器,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還要爐火等設備配合,這種製造兵器的作坊。只能在龜茲才有機會尋得,我們人生地不熟,不怕泄漏風聲嗎?」

萬仞雨笑道:「這方面包在我們身上,就看勝渡的膽色。」

勝渡吞吞吐吐,艱難的道:「弄砸了又如何?」

風過庭笑道:「肯定不用殺頭。當是財散人安樂,大伙兒兩手空空的作鳥獸散。」

庄聞豎起拇指贊道:「說得好!天石既是來自天上。自有蒼天為它的命運作主,我們有甚麼好緊張的?只是庸人自擾,最重要是教娑葛得物無所用。」

風漠狠狠道:「真希望親眼目睹娑葛看到鑄出來的只是凡鐵的表情。」

勝渡拍腿道:「好吧!我捨命陪君子,試一次鍛鑄天石的滋味。」

龍鷹道:「如若失敗,我們會為你隱瞞,人人守口如瓶,當此事從沒發生過。可是一旦成功,你不但成為另一鑄劍大師,還可在中外鑄劍史上留名。」

勝渡雙目亮起來,旋又頹然道:「可是我有家歸不得,看來只好隨鷹爺回中土去。」

風漠不解道:「我明白血濃於水的家國情,可是如能追隨鷹爺,該比你在黠戛斯更風光,為何卻只像是次選?」

勝渡道:「我國人少地大,地形險峻,連突厥人也不敢打我們的主意,是安居之土。最妙是男少女多,在那裡做男人,比在任何一處要好。哈!」

眾人莞爾失笑。

萬仞雨嘆道:「又是一個色鬼。」

除風過庭外,其他人沒有在意,不知他把龍鷹也罵進去。

庄聞道:「連年戰爭下,處處均呈男少女多之象。勝渡沒說出來的是,黠戛斯美女名聞草原,高大健美,白皙明艷,與別不同。」

風過庭道:「這方是其中關鍵。哈!這晚宴吃得真開心,我們為未來的鑄劍大師喝一杯。」

眾人以水當酒,轟然唱喏的幹了一杯。

龍鷹笑道:「小弟有一個能兩全其美的建議。天石這麼大,說不定采出來的烏金,足夠鍛制兩把天劍有餘,一把由勝渡拿回去獻給王子,並盡告他來龍去脈,包保貴王子不但沒暇計較,還歡喜若狂,而勝渡你立即一躍而成為另一個鑄劍大師,美女們排著隊輪候撲入你的懷裡哩!哈!」

今次勝渡真的目泛異彩,顫聲道:「真的可以這樣嗎?」

庄聞道:「便當是獎賞你采出烏金的功勞吧!」

他的話一說出口,此事立成定局。

龍鷹道:「至於另一把天劍,由我這代駕出征者為女帝接收,再轉贈予御前首席劍手風過庭。哈!如此安排,多麼美滿。」

風過庭愕然道:「給我?」

龍鷹道:「不知為何,我總覺即將鑄制出來的天劍,會關係到你某一重要的事,只是沒法說出來。」

萬仞雨道:「我愈來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