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六十章百變神盾(下)

第六十章百變神盾(下)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3-05-15 10:17  字數:3434

外賓數十人,立即采聲雷動日月當空。

攻得固是精妙絕倫,鐵利亦守得無懈可擊。

萬仞雨向席上諸人笑道:「鐵利危矣!」

龍鷹見小魔女全神貫注場內的爭雄鬥勝,色心又起,探手撫上她修長豐滿、充滿青春活力的玉腿,小魔女像絲毫不覺般,任他無禮放肆。

「霍」的一聲,百變盾從風過庭左肩滑落,來到手上,左手掌穿入百變盾的執把,甲盾立脹成金光閃閃的圓步盾,眾人大開眼界時,他竟連人帶盾,硬撞往鐵利護身的斧影去。

驚呼四起。

「轟!」

勁氣交擊,斧影消散,鐵利橫跌兩步,虧他臨危不亂,處變不驚,仍能跌而不亂,兩斧往風過庭先後劈去,不愧突厥族出類拔萃的高手。

風過庭哈哈一笑,舉盾擋格對方右手斧,劍收回來,斜擱左肩,然後以劍柄硬撞鐵利即將及體、左手斧的斧鋒處。

鐵利左手斧往外盪開之際,他的右手斧重砍百變盾,場內人人都預料了會發出激響,豈知斧盾交擊,竟沒有任何聲音,而是百變盾凹陷下去,還似緊咬啜吸不放。

鐵利身法一滯,勉強抽斧後撤,但已露出高手不應有,沒法一氣呵成的破綻。

風過庭胸前爆起漫空劍影,河海崩堤般往敵沖奔而去。鐵利勉力應戰,不過風過庭的劍太快了,又間中舉盾撞擊,鐵利最頭痛的是不知百變盾何時變軟,有顧忌下,難以放手施為,使不出十足的功夫。

劍影陣陣暴雨狂風般往鐵利打去,鐵利被風過庭殺得不住後退,如非風過庭劍下留情,不住放過機會,他早橫屍地上日月當空。

全場喊聲震天。

「當!」

凝艷敲響銅鑼,俯首稱臣。

小魔女拍完手掌後。湊到龍鷹耳旁道:「色鬼你若再摸下去,本姑娘呻吟給所有人聽。」

龍鷹慌忙縮手,見小魔女笑吟吟完全不介意給他大肆輕薄,得意洋洋的誘人模樣,心癢得沒命。偏拿她沒法。

風過庭凱旋而歸。向龍鷹笑道:「百變盾妙用無窮,甚合吾意。」

武乘川向龍鷹道:「對方連敗兩場,顏面無光,我們該否讓對方勝回一局?」

龍鷹道:「一切由大將軍拿主意。」

武乘川起立公布。由張氏昆仲旗下年輕高手謝家造出戰,此君虎背熊腰,一表人材,外形惹人好感。

凝艷想也不想的遣人出戰,竟是那特別惹龍鷹注目的女武士。到她自報名字。方曉得她是奚族的女高手泰婭,此姝異常美貌,水汪汪的眼睛會說話似的,令觀者里不住傳出讚歎聲。

龍鷹看她走了幾步,心中一動,向武乘川道:「恐怕凝艷是要派她出來輸的,以破壞我方和奚族的關係,大統領千萬勿讓凝艷得逞。」

武乘川笑道:「我懂怎麼做了。」

風過庭忙把銅鑼銅錘送瘟神般推到武乘川前面去。

李多祚道:「若謝家造佔上風,武大將卻敲鑼止戰。硬派謝家造輸了,張氏兄弟會含恨在心。」

武乘川微笑道:「判和又如何?」

龍鷹離開席位,道:「讓我去和張氏兄弟打個招呼。」

走了十多步,比武開始。

泰婭用的是馬槍,比一般步槍短上尺半。槍頭短而尖,被她使得靈動如惡蛇,昂首吐舌,如水銀瀉地的往謝家造攻去。

謝家造用的是鐵鐧。雖被迫處於守勢,卻是守得潑水不進。穩如鐵桶。不知他是否憐香惜玉,還是受到指示,只守不攻。

場上叫好聲此起彼落,因人人看得清楚明白,不像先前三場般看得呼吸困難,未到最後,仍不知誰勝誰負。

槍鐧交擊聲響個不絕。

龍鷹放棄去找張氏兄弟,返回席位,道:「這場想分勝負會很困難。」探手往小魔女大腿摸去,給她在台下中途截著,抓他的怪手一個結實,龍鷹反手握她柔荑,小魔女毫無反抗之意,任他執著。

武乘川向龍鷹道:「龍先生還要下場嗎?」

龍鷹道:「除非那秘族高手站出來,否則小子不宜出手。」

眾人點頭同意。

「當!」

武乘川敲響銅鑼,起身宣布此戰以和論。接著的六場,各有勝負,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突厥的用刀高手格祿芒,三招兩式殺得武三思的家將高手鄭和聲潰不成軍,棄戈拽甲的敗下陣來,亦令龍鷹等曉得除那秘族高手外,此人是外族團里最有實力的人物。

十場比武,九場有結果,四勝四負一和,最後的一場變成以總場數論的勝敗關鍵。剛輪到外族一方派出人選。

萬仞雨笑道:「凝艷今次很頭痛,不論派出何人,均不得不考慮鷹爺會接這一場。」

武乘川笑道:「讓我為她分憂吧!」

起立道:「今晚我大周皇朝,與友國比武切磋,精彩紛呈,教人嘆為觀止,本人有一建議,請公主考慮,比武到此結束,雙方以平手和局論,未知公主尊意如何?」

凝艷毫不猶豫道:「如大將軍的提議。」

龍鷹帶頭鼓掌,全場起鬨喝采。

龍鷹策雪兒,緩行長街,小魔女側坐背後,一雙縴手緊抱他的腰,頭枕寬肩,緊貼他後背,令他完全感覺到她嬌體的柔軟和彈性。只看她完全不計較自己大幅延長送她返國老府的時間,便知她已和自己共墜愛河。

龍鷹溫柔的喚道:「仙兒!仙兒!」

小魔女「嗯」的應一聲。

龍鷹道:「開心嗎?」

小魔女輕輕道:「人家從未經歷過這麼的一個晚上,這一刻嚇個半死,下一刻又興奮得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