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二十七章聲東逃西(下)—攜美遨遊(上)

第二十七章聲東逃西(下)—攜美遨遊(上)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3-03-07 10:18  字數:3512

寨內的房屋是用片石和黏土砌成的,由三層至五層不等,非常堅固。最下的一層用來飼養牲口,最高的一層堆放糧食雜物,中間則是起居室和灶房,令龍鷹等大開眼界。

侯希白的老朋友族長仍然健在,年逾九十,仍是老當益壯。招呼他們住進他五層高的樓層,令他們在連日逃亡後,得到棲身的安樂窩。

剛好是晚飯的時刻,族長在三樓的大廳設宴款待他們,陪席的還有十多個上了年紀的男女,屬族長的兒女輩。據族長說,他的孫子、曾孫子達二百多人,若全召來恐怕擠得指頭都動不了。

羌人的服飾自有其特色,人人一件羊皮背心。男女的頭髮都以青色或白色的頭帕包裹,腳蹬布鞋,裹綁腿。女的當然愛裝扮,最有特色的是頭帕綉有各式花紋圖案,再以兩根髮辮盤壓其上。

眾羌人中只老族長懂漢語,然而人人熱情好客,縱不能以語言溝通,絲毫不損融洽熾烈的氣氛。

族長家門外聚集了百多個年輕男女,看來是要一睹漢族美女的風采。

龍鷹等在老族長和家人殷勤招待下,大吃風乾了的羊肉片、喝肉骨湯、飲土酒。

龍鷹深切地體會到那種田園牧歌式的生活,頗有樂不思蜀的感覺。問道:「你們在這裡居住了多少年呢?」

老族長乾咳一聲,所有人立即肅靜下來,聽他說話。

老族長滿布皺紋的臉上現出神聖的光輝。像述說遠古某一神秘的傳說般徐徐道:「由於躲避戰禍,我們的祖先白苟率領族人遷到這片豐沃的土地來,以白雲石和藤條桿打敗了兇狠的戈基人。白苟的七個兒子便在這一帶定居,我們是他第五兒的後代。」

明心天真的道:「難怪寨內到處見到美麗的白石,原來有這麼一個典故。」

老族長對她露出一個慈祥的笑容,道:「今晚我本要舉行野火會歡迎你們,但從夢蝶女兒處清楚你們勞累了。我已著人打掃好一個房間,又預備好衣服,讓你們好好洗澡休息。明天的事明天再想吧!」

聽得要與諸女共眠一室。龍鷹不由心中一盪,朝在火油燈和酒力下俏臉變得紅撲撲的花間美女瞧去。

豈知夢蝶正在瞧他,目光相觸。這位若有情若無情的美女竟避開他的眼神。

龍鷹立即感到羌寨的夜更美麗了。

丈半見方的土石室,地上鋪滿羊毛毯,枕被俱全,在一角几上的油燈映照下,加上三個美人兒,室內春意盎盎。

土石室位於羌樓的一角,靠外邊處對角開窗,窗子不大,像射箭孔多過似窗子,但在夜風拂送下。新鮮的空氣流進屋內。

男女此起彼落的情歌,從山寨內某處傳來,使人聽得有種窩心的溫暖。

龍鷹挨牆正中而坐,夢蝶坐到一角,明惠和明心則擠坐一旁的窗檯下。氣氛古怪。

龍鷹嘆道:「大姐不用擔心,待會我出去找個地方睡覺。」

夢蝶淡淡道:「不可以!」

龍鷹一呆道:「不可以?這是什麼意思?」

夢蝶若無其事道:「因為我告訴老族長,你是我們三人的夫婿,妻子若不能把丈夫留在房裡,是很丟臉的事。」

龍鷹失聲道:「你真的這麼說了?」

夢蝶道:「這是權宜之計,不要想歪了。因為我很累,一時想不到讓老族長接待你們的理由。」

龍鷹扮作為難,心則喜之的道:「那今晚我們豈非要睡在一塊兒?」

夢蝶淡然道:「你須靠牆睡,由我隔開你和明惠明心。明白嗎?」

龍鷹終忍不住露出真面目,笑嘻嘻道:「我睡覺時會滾來滾去的,哈!如有冒犯,大姐萬勿見怪。」

明心「噗哧」笑道:「范先生在說謊,我見過你在山頂睡覺,一動不動的。」

龍鷹笑道:「那怎麼同?是荒山野嶺呵!這處是舒服的大床,不滾來滾去怎睡得舒服?」

夢蝶沒好氣道:「虧你還有心情胡言亂語,明天我們必須儘早離開,免得惹來敵人,禍及老族長和他的族人。」

明惠失望的道:「在這裡多住幾天不成嗎?」

龍鷹差點說出明惠你定是愛和我龍鷹同室共睡,幸好忍得住。三女現在穿的是羌族婦女的貼身內服,露出小臂小腿,線條盡顯,惹人遐思。道:「大姐說得對。丹清子前輩不是說過莫問常是追蹤的高手嗎?又可利用獵犬的靈鼻追蹤我們,如果氣味止於山寨,定會全力來攻,此正是大姐擔心的情況。」

夢蝶道:「我們之所以能僥倖逃至此處,皆因莫問常一傷再傷,沒法親自出手對付我們。不過有這十多天時間療養,憑他深厚的武功,該已好得十之**了,我們則是愈接近靜齋,愈入險境,且陷於被動,只能隨機應變。」

龍鷹冷哼道:「我是不會被他牽著鼻子走的。對山野我肯定比他熟悉,自有方法在某處擺脫他冤魂不散般的纏擾,那時主動將入我們之手。明心敢殺人嗎?」

明心肯定的點頭。

夢蝶道:「夜了!睡吧!」

指著一邊牆壁,有點忍不住笑的道:「你須面壁而睡,若敢轉過身來,我會殺掉你。」

龍鷹伸個懶腰,揮手以掌勁弄熄油燈,扮作無奈的道:「面壁便面壁吧!幸好小弟想像力豐富,只要嗅吸大姐的體香,已足夠在腦袋裡幻想大姐曼妙的睡姿。」

明惠和明心忍不住笑起來,一點不介意他輕薄夢蝶的言詞。

花間美人兒氣得要命,道:「你是不是想逼我不准你呼吸?」

明惠和明心笑得更厲害了。

夢蝶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