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十章美女統帥(上)

第十章美女統帥(上)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3-03-23 14:52  字數:3508

稍頓續道:「我們到海南去,是早晚會發生的事,所以敵人或在其他地方收斂,但在這往海南必經最便捷的海路上,會集中人力物力,廣布眼線哨站,務求以雷霆萬鈞之勢,一舉收拾我們。看現時的形勢,我們的船離開官府的船塢時,已落入敵人哨探的眼中,他們從風帆吃水的深淺,又直接出海,察覺可疑處,遂發動候命多時的布置。前面的船故意加速,正是測試我們的反應。我們太低估大江聯哩!」

風過庭道:「前面的船又慢下來哩!比加速前還要慢。」

龍鷹呻吟道:「我的娘!後方有敵人來哩!我感應得到。」

風過庭大喝道:「凌海!」

負責指揮此船的偏將凌海一頭霧水的匆匆趕來,道:「末將在!」

在桅台站崗的兵衛喝下來道:「前後方均有帆影,數目不明。」

龍鷹目光投往大海,道:「有沒有長木板?愈長愈好!另加六筒箭和三張大弓。」

風過庭駭然道:「你想幹甚麼?這不是一條河,而是波濤洶湧的大海!」

萬仞雨喝道:「凌海快去辦鷹爺吩咐的事,遲恐不及。」

凌海臉色凝重的領命去了。

桅台的哨兵報數下來,前方共有十二艘三桅敵船,後方則是六艘四桅樓船,宛如從虛無中鑽出海面般,雙方的實力太懸殊了。

龍鷹頭皮發麻。河戰與海戰是兩回事,既沒有順流逆流之分。離岸又遠,純憑海面的情況和風勢,其他則看船隻的體積、性能和操舟的技巧。

前方原先那艘船開始彎往陸岸的一方,看來是要掉頭。剛出現的十二艘敵船扇形般散開,堵塞了前方大片海面,硬闖是送死,掉頭走會完蛋得更快。如果往左方漫無邊際的海面開溜。由於小船的速度及不上大船,也是一條死路。

萬仞雨道:「我們還有多少時間?」

風過庭答道:「頂多兩盞熱茶的工夫,我們將進入前方敵船的射程內。」

這時凌海和六、七個手下匆忙趕至。捧來一條長達兩丈的厚木板,該是修補船隻的備用材料,還有大弓和箭矢。

龍鷹道:「我們三人每人分配兩筒箭和一張弓。」

又向凌海道:「木板放在甲板上。」

萬仞雨和風過庭忙學龍鷹般把大弓箭筒掛到背上。驀然增加的重量使他們心情更沉重。

龍鷹向凌海道:「我們離船後,該可把敵人引走,你們則朝東駛往大海深處,撇掉敵人後繞個大彎回揚州去,千萬不要獨自來尋找我們。」

凌海大吃一驚道:「你們如何離開?」

龍鷹執起甲板上的長木板,走到右舷邊,往大海看下去,哈哈笑道:「當然是憑此救命板逃生。這叫窮則變,變則通。」

來到他兩旁的萬仞雨和風過庭不得不佩服他面對海浪的勇氣,他們離岸最少有十多里遠。全是暴起急伏的海浪,望之心寒。波浪反映著星光月照,具有魔異的可怕力量,像無數能把人吞噬的妖魅。

風過庭提醒凌海道:「千萬聽鷹爺的命令,否則你和一眾兄弟都要丟命。」

凌海無奈答應。

龍鷹向兩人道:「我會落在板尾處。穩定了救命板後,將救命板調校至最佳的角度,讓你們安然降往木板,公子居中,仞雨在前,明白嗎?」

萬仞雨和風過庭同時倒抽一口涼氣。但也知此乃沒有辦法中的辦法。惟有希望不會一踏足木板之上,立時來個板翻人沉便可還神作福。

「霍!」

龍鷹送出手上木板,令兩人想不到的是他幾乎是同時躍出,踏上木板尾端,雙腿生出吸啜之力,就像駕著木板般往海面斜飆下去,身子坐低弓起,重心落到後腳處,另一腳前探,其姿態優美至極,若如與木板合而為一,又充盈駕輕就熟的感覺,令兩人信心大增,對大海的畏懼減去不少。

「砰!」

龍鷹駕板降落到海面上,先往下沉,至海水及腰,倏地奇蹟般升返海面上。更令他們想不到的事發生了,龍鷹連人帶板騰空升起,落往一道浪峰上,然後乘浪而行,水花激濺下,箭矢般疾沖十多丈,又再騰起且在空中轉身,斜斜俯衝,落在另一浪峰上,追著風帆而來,瞬時間與船體並排前進,竟透出輕鬆寫意遊戲般的味道。

龍鷹大喝道:「過庭!」

風過庭哪敢猶豫,躍離甲板,一個空翻,準確無誤踏在龍鷹前木板上的位置,最難得的是木板只稍往下沉,可知在負上如此重量下,他提氣輕身的功夫何等了得。

龍鷹喝道:「仞雨!」

萬仞雨依法施為,落往風過庭前方,龍鷹和風過庭似演練過般,同時運勁吸板騰起,以抵銷萬仞雨躍下的力道,避過板翻人墜之險。三人一板落在另一浪峰上,斜斜彎往陸岸的方向,仿似乘波而行,好看極矣。

凌海和眾手下齊聲歡呼,見最近的敵船,已逼至三、四里近處,忙揚帆朝東逸去。

他們騰雲駕霧般在漆黑里波涌浪急的海面控板破浪滑行,龍鷹哈哈笑道:「全賴虎跳峽難得的經驗,今天方有死裡逃生的機會。」

風過庭迎著海風開懷笑道:「痛快!痛快!原來大海是這麼好玩的,從未有過這般痛快!」

萬仞雨左盼右顧,掌握敵我距離和位置,叫道:「最能威脅我們的是原先那艘雙桅船,可在我們抵岸前攔截我們。」

龍鷹兩腳巧妙運勁,抵擋著從左捲來的一股強大的暗涌旋浪,令木板力保平衡不失,嚷道:「前方十多丈外有一波涌往陸岸的急浪,我們順浪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