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二十一章良緣天定(上)

第二十一章良緣天定(上)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2-12-31 10:08  字數:3403

「芳華夫人到」!

心秀夫人和一眾俏婢人人喜動顏色,福身致禮,龍鷹和萬仞雨見令羽等全體起立恭迎,不好意思坐著,慌忙起立。武承嗣等則暗鬆一口氣,借勢下台,轉身迎著出現正門處的麗人,恭敬致禮。

在女婢陪同下,久沒現身的聶芳華像一朵彩雲般的飄進大堂來,身穿素綠色綉上白色暗花的羅裙,腳踏絲織錦花鞋,發作美人髻,橫插黑色釵簪,雙耳垂明珠,聳挺的酥胸承托著掛上的珠鏈,纖細蠻腰,修長美腿,肌膚勝雪,明麗婀娜,動人心魄。不但沒有退隱名妓該有的滄桑感,反是青春煥發,仿如盛放的鮮花,人人看呆了眼。

龍鷹忽有所感第二十一章良緣天定,往身旁的萬仞雨瞧去,後者雙目射出前所未見的異芒,緊盯著被衣飾襯托得似全身光華流轉的絕色美女,登時心裡有數。

聶芳華顧盼生妍的明眸滴溜溜的轉動,打量在場諸人,似是對任何事物無不興緻盎然,充滿好奇心。

現在的龍鷹見盡美女,但聶芳華卻有一股獨特的氣質,就是美得有種妖艷的神韻,妖艷底下又透出高貴清麗,加上她長秀潔白的脖子,一點不落於塵俗。

聶芳華有意無意地來到對峙兩方中間的位置止步,剛才劍拔弩張的氣氛像冰雪遇上艷陽般融掉至不留痕迹。

不要說擺凶裝硬,連呼氣大聲點也怕唐突佳人。

這位曾紅極一時的名妓像看夠了他們似的,再沒有看任何人,顧影自憐似的柔聲道:「魏王大駕光臨,是芳華閣的榮幸,心秀。請領魏王到內院休息。」

武承嗣早色授魂予,很想請她為他們獻唱一曲,但被她艷光所懾,生出自慚形穢之心,到了口邊的話沒法說出來,又有龍鷹等在旁虎視眈眈。暗嘆一口氣,懷著無比惆悵的第二十一章良緣天定心情,隨心秀夫人去了。

龍鷹等則希望她不斷說話,聲音甜美固不在話下,最迷人的是充滿音樂的感覺。縹緲優美,如雲似水。

令羽等飛騎御衛,只要見著閣內任何稍有點名氣的藝妓,已算還了心愿,能得芳華閣三絕陪酒獻藝。更是欣喜若狂。現在連聶芳華都活色生香的亮身眼前,魂魄全不知流落到何方何處。

最驚異的是易天南,因為聶芳華一直過著避世式的寧靜生活,今次特別著人通知住在對街的她,是因非常欣賞龍鷹和萬仞雨,故希望聶芳華來打個招呼。以示芳華閣對他們與別不同。豈知聶芳華立即盛裝而至,雖不施黛粉。但已完全回復了昔日的名妓本色。

聶芳華輕盈的轉過身來,面向眾人。露出編貝般整齊雪白的牙齒,嫣然笑道:「芳華何幸,竟得見為民除害的鷹爺、如彗星般崛起武林的萬仞雨,年輕有為的令羽將軍和一眾兄弟。」

接著向易天南道:「天南可否將貴客交給我,由我親自招呼?」

易天南竟欣然答應,還露出笑容。

芳烈院位處芳華閣東南隅,自成一國,四面環水,以石橋連接主園,有若飄浮於瑤池水央的樓閣,三面置臨池平台,台沿設柵欄。白水朱樓相掩映,古樸典雅中見輕靈俊秀,不愧為芳華閣諸院之首。

院堂開敞,於正門相對一端設三椅兩幾,左右各排可供兩人並排而坐長椅五張和四張,以矮几分隔,剛好坐滿,可知是依賓客數目安排,不會出現虛席,亦見芳華閣講究待客之道。

龍鷹擔心不夠銀兩是有道理的,首先是芳華閣最高級別的款客招待,已花去一兩黃金,陪同的全是姿容最美的紅姑娘,舉舉等三人更是身價不菲,沒有五兩黃金,休想離開。

越過石橋,龍鷹有心製造聶芳華和萬仞雨兩人相處的機會,在眾女嬌聲請安中,先請兩人入內,然後召各兄弟在橋頭舉行臨時會議。(最穩定,

龍鷹道:「芳華閣三絕,誰想她們陪坐?」

眾人皆現出膽怯神色,倒不是他們沒有色膽,而是有自知之明,令羽比較好一點,算是粗通文墨,其他人多是來自鄉間的窮家子弟,雖貴為飛騎御衛,更是其中佼佼者,舞刀弄槍勝人一籌,舞文弄墨則不是那回事。能稱冠芳華閣的名妓,莫不是才華出眾,技藝超群的絕色美女,實在高攀不來,出醜時會窘死的。

小馬終鼓起勇氣,道:「算我一個,可碰碰小手足可回味一生。龍爺和頭兒各佔一個,不是可解決問題嗎?」

眾皆稱善。

龍鷹道:「令羽是當仁不讓,沒得推搪,但我和萬小子共擁芳華夫人,足夠有餘。剩了一絕出來,誰敢接招?」

其他人仍是面露難色。

小馬到了青樓有如脫胎換骨,表達意見道:「就小徐吧!論武功外貌,除頭兒外輪到他。小徐想想吧!碰一下你可回去談七天七夜,有賺無賠。」

事實上比令羽英俊的小徐勉為其難道:「好吧!」

大事底定,龍鷹領軍進入主堂,在眾美的殷勤接待下,各自入位。

龍鷹見居中的聶芳華喜翻了心兒的和聚精會神的萬仞雨喁喁細語,談得投契,心中歡喜,坐到聶芳華之旁。

此時除令羽、小馬和小徐因三絕未至,其他人均有著落,且陪侍姑娘無不貌美如花,又不知是否受到上頭囑咐,不談詩詞歌賦而是閑話家常,成雙成對的談得興高采烈,嬌笑連連,加上門側兩爐生暖,雖在深冬時分,仍是春意盎然。

四名俏婢為各人斟酒。

聶芳華坐正嬌軀,笑語道:「天南今趟非常慷慨,忍著心痛使人送來他窖藏多年仍捨不得喝的陳年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