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二十八章噩耗傳來(下)

第二十八章噩耗傳來(下) (1/1)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3-04-21 10:41  字數:2862

弘時沒事兒了就上我家來跑著玩,弘晝和他也走的近些,倒是弘曆,就是在四哥家也少有出來。

「叫你別喝你還喝。」我一邊給他喂菜一邊笑著埋怨他,老十就在那兒一個勁的笑。

我聽到馬蹄聲,想著應該是老十回來了,弘晝也聽到了,把小鞭子遞給我就往外跑,邊跑還邊喊十阿瑪十阿瑪。

老十一把把他抱起來,往我這邊走來,在我臉上親了親,又逗著弘晝:「晝兒今天乖不乖?陀螺喜歡嗎?額娘有沒有教你寫字啊?」

常遠在邊上對小十八說:「喂,你夠了哦,他才多大的孩子啊,來晝兒,叔叔抱你去找你額娘。」

弘晝在我懷裡委著,好像是困了,我抱著他搖了搖問他是不是困了?他點了點頭就不出聲了,我讓老十吃飯,然後抱著弘晝上他屋裡去睡覺。

「我寵了還是你寵了?那天把墨扔地上說不寫字,我說要打,你就是不讓,還我寵咧。」

「晝兒睡著了?」回來後老十已經吃完飯,側坐在貴妃椅上呢。

誰知道弘晝還真拿了酒杯跟老十喝了個,我們兩個大人看他喝下去的反映,結果他一皺眉,哇的一聲就哭開了,我們兩個笑的啊,忙給他吃菜。

我打他手下,笑著說:「多大的孩子你讓他喝酒。」

帶著他時間長了,對帶小孩子也有些心得了,他也變得越來越纏我,我可離不開他了,用常遠的話就是耿氏怕見這小子的時間也沒我們見的多。

「晝兒,走咱們玩陀螺去,你看你十阿瑪給你做的可以晚上玩的陀螺哦。」我舉著個大陀螺來找這小子。

「嗯,那就好,你不嫌他煩就好。」他說著就抱了抱我,他吻著我,我好像聽到門響,他也抬起頭,看到晝兒抱著枕頭站在門邊上,看著我們這曖昧的樣子,他揉了揉眼睛,我趕緊站起來。

常遠和老十沒事兒就帶著他做些男孩子的遊戲,什麼上樹啊,練功夫啊,沒事兒再來個飛天大鞦韆,這小子纏他十阿瑪不行,不過對常遠倒不是很親熱,沒人知道原因。

邊說邊往屋子裡走,我給了他一巴掌,亂說,他嘿嘿笑著。

老十躺在外面,小聲說:「他在最大的不好,就是我想抱你還得隔著他。」

「嗯,睡了,今天沒有午睡,說非要記住那十個字不可,還問我為什麼人會性相近習相遠,我還給他講了講咧,呵呵,長本事了吧我。」他坐好,喝著我遞過去的茶,我坐在他邊上,幫他捶著腿。

弘晝不笨,歲數小但是挺會來事兒的,忙說:「阿瑪,額娘剛才帶我玩陀螺來著,她還是不會,都是我在玩呢,下午寫了十個字,額娘說我寫的不錯。」

小十八拉著弘晝的手說:「小子我告訴你,你得聽我們的話,不然我不讓你十阿瑪帶你玩了。」

弘時過繼給八哥的事情應該是假的,反正到現在四哥也沒了動靜,他呢,看他爹還要他心情也好多了,小心眼子一個。

老十在家的時候教他認字,帶他練練劍,給他把小小的劍,他拿著還挺有意思。

小十八在他們身後張著嘴伸著手,我在窗邊看著他們,笑了起來,老十小聲跟我說:「小十八有時候會在皇阿瑪面前說弘晝比弘曆好哦。」

弘晝這小子鬼靈精的很,有聽說我和老十商量不再去辦差後,這小子賴這個府里不走了,原來一周七天四三開,現在成了雙休日了,在我們這邊待五天了。

四嫂挺滿意耿氏的低調,比年氏強,反正不是我們府上的事兒,我們也就是聽聽算了。

常遠沖他做了個大鬼臉,看著他們這一大一小的鬧騰,我們幾個亂笑一通。

小十八跑著跟進來:「喂,常遠,你夠了哦,哪有你這樣子告狀的啊?」

其實我不會抽,就是在邊上看著他玩,看他玩的高興我也高興。

弘時對弘曆一直不親,現在弘晝和弘曆也不如原來了,我問過弘晝,他就說四哥不親了,為什麼不親了,他說不上來,反正就是不如三哥親。

「你不在家還讓我把他送回去,我哪捨得啊,他在還能陪我說會兒話,你別看他小,挺懂事的。」

弘晝喜歡玩陀螺,說打來打去的有意思,晚上又看不清,老十就找來了好多的貓眼石鑲嵌到陀螺的周圍,晚上一打就是亮的,好看的不得了。

「也沒,就是說弘晝跟著咱們的話,就別去景仁宮住了,來回跑著不方便,他最近住暢春園多。來晝兒,跟阿瑪喝一個。」他給晝兒拿了個酒杯。

「呵呵,我的錯我的錯。我過一段會很忙,皇阿瑪一直在說海禁的事情,不在家的時間多,你要是不想帶他,就讓他回四哥那邊,不過我怕你現在是捨不得了哦。」

弘晝在外面都叫我叔,回了家就叫我們阿瑪額娘,他小腦袋瓜轉的挺快。

老十也不知道給弘晝下了什麼葯,這小子被迷的不行,成天不回四哥府里,就是回也是晚上回,白天就跑過來了,我因為送他沒事兒跟四嫂那兒多走動走動也不錯。

弘晝來後,我到點就和他吃飯,老十有時候回來晚,也不讓我們等他吃飯,怕餓著小孩子。

我驚訝的看著他,他也笑了起來:「畢竟跟著咱們時間比較長嘛,人心是肉長的,怎麼會不近啊?」

老十回頭沖我挑了一下眉,意思是說怎麼樣,我教出來的,換來我一臉的無奈。

老十走過去問他怎麼了,他說想和我們一起睡,我無奈的沖老十笑了笑,把晝兒抱到床上,哄他又睡著。

「今天進宮,皇阿瑪說什麼沒?有什麼交待的嗎?」老十回來後我問他皇上的意思,不會沒事兒讓他進宮的。

常遠把晝兒抱進來,往我懷裡一放:「你可得看好這孩子,現在這孩子是個異類,別讓他們這些市儈小孩子給帶壞了,就像小十八這樣子的。」

我點他腦袋下,他也無奈的笑了笑,這在別的小阿哥里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我們就是希望晝兒可以和別的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樣,能幸福快樂些。

「晝兒剛來的時候,我還真怕你不會帶孩子呢,現在看來不錯啊,不過不要太寵他,畢竟是個男孩子,以後是要成事兒的。」

「阿瑪,這個好辣啊。」他一直張著嘴哈著氣,看他眼都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