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一百五十章沙漠之行

第一百五十章沙漠之行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3-11-30 19:08  字數:3316

風過庭問道:「在我眼裡,所有景象無不千篇一律,如何曉得我們走的方向正確?」

林壯道:「首先要憑天星定位,且沿路有特定的標記,因絕不可以走錯路,只要偏離正確的路線,便萬劫不復,我們攜帶的水,只夠我們到達綠洲之用。」

太陽開始往中天攀去,烈日無情照射下,遠近所有物體像褪去了實體,變得眩人耳目,風過庭的神鷹也飛入賬來,在風過庭臂上棲息。庫姆塔格沙漠灰暗迷茫,坦平如砥地延伸往天的底部。

想起林壯所形容的「正午幽靈」,雖是熱得要命,眾人心底仍泛起寒意。

太陽下山後,氣溫驟降,令人馬冷得發抖。他們起程進入沙漠,狂風陣陣,捲起沙粒,迎頭照面的打來,那種被沙粒無孔不入全面侵犯的感覺,確是難受,但怎都好過萬里無雲,只得太陽往大地猛噴烈焰,沙粒則反射著灼熱眩目陽光的白晝。這種惡劣的環境是有後果的,會令人和馬患上「沙盲症」。

三人很難想像在這沒有任何生機和希望的地方,竟可以出現綠洲,據林壯說,是因地下河道在春夏洪水期時湧上地面的奇異現象,到秋天和冬天,綠洲會消失得無影無蹤,綠洲的植物變回藏在風沙下等待另一個春天的種子。這條深藏在沙漠的登上高原之路,並不為人所知,即使曉得,也不敢闖進來。只有懂得綠洲出現時間和位置的吐蕃人,方敢由此路線來回。不過即使吐蕃人,也非有十成的把握,因為綠洲會隨地下河道遷移,故此兩個綠洲分別被稱為「大幽靈」和「小幽靈」。找到它們須憑點運氣和對濕氣的敏銳感覺。林壯在這方面有超凡的能力,故被派至此秘密路線來迎接他們。

龍鷹等並不擔心找不著綠洲,龍鷹身具魔種,只要大致走對了路,水源肯定瞞不過他的靈覺。更令他們放心的,是在天上飛翔的神鷹,牠可以發現於百里之內,任何與別不同的地方。

他們牽著馬兒一步一步往前走,四周一片迷濛,風沙稍歇時。林壯抬頭看天,從尚未被風沙掩遮的空隙,辨別天上的星辰。馬兒中,只有雪兒仍是悠然自得,不用牽扯的跟在龍鷹身後,亦步亦趨。林壯的吐蕃馬雖長得比他們的馬矮小。但在沙漠的環境里顯現出刻苦耐勞的體質。

天亮前,忽起大風沙,狂風卷旋而至,黃沙隨風滾滾而來,幸好入漠前所有東西都扎個結實,否則任何沒有被繫緊的東西都會被颳走,風沙遮天蔽夜的肆虐下。寸步難移,眾人擠作一團,把馬兒護在中間,可以做的就是求老天爺讓風沙儘快過去。

天終於亮了,但事實上分別不大,看到的仍是沙暴,它統治了一切,和夜晚的分別只在除風沙外還有沙漠的熱浪,陽光在沙暴下也顯得乏力。

他們失去了時間的觀念,過了不知多久。沙暴終於歇止,大伙兒總算重回人世。

四人歡呼怪叫,雪兒仰天嘶鳴,風過庭最擔心的神鷹安然無恙的降到他肩頭上。只有捱過剛才沙暴的人,方明白可活著喝另一口水。是多麼難能可貴。

他們結營蓋帳的休息,又以安天眾妻送的白棉布當做睡席,這卷布長達逾三丈,厚軟耐熱,幸好沒有嫌它重而扔掉。

林壯沙漠經驗豐富,首先將草料弄濕,喂飼馬兒,才伺候牠們喝水,又以濕布拭抹馬體,讓牠們保持涼快。

林壯道:「在沙漠,馬兒體內的水分會迅快蒸發,血液變得稠濃,不能流動時會忽然倒斃,所以在白天時需喝大量的水。」

萬仞雨道:「我們該帶幾頭駱駝來。」

風過庭縱目四顧,猶有餘悸的道:「要多久才可找到『大幽靈』?」

龍鷹笑道:「千萬不要一時錯腳,找到林壯說的『正午幽靈』。」

萬仞雨道:「虧你還有說笑的心情。」旋又嘆道:「我會永遠忘不掉這次的旅程。」

林壯欣然道:「因為鷹爺非是常人,剛才沙暴作惡時,我感到鷹爺的力量保護著馬兒,使牠們安靜下來,否則牠們會耐不住性子發狂。」

龍鷹笑道:「林壯果然是有道行的人。」

林壯微笑道:「所以王子每次出門,都帶著我去。」

風過庭續問道:「還有多少天?」

林壯目光投往沙漠深處,道:「五、六天該可以了。」

眾人頹然無語,一晚已這麼難捱,五、六天真不知怎麼過。小得多的庫姆塔格已是如此可怕,大上數倍的塔克拉瑪干,真不知是何等光景。

太陽下山後,他們繼續行程,豈知走了七天,仍見不著綠洲的影子,連林壯也苦著臉孔,希望綠洲只是轉移了位置,而不是消失了。

到第九天的晚上,他們開始缺水,就在這個晚上,終出現轉機。

是夜大漠一片死寂,天地靜止,夜空卻是不尋常的美麗,月亮又大又圓又遠,眼前的沙漠再不是平展,而是一座座高大壯觀的塔狀沙丘,屹立在茫茫沙海的波濤上,形成高低起伏的地表。林壯告訴他們一個聽回來的原因,這種形態的沙丘,是在多種風向共同作用下,所形成風沙堆積的特殊類型,三面有棱,頂面是尖塔的形態,有人稱之為「尖塔丘」。

從遠處看,它們更像窈窕淑女起伏的酥胸,可是當踏足其上,這種美感立告蕩然無存,迎風那面的斜坡十分堅固,沙子堆得結實緊密,另一面卻非常鬆散,走錯路揀錯坡,腳一踩上去立即惹得沙子流動,直陷到膝上大腿處,如在白天,肯定立被燙傷。

馬兒們變得很緊張,走上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