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十三章無上智經(下)—行動時刻(上)

第十三章無上智經(下)—行動時刻(上)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3-02-07 20:50  字數:3555

龍鷹來到最高一層的艙房,給烏江幫的人攔著,道:「這是女客的房層,請回去吧!」

龍鷹心中暗嘆,揚聲道:「本人范輕舟,是想拜訪女道長,請老兄行個方便。」

那烏江幫的大漢道:「這是我們烏江幫的規矩,沒得商量。」又壓低聲音道:「何不待至午膳時,才找道長說話?」

龍鷹微笑道:「看來只好如此,老兄高姓大名?」

大漢道:「本人李清輝,只是烏江幫的小頭目。」

龍鷹道:「李兄是否剛見過道長?」

李清輝大訝道:「范兄是憑什麼猜出來的?」

龍鷹道:「我還可以猜出很多事來,例如……」

「咿唉!」

其中一個房門張開,年紀最小的俏道姑探頭出來道:「李舵主請讓范先生過來見師尊。」

踏入房間,龍鷹立知女道是大有來頭的人,此房比之他的四人艙大上幾倍,且以屏風隔開寢室,外廳設置酸枝几椅。

年老道姑盤膝坐在椅子處,寶相莊嚴。

兩女徒分坐左右,較年長的道姑垂簾內視,年輕的俏道姑卻不住拏眼看他,充滿對事物的好奇心,一副塵心未盡的可愛模樣。

龍鷹在女道長對面坐下。

老道姑不徐不疾的道:「貧道丹清子,不知范先生有何見教?」

龍鷹心中一動,道:「前輩是否察覺到即將來臨的危險?」

丹清子終睜目朝他瞧來,難以測度的深邃眼神定睛瞧著他,嘆道:「緣分緣分!這是老身第二次感應到先生神妙莫測的丹心。」

龍鷹苦笑道:「竟瞞不過前輩法眼。敢問前輩今次入蜀所為何事?」

兩女你眼看我眼,均不明白兩人間充滿玄機的對答。

丹清子像說別人的事般淡然道:「老身壽元早盡,全憑丹功延壽一年。好完成心愿。唉!誰想得到呢?佛門竟會出了這麼一個敗類!」

龍鷹一震道:「前輩是否被法明的不碎金剛所傷?」

兩個美麗的女道士登時美目睜大,難以相信的瞧他。

丹清子首次用神打量他。沉聲道:「只是這句話,已知范先生非是尋常煉丹修真之士。范輕舟是你的真姓名嗎?」

龍鷹曉得眼前的丹清子,也絕非一般的老道姑,而是道門元老級的高手,否則怎可能與法明有一戰之力?

法明確是當今之世最可怕的邪人,先不動聲色的殺死「多情公子」侯希白,又暗裡對道門開刀,不用猜也知他如此處心積慮,秘密行動,全為了擊敗他師姐武曌作準備。從他這種作風引而伸之。他掌握的實力絕不限於凈念禪院的數千假和尚。那只是冰山的一角。

龍鷹不敢瞞她,道:「范輕舟只是我掩人耳目的身分,我的真名字叫龍鷹。」

丹清子微笑道:「老身剛才已猜到是你,只是想你親口證實,真是緣分。」

龍鷹大驚道:「前輩該是隱於道山的世外高人。怎會曉得小子?」

丹清子從容道:「老身不但知道你是誰,還清楚你是繼向雨田之後,魔門最超卓的邪帝,現在你也成了老身唯一的希望。」

龍鷹抓頭道:「誰告訴前輩的呢?」

丹清子道:「我們的道觀,位於洛陽南面三百里的歸藏山上。靜齋的端木姑娘,於你斬殺薛懷義後的一天,到來見我,詳細問及道丹的事,同時曉得法明曾到我觀來強搶丹經。」

龍鷹大感有趣的道:「原來仙子對我做足準備工夫。難怪我給她殺得落荒而逃,差點保不住小命。」

丹清子訝道:「她竟找你動手?可是當她在老身面前說及你時,雙目不住閃動異彩,老身還以為她動了凡心,竟是一場誤會。」

龍鷹睜大眼睛,說不出話來。

此時連較年長的年輕女道士也忍不住好奇地打量他。

丹清子道:「老身的右邊是大徒明惠。左邊是小徒明心,都是她們入門後的道號。」

兩女單掌問訊致禮。

龍鷹忙還禮,隱隱感到丹清子千山萬水的往巴蜀去,與此兩女大有關係。

此時他已差點忘記了大江聯的威脅,更忘掉自己范輕舟的身分。

龍鷹道:「法明要搶的是什麼經呢?」

丹清子道:「此經名為《無上智經》,來自敝觀始祖無上智師,這是我們後人尊稱她的道號。龍先生或許從未聽過她,皆因本觀一直奉行智師避世修行的宗旨。智師的師尊便是靜齋的始祖地尼,可以說我們是靜齋的旁支,只是專修道門功法。」

龍鷹明白過來,由於地尼曾看過《道心種魔**》,而地尼則是當時的道門第一人,可如探囊取物般輕易將**融會于丹經里,所以法明曉得他龍鷹的真正身分後,不惜冒開罪天下道門之險,到道觀強奪寶典,以研究破他魔種之法。

端木菱亦有同樣的心態,但看來她似非想毀掉自己,而是……哈!另有所圖。真恨不得立即找她問個清楚明白。

丹清子淡淡道:「此經已落入法明之手。」

龍鷹失聲道:「什麼?」

丹清子道:「他奪經在手後,才給老身截著,他拚著挨我一掌,換得踢老身一腳的機會,最後讓他脫身而去。」

龍鷹大惑不解道:「如此該是法明怕你們向他討經,怎麼變成前輩……嘿!前輩……」

丹清子道:「大家同道人不用客氣,事實上老身已年過百歲。唉!失經事小,一飲一啄,均有前定,得得失失,有什麼好計較的?老身逃到這裡來,為的是小徒明心。事緣當晚小徒被他看破已結下女丹,由於法明精善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