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一百零五章風暴前夕(下)

第一百零五章風暴前夕(下)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3-07-23 08:32  字數:3477

與公主分手後,龍鷹到大宮監府找胖公公,兩人到偏廳說密話。聽罷最新的發展,胖公公道:「到長安後,你直接去找法明談判。」

龍鷹失聲道:「我和他還有甚麼好說的?」

胖公公哂道:「你這小子真不長進,到神都混了這麼久,一點不懂玩政治。」

龍鷹抓頭道:「小子拿甚麼去和他談判?談些甚麼?難道逼他不讓席遙去選道尊嗎?」

胖公公好整以暇道:「談甚麼都可以,目的是不讓席遙獨大,最後席捲天下道門。」

龍鷹道:「這個誰都曉得,問題在法明現在有武曌在背後撐他,他根本不放我在眼內。」

胖公公笑道:「他真的可以不放你在眼內嗎?」

龍鷹嘆道:「他為何要放我在眼內?純比武功,我仍奈何不了他。」

胖公公從容道:「他肯定答應了明空,不會向你動武,所以這不是武功上誰高誰低的問題,而是影響力的問題。你已成了法明、席遙外另一股異軍突起的力量。只要想想自己成為了另一個『少帥』,你便可知自己能發揮的影響力。」

稍頓續道:「還有!就是你對明空的影響力。現在玩的是另一種遊戲,依然是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顯出你邪帝的本色來,你並非明空的手下,而是她尊敬的夥伴。」

龍鷹點頭道:「我開始有點明白了。」

離開大宮監府,已是日落西山的時候。龍鷹記掛嬌妻。返甘湯院去。吃晚膳時,不得不向人雅等說出三天後動身到長安去的事,還坦言會帶小魔女去。

人雅欣然道:「國老的千金,我們聽得多哩!近數月宮內還盛傳她愛上我們的夫君大人。」

麗麗道:「夫君何時讓我們見她呢?她是眾所公認的美女呵!」

龍鷹訝道:「我回來後屁股尚未坐熱,又要離開你們,連我自己都感到心不安,你們卻……」

秀清截斷他道:「胖公公多次向我們說,由於你身分特殊,這幾年會四處奔波,著我們心中有準備。千萬不要令你牽掛。夫君放心去做你的事,我們會乖乖在家做好妻子的本分。」

人雅媚笑道:「不過這三天你要好好陪我們。」

龍鷹嘻皮笑臉道:「是三晚。哈!」

次日一早醒來,龍鷹守諾帶她們到城外策馬玩樂,興倔送她們回甘湯院,立即去御書房見武曌。

武曌因早朝延長,未能依時來御書房,龍鷹遂埋首疾書,將《道心種魔》最後一篇《魔仙》默寫出來。

這是全書最短的一篇,只有百來句千多字。且晦澀難解,顯然純屬理論性的揣測探究。缺乏經驗上的支持。龍鷹也是一知半解,似明非明。向雨田在卷終處注了「破碎虛空」四個蠅頭小字,更令他感到莫測高深。

完成《道心種魔》上下兩卷後,他頗有將已成灰燼的秘卷還魂的奇異滋味,見武曌仍龍駕未臨,走出書齋。御園陽光漫天,龍鷹仿似由的天地重回人世。

榮公公迎上來道:「聖上有要事處理,命小人來告訴鷹爺,請鷹爺於黃昏時到貞觀殿見駕。」

龍鷹從牽雪兒而來的兵衛手上接過馬韁。心忖甚麼事如此急待武曌處理?答應一聲,翻身上馬。

榮公公立在馬旁道:「還有是梁王請鷹爺今天抽空到他在宮外的府第去,有事想和鷹爺商量。」

龍鷹哈哈一笑,道:「想不到回宮後,忙過在北疆打仗。」

策騎去了。

離上陽宮後,龍鷹直赴國老府,尚未過天津橋。風過庭從後奔馬追來,兩人緩騎過橋。

龍鷹道:「他們走了嗎?」

風過庭道:「昨天走的,累得神都的文武百官,人人無心正事。哈!」

龍鷹笑道:「真誇大。回來後見過花秀美嗎?」

風過庭道:「萬爺忙著去與聶大家溫存。你老哥則是慰妻,只好由在下這個無所事事的人,去送他們兄妹一程。花秀美千叮萬囑,要你儘快到龜茲去,看來對你很有意思。」

龍鷹啞然笑道:「不要誆我。公子才是她的知音人,她想見的是你而不是我。」

風過庭雙目射出傷感的神色,道:「她對我有好感也沒用,恕過庭無福消受。」

龍鷹忍不住問道:「如此美女,世間罕有,究竟是怎麼樣的一段往事,令公子如此傷心人別有懷抱,曾經滄海難為水呢?」

風過庭苦笑道:「或許有一天我會告訴你,卻不是現在此刻。仞雨正在國老府等待我們,正如小魔女所說的,在下已變成鷹爺的狐群狗黨,你們的事也變成了我的事,且甘之如飴。」

龍鷹道:「公子清楚現在的情況嗎?」

風過庭道:「昨晚崔玄暐來找我,說清楚了現在的情況。據傳武承嗣透過張嘉福,正全力策動神都各階層的頭面人物,上書聖上,請聖上改立他為太子。」

龍鷹罵道:「不識羞恥。」

風過庭道:「很難怪責武承嗣,他只是明白見風轉舵之道,曉得聖上的心意,遂對李旦的皇儲之位提出挑戰。現在盡忠和孫萬榮被殲,突厥人凶焰被壓,不趁此機會出來搞風搞雨,更待何時?」

龍鷹嘆道:「如此變化,確是始料不及。老子寧願真刀真槍的到戰場去,而不願處於這種敵我難分的形勢里。」

風過庭道:「不論武氏子弟如何鑽營,但他們最大的弱點,就是無德無能,拿不出任何能服眾的東西,唯一口實是自古天子未有以異姓為嗣者的一句空口白話。如果今趟破契丹、挫突厥的是武承嗣或武三思,李旦早給掃出東宮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