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一百八十八章神山綠洲(上)

第一百八十八章神山綠洲(上)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4-02-27 10:32  字數:3423

萬仞雨道:「據你所言,只是那漂亮的妮子,已與你有一較高低的本領,何況還有過百個武功高強的秘人,對他們的沙漠戰術,你更是一無所知。」

風過庭笑道:「你少為我們鷹爺擔心,正如我剛說過的,真正無知的是秘人。現在我們裝作沒嗅過美人兒的體香,先還她一招。」

龍鷹又游開去,大笑道:「原來沙漠可以變得這麼好玩的,從未想過水可以是如此令人心醉。」

「咚」的一聲,他已深潛湖水裡去。

足音從遠處傳來。

風過庭大力拍打湖水。

龍鷹潛回來,在岸旁冒起,取得擱在石上的丑面具,不情願地戴上。

玉芷容光煥發的來至湖邊,一點不害羞掃視三人近乎裸露的男性雄軀,嬌聲道:「夫人請三位伴她吃午膳。噢!原來最大最漂亮的湖在這裡,早知叫玉雯也一起來哩!」

風過庭乃風流人物,笑道:「玉芷姑娘要來個美人湖浴嗎?我們可以閉上眼睛。」

玉芷叉著小蠻腰道:「人家根本不怕你們看,我們且末人向有在河裡沐浴的習慣,任經過的路人看個夠,但走過後卻不可以回頭看。唉!快穿衣服,遲了夫人會罵我的。」

她的話令他們感受到異國的情調風氣,三人笑著離開美麗的湖,穿上衣服,喚駝兒隨他們一起離開。

在綠洲享受了畢生難忘的三天後,大隊繼續行程。只要想想所有可盛水的器皿,都注滿甜美的清水。感覺已是煥然一新,加上沿途不時見到零星的沙生針類植物,又或河床的遺痕,心情大是不同,落實安心多了。

駝兒們則在體內儲足糧水,走起來精神抖擻,如飛似躍,表現牠們獨有的沙上舞步。目的地是橫亘於「死亡之海」腹地。東西綿延一百五十里的神山。

據曾來回捷道多次的鐵剛所言,龍鷹等早有耳聞、互相輝映的紅白兩山,正是神山東端伸出來的兩個山嘴,直抵和闐河西岸,而此截河段不管冬夏,永遠有水淌流,蜿蜒二十多里。形成了最大的綠洲,是旅人救命之所。

由於神山綠洲位處捷道中段,緊扼捷道,更是自漢代以來兵家必爭之地,唐太宗為保安西諸府,曾在此建設堅固的戍堡和烽燧台。但被吐蕃人逼離安西後,此戍堡曾被吐蕃人佔領,到吐蕃人撤退後,戍堡已被廢棄。

龍鷹等學乖了,不再只憑帽子擋遮炎陽。而是學且末人般以棉布包紮頭臉,只露出一雙眼睛。至此方明白波斯女郎。因何把全身緊裹在白布里,那是在火熱如蒸爐的沙漠里,生存的必需手段。

他們晝行晚伏的走了兩天後,植物愈趨稀少,代之的是鏈狀往四面八方伸延,沙丘層迭起伏的地勢。黃澄澄、起起伏伏、高達四、五十丈的沙山,如凝固了的金浪,在灼白的陽光下閃閃生輝,眩人眼目。其中最醒目的是尖塔狀的沙山,聳峙在無數新月形沙丘之上,比其他沙山高起一倍有餘,在日出日沒,太陽斜照的時刻,背陽的一面投下陰影,不但強調了沙山的立體感,變得稜角分明,沙山的明明暗暗,更構成大地的圖案,令人驚嘆大自然之手的奇妙。

不過對旅者而言,卻是非常艱苦的旅程,小心翼翼的登山下坡,全賴龍鷹三人的敏銳,選擇得相對較緊實的沙層,步步為營的朝前走。

儘管如此,仍發生幾起人駝墜坡事件,那並非滾下沙坡般簡單,而是深陷沙子里。當這樣的情況出現時,必須立即搶救,人還容易救出來,要把又大又重的駱駝從沙里起出來,卻是需用盡法寶的大工程,且不死也要受傷。進入這可怕的區域後,一天內已有三頭可憐的駝兒因而死亡。

眾人本是輕鬆的心情,轉為沉重,想快點離開這個美麗的死亡陷阱,偏因山勢險阻難行而無法辦到。

在沙谷沙溝間結營休息一晚。當紅日透過沙霧,在東邊沙丘起伏連綿的地平徐徐上升,他們又向茫茫沙海進發。午後不久,危險來了,遠方出現了三股龍捲風,捲起直指天空的沙柱,白天被灰黑色的風沙替代,沙煙騰衝,前方一片迷茫,迅速波及他們結陣御風的沙谷內。比之上次突如其來、滾滾而至的龍捲沙暴,他們今次是有備而戰,但卻更為緊張,只要想想億萬石的沙粒被龍捲風帶得蓋天壓下來,彈指光景可將大隊人畜一次加以埋葬,便知情勢有多危急,即使以龍鷹三人之能,亦難倖免。

唯一可以做的,是閉上眼睛求老天爺格外開恩,交錯而至的龍捲風繞道放過他們。

天昏地暗下,人人失去時間的觀念,因為一刻的時間,已像經年累月的漫長。

龍捲風可怕的尖嘯聲逐漸遠去後,漫空沙塵似雪絮的緩緩飄降,沸騰的沙濤平息下來,天地一片混沌。

他們收拾心情,心底抹汗的上路。到達第一個坡頂時,登時看呆了眼,里許內仍是先前的模樣,在此之外竟是平展的沙丘,龍捲風竟夷平了以千萬計的沙丘,變成魚鱗狀的沙面,令人完全沒法相信眼睛。

是夜他們在離遇上龍捲風二十里外結營度夜,這晚天氣特別寒冷,三人躲在帳內吃乾糧,還有一尾從綠洲打來的魚。

風過庭道:「秘人如果當時在附近,說不定給龍捲風扯往數百里外,我們便可消災解難,不用日夜提防。」

萬仞雨頹然道:「只能在心裡提防,難道可在帳外放哨嗎?最怕他們殺害無辜的且末人。」

龍鷹道:「放心好了,万俟姬純絕不是濫殺無辜的人,記得嗎?初次見她,她對我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