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八章突厥國師(下)

第八章突厥國師(下)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3-03-22 10:17  字數:3490

龍鷹洒然道:「寧香主的小嘴既給我親過,又有貼體廝磨的關係,大家當然要公私分明。哈!公的是依香主意思辦事,私則為男歡女愛,無法無天。對嗎?」

花簡寧兒大嗔道:「你敢!」

龍鷹心忖女人真妙,這邊剛說絕不輕饒,又來和自己「打情罵俏」,哈哈笑道:「敢不敢要看是哪方面的事。」目光投往窗外,道:「快天黑啦!今晚我睡在哪裡呢?老子每晚無女不歡,玉帥答應過我要多少女人有多少女人,寧香主總不能教我今晚一人擁被獨眠吧?」

花簡寧兒氣得玉容煞白,偏又奈何他不得,怒瞪他半晌,道:「你睡隔壁的艙房,我會遣人來陪你,滿足你的獸慾。」

龍鷹搖頭道:「不!我只要你陪我。你不是說過要在床上盤問我嗎?這是香主的任務。」

花簡寧兒出奇地容色舒緩,道:「只要你答應不碰我,和你睡一晚又如何?」

龍鷹俯前壓低聲音道:「寧香主記得嗎?過虎跳峽下屬吻香主的嘴兒時,渡了兩注氣到香主的櫻唇內。那可不是一般的真氣,而是催情的妙品,只此已可知下屬非是一般床上庸手,而是個中的超級高手,香主不想品嘗其中動人的滋味嗎?」

花簡寧兒花容忽晴忽暗,顯然內心有兩個相反的思想在劇烈鬥爭。要知她並非守婦道的淑女,且是背夫偷漢的蕩婦,如非與龍鷹有殺夫之恨。早向他投懷送抱。現在連番被挑逗,怎不教她六神無主?

龍鷹則除了因生性風流,見不得漂亮姑娘外,更深一層的作用,是要以風流手段令她芳心失守,好探聽敵情。只要掌握到大江聯總壇的位置,通知丘神績後。說句後會有期,回神都去也。現在對他來說,最快樂的事。莫過於返神都去會人雅諸位嬌妻,還有端木菱和小魔女狄藕仙。

他離開太久了,開始患上思家病。

花簡寧兒忽然現出個大有深意的狡猾笑容。柔聲道:「給你觸發,我忽然有個很好的主意,找到個可供你洩慾的對象。」

龍鷹心叫不妙,知她的殺夫之恨蓋過理智,改采另一策略,沉聲道:「不要以為我范輕舟可任你擺布,惹起我的性子來,我可不管你是誰。老子究竟和你有甚麼過節?偏要找事情來為難我。」

花簡寧兒發出銀鈴般悅耳的笑聲,得意洋洋的道:「你這番話等同叛幫,噢!你要幹甚麼?」

龍鷹站起來。好整以暇道:「你迫我叛幫,老子叛給你看。我會留下暗記,約玉帥再見一面,如果他認為我是罪不可恕,由他來收拾我吧!」

花簡寧兒登時花容失色。怒斥道:「給我坐下。」

龍鷹知道命中她要害,因為知情者均會認為她是公報私仇,而自己則是受害者。笑道:「若寧香主今晚肯陪我,便有得商量。」

花簡寧兒給他氣得俏臉陣紅陣白,好半晌後大嗔道:「但你不準碰我!」

龍鷹心花怒放的坐回椅子去,道:「不碰便不碰。老子又不是沒見過漂亮的女人。整天沒吃過東西,臨睡前至少有一餐好的吃吧!」

花簡寧兒鼓著氣不作聲。

龍鷹聳肩道:「幸好我還有兩條腿,可立即上岸找東西吃。寧香主再不說話,我付諸行動哩!」

花簡寧兒不知又想到甚麼鬼主意,聲音轉柔道:「我早使人備好一桌佳肴美食,供你享用。」

他們直至此刻仍是以突厥話交談,令龍鷹大增練習的機會。這類聊天式的對答,最利他學習突厥語。

龍鷹道:「那我們還坐在這裡幹甚麼?」

花簡寧兒淺嘆一口氣,道:「給我一點時間好嗎?你先到澡房沐浴更衣,否則休想我和你同床共寢。」

龍鷹大喜道:「這個沒有問題,澡房在哪裡?」

花簡寧兒揚聲道:「人來!」

龍鷹摸不著頭腦之際,艙門給推開來,兩個身穿武士裝的漢族美女進入房內,以突厥話施禮問好。

花簡寧兒道:「現在由她們伺候你,膳後她們會帶你到隔壁的艙房去,不要亂跑,在房內耐心等候我。」

說畢忍不住露出捉弄了他的笑意,若無其事的道:「還不給本香主滾!」

令龍鷹記起太平公主著他滾的舊事。

龍鷹從熟睡中蘇醒過來。

一如所料,花簡寧兒並沒有過來陪他同床共寢,現在快天亮了,她終於起床,更換衣服的聲音從隔壁傳過來。

龍鷹從床上彈起來,倏忽間穿窗而出,雙手生出吸啜的魔勁,往上攀升,就那麼依附在窗上船壁處。

花簡寧兒啟門進入他的房間,嬌呼一聲,發覺人去房空,撲至窗旁,往黑沉沉的江岸瞧了一陣子。

龍鷹忙屏息閉氣,收斂皮膚的毛孔,不讓身體發出任何可惹起她警覺的訊息。

花簡寧兒幽幽地嘆了一口氣,離開關門。

龍鷹回到房內,找個角落盤膝坐下。花簡寧兒下一步會怎麼做?他很想知道。

接著的七、八天、龍鷹一直躲在房內、趁機專心修練魔種,冀能早日登上魔極之境,肚餓時則潛往儲物室偷乾糧吃,憑著魔種的靈銳,船上大小事情沒有一件能瞞過他,遇有人進入他的房間,先一步躲到窗外去,神不知鬼不覺地密藏船上。他最希望的事,是花簡寧兒直接返回總壇,那他就大功告成,可回神都向武曌復命。

風帆在五天前越過成都,過城不入,順流全速東下,過三峽兩天後,忽然泊岸,迎了一人上船。

龍鷹不敢掉以輕心,從足音知此人為不可多得的高手,盤膝在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