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九章故友相逢

第九章故友相逢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3-03-14 10:44  字數:3409

鷹向劉南光道:「辛苦你哩!」

劉南光苦笑道:「最難捱是到御書房呆坐,又不敢抬頭張望,簡直是度日如年。」

風過庭欣然道:「只要想想你或可令聖上對關中劍派改變觀感,一如對鷹爺的寵幸,還有甚麼是不值得的呢?」

龍鷹求饒道:「他***,你可以不叫我作鷹爺嗎?就像以前般喚我作龍小弟不是更順耳嗎?」

風過庭笑道:「我好像從未叫過你作龍小弟呵!」

萬仞雨道:「剛才你說省去我們直追往巴陵的工夫,究竟是甚麼意思?」

龍鷹道:「此事說來話長。不過見到南光,我又有個好主意。找處山頭野嶺坐下再說。」

聽畢龍鷹詳述過去幾個月發生的事後,三人均感曲折離奇,難以置信。

龍鷹道:「你們到揚州有多久?查出眉目了嗎?」

風過庭答道:「由於你說過著我們在揚州等你,我們遂把調查集中於揚州一帶,有兩方面的發現。首先,是大江聯轄下的幫會,不住訂購新船,且同一幫會竟同時向不同的船廠訂船。要知一艘普通的客貨船,只要船體夠堅固,經改裝可成戰船。我們怕打草驚蛇,就此通知了丘總管,沒有做深入的調查。」

稍頓續道:「另一方面,一個叫揚州商社的組織正在揚州冒起,不住吸納新血,擴展的速度很快,龍頭是當地極具聲望的武林大豪獨孤朔。此人不但富甲一方。且武技稱冠揚州,做人八面玲瓏,人脈極廣,與竹花幫和朝廷一直保持良好關係,但我們總覺得他不對勁,卻苦無證據。」

龍鷹道:「現在我們最大的問題不是在地方上,而是在神都內。像橫空牧野的遇襲和你們南來的泄漏風聲。在在顯示敵人打進了神都朝廷的高層。武承嗣、武三思和張氏兄弟均有嫌疑,我不是說他們帶頭造反,而是他們予人可乘之機。故被敵人輕易滲透。」

萬仞雨微笑道:「只要你能打進大江聯去,一切問題將迎刃而解。」

龍鷹苦笑道:「可是大江聯在神都的人全認識我,只要給認出來。我能否保住小命也成問題。」

風過庭道:「你剛才不是說過有個新的主意嗎?」

龍鷹雙目魔芒爍動,興奮的道:「我的辦法很簡單,叫作三管齊下。首先,我們由地方官府出手,嚴查幫會訂船的情況,規定以後訂購新船必須官府批准,而凡購入新船者必須把船隻交出來登記,交不出來拉人封幫,絕了大江聯憑此建立船隊之路。」

風過庭沉吟道:「這不失為一個辦法,只要不過於擾民便成。」

龍鷹道:「然後由南光長一把大鬍子。到巴蜀找黑齒常之和王昱,在他們的協助下扮成范輕舟,依那玉帥之言進行活動,讓我可分身返回神都,掃蕩內奸。哈!真爽!」

萬仞雨嘆道:「難怪你這小子忽然變得那麼興奮。原來想到可回神都會佳人的方法。」

風過庭向劉南光問道:「你有信心嗎?」

劉南光雙目放光的道:「我願意一試,只要沒遇上寬玉和花簡寧兒,我有把握可以過關。唯一的問題是不懂突厥語。」

萬仞雨道:「不懂可以學,你還要學吐蕃語,黑齒常之轄下肯定有精通兩語的人。」

龍鷹遂把大江聯聯絡的手法盡傳劉南光,又詳述與大江聯交手的情況。最後道:「南光須從陸路潛往成都,幸好成都幾個最重要的人物隔遠看過我幾眼,當時又不會特別留神,到了想留神時老子早遠離成都,所以只要不離開巴蜀,理該沒有問題。」

風過庭道:「就這麼辦。南光人極機伶,絕對可應付一般情況。還不將你的蛇首刀解下來給他?」

龍鷹忙將蛇首刀交給劉南光,笑道:「范輕舟好財好色,不要在這兩方面滅了他的威名。哈!」

萬仞雨笑道:「南光一向風流,這方面或許仍不能與你相比,但做生意的本事一定勝過你。」

風過庭道:「原來南光長袖善舞,那就更理想。」

劉南光興奮的道:「我會辦好這件事,不負鷹爺、萬師兄和風公子對南光的期望。」

龍鷹道:「南光似乎視此為好差事。」

萬仞雨道:「南光一向愛冒險鬧事,所作所為往往出人意表,這份差事正合其脾性。」

劉南光欣然道:「我有點迫不及待哩!三位大哥後會有期。」

言罷興高采烈的往西去了。

「叮!」

三個杯子碰在一起,飲酒聲中,三人覆杯桌上,以示喝個滴酒不剩,大感痛快。

他們吃喝處是揚州城外碼頭旁的露天食店,人來車往,氣氛熱鬧。時近黃昏,一些停泊碼頭的船隻亮起燈火,堆於碼頭的貨物趕著送上騾馬車,不住傳來叱喝之聲,乘夜船的商人旅客則忙著登船,充滿大都會日常的生活氣息。

風過庭道:「我不是掃龍兄返回神都的興緻,而是想到若我們三人來此,沒幹出點成績來,卻又匆匆趕返神都去,會否令人懷疑呢?」

剃掉鬍子的龍鷹道:「說得好!我想過同樣的問題。若我所料無誤,大江聯因我們南來,已生出警覺,兼之在巴蜀受重挫,短期內會盡量剋制,偃旗息鼓,在這等時候任我們明查暗訪,恐怕仍得不到任何成果。所以只要虛張一下聲勢,便可打道回朝。」

萬仞雨道:「如何虛張聲勢?」

龍鷹道:「我們就到風兄遇襲的海南島去,那亦是最有可能查探到蛛絲馬跡的地方。只要抓著線索,就鍥而不捨的追尋下去,鬧他一個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