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七章投石遊戲(下)—播種收割(上)

第七章投石遊戲(下)—播種收割(上)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3-01-26 10:10  字數:3481

船首左右各有一台投石器,中為一挺弩箭機,投的該是火球,射的肯定是火箭,若給敵人搶得先手,樓船將命運堪虞,何況另兩艘敵船,比中間的敵船超前數丈,下一刻可進入側擊樓船的位置,情況兇險至極。

樓船忽然陷進黑暗裡,大出敵人料外,一時慌了手腳。

鳳鳴號的一方,所有人各自移至最有利的戰術位置,等待戰鬥的來臨。

雖大夥因龍鷹先前的示範式表演而對他充滿信心,可是現在面對的是現實的戰場,機會只得一個,不容有失。且天空層雲厚迭,星月無光,大河寒風陣陣,迎頭照臉的刮過來,水浪拋盪,不擔心就是假的。

初時還可隱見龍鷹挾於指間的火藥引燃著發出微弱火芒,但隨他高起遠去,倏忽已消失不見。

橫空牧野等人人箭在弦上,等待時機的來臨,美修娜芙也來到望台左側,彎弓搭箭,嚴陣以待。投石器、弩箭機準備就緒。方均和兄弟們射的會是火箭,由於燃點需時,以快箭殺敵的責任落在吐蕃戰士的一方。

事實上雙方的機會是均等的,一旦開始攻擊,樓船亦會因而現出蹤影,就看誰能搶得先機。

橫空牧野的手下個個身經百戰,但目下的奇異情況卻是平生未遇,又刺激又緊張,整個情況若如他們手上拉緊的弓弦般,勢在必發。

「颼!颼!颼!」

「天火焚」在夜空划出三道亮麗的火痕,帶著焰火般的長尾巴。在眾人仰首期待下,分往左中右的下方迅速延展,似緩實快,樓船一方人人的心躍至咽喉頂,呼吸停頓。

成功失敗,還看此時。

敵人則驚呼慌亂,一時間又不明白臨頭的是什麼東西。

「篤!」

正前方的敵船首先中箭。天火焚命中主桅最頂處,精準至令人難以相信,接著爆開千萬點火屑火芒。像一蓬火雨般灑往風帆和下方的艙房甲板去。

另兩支「天火焚」眨眼後分別命中左右兩船的主桅,將天火焚船的情況各重演一次。

敵船全暴露在火光中。

樓船歡聲雷動。

勁箭、火箭、投石、弩箭齊發,同一時間對三艘敵船展開毀滅性的攻擊。

橫空牧野等吐蕃神射手。專挑三船上負責弩箭機和投石器的敵人喂以勁箭,令敵人沒法施展大殺傷力的反擊。

大周戰士強弓射出的火箭,划出千百道光耀夜空的軌跡,流星雨般朝敵船灑去。

當龍鷹落入大運河冰寒的河水去,敵人已捱不住第一輪蓄勢下的狂攻猛打,潰不成軍。他一手拿弓,從水底往敵船潛去。

那種無重式的浮游,令他這本不懂水性的人感到魚兒般的痛快,就在入水的一刻,他有龍歸淵海的感受。感應到水內的一切。

他沒有登上敵船大開殺戒之意,只是要憑靈覺在漆黑的水底,捉拿對方武功最高強的領袖人物,最好是在不驚動對方其他人下,生擒之押回樓船去。

三艘敵船逐一焚燒沉沒。樓船不傷一人,破損輕微,是名副其實的大獲全勝。

這不但是龍鷹的第一場水戰,也是橫空牧野等人的第一次。

「嘩哩」水響。

橫空牧野擲出手上長索,又運功把索子蹬個筆直,讓現身水面的龍鷹抓個結實後。施勁將他拖上來。

龍鷹他媽的落往甲板,順手將挾著的人放到甲板上,另一手摟著撲入懷裡的金髮美人兒,喝道:「心點!這傢伙不懂武功,勿讓他著涼。」

方均微一錯愕,忙命人將俘虜押入艙房處理。

橫空牧野拍拍美修娜芙香肩,笑道:「讓位。」

美修娜芙一臉無奈,依依不捨放開龍鷹。

橫空牧野取而代之,與龍鷹進行擁抱禮,高聲道:「橫空牧野代表我國戰士,向龍鷹致最高敬禮。」

離開少許,嘆道:「有你老哥在,最兇險的事竟可變成最大的樂趣,從未試過這麼刺激,這麼痛快。」

這才放開他。

龍鷹還以為已經了事,豈知其他吐蕃高手逐一熱情如火的和他擁抱,不慣和男性親熱的他只好入鄉隨俗。

樓船恢復燈火通明的狀況。

眾人的戒備沒有放鬆,直至安然越過沉仙灘,大局已定,樓船揚帆南下。

龍鷹在美修娜芙伺候下換過乾衣,又和她親熱一番,回到艙廳去。

艙廳鬧烘烘一片,人人全無睡意,仍興奮地談論剛才的戰事。方均一方來了十多人,屬較高級的兵員,顯然在並肩作戰後,兩方戰士打破隔閡,再無拘束。

龍鷹在橫空牧野旁坐下,美修娜芙則知機地加入美姬群,以免妨礙男人談正事。

方均道:「犯人的確不懂武功,幸好身子還可以,雖受了涼,但該很快沒事。」

橫空牧野道:「你不是要抓對方武功最高的人嗎?為何卻抓了個窮酸回來?」

龍鷹道:「他雖不懂武功,卻由武功最高強的人護送他逃往陸岸,你我該抓誰呢?」

橫空牧野啞然笑道:「老哥確是妙人。」

方均道:「明天我們該可拷問這傢伙。」

橫空牧野欣然道:「我手下有用刑的高手,保證可令他出賣自己的父母。」

龍鷹笑道:「這是我們送給聖上的大禮,千萬不要碰他半根毫毛,也絕不可讓他有自盡的機會。由聖上親自對付他,取得第一手的資料。」

橫空牧野道:「明白!沒有人比你更明白聖神皇帝的心意。」

方均道:「到揚州後,再將此人押返神都,該是萬無一失。」

龍鷹見他似仍有話想,道:「報告由我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