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十八章以棋會友(中)

第十八章以棋會友(中)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2-12-25 10:29  字數:3457

小湖庄最著名的是引進渠水成湖成林的棋園,小湖佔地頗廣,十八座棋亭冒起池內,以石橋連貫,奇花異樹倚亭而生,在冬陽灑照下隨形得景,相互因借,具有綺麗雅緻,纖巧瀟洒的迷人風韻,確是舉行棋會的好處所。

亭置石桌,可布三個棋盤,不過兩天下來,棋園只剩下七局仍在進行中,其他參加者早俯首稱臣,輸掉棋金。不過園內與會人數不減反增,人人醉翁之意不在棋,皆因看高手殺低手,不但無可觀之處,且是不忍卒睹。

萬仞雨領著龍鷹進入小湖庄,碰上安世明,他拋下其他人迎上來道:「恭喜萬賢弟,幸好你昨天沒有來。不知為何夫人昨天心情大壞,下子毫不留情,近半人未到終局推棋認輸,因不想輸得太難看。你那盤算下得不錯,可望不過二十子之負數。」

龍鷹失聲道:「輸二十子竟可算下得不錯。」

安世明不悅道:「這位是……」

萬仞雨暗怪龍鷹口不擇言,因為眼前棋聖有一局大敗三十多子。忙道:「不用理他,這是在下少不更事的師弟。」

安世明仍是餘氣未消,卻不敢開罪萬仞雨,道:「令師弟懂棋嗎?還是來看人?」

這兩句話頗不客氣。

萬仞雨若無其事道:「仞雨是請他來代我續此未了之局。」

安世明嚷道:「甚麼?」

只從安世明的反應,可知萬仞雨至少薄有棋名。如今竟請個不用理他的「無名之輩」來代之下棋,大出棋聖料外。

萬仞雨道:「一切依規矩辦事。」

龍鷹一頭霧水道:「依甚麼規矩?」

萬仞雨理所當然道:「拿出五兩銀,隨師兄來。」

龍鷹明白過來,追在他身後苦笑道:「好像是你喚我來的,他奶奶的我的銀兩是打生打死賺回來的,五兩銀去隔遠望幾眼是不是昂貴了點?」

入園的月洞門出現前方,門內人山人海。似趁墟多於棋會,一位俏生生的美婢立在門旁,手執名冊似的東西。眉開眼笑道:「原來是萬公子,昨天夫人還問起你為何沒有來呢!」

萬仞雨一面陶醉的道:「夫人真的問起在下嗎?」

龍鷹打了他一肘,低聲道:「傻瓜!騙你的。是她自己想你。」

俏婢目光落在龍鷹身上,冷淡的道:「這位是……」

萬仞雨給他撞得痛入心脾,忍著痛道:「這是我師弟小朴,今天由他代我下棋。」

俏婢大訝道:「他懂嗎?」

萬仞雨老實答道:「在下從未見過他下棋,他也從未和人下過棋,只是自己對自己。哈!」

龍鷹給他說得哭笑不得,知他在報一肘之仇。

俏婢目瞪口呆,不知該如何反應。

萬仞雨見龍鷹的尷尬樣子,大樂道:「快獻上五兩銀,否則棋聖會把你掃出小湖庄。」

俏婢終曉得兩人在嬉鬧。噗哧笑道:「朴哥兒有五兩銀嗎?」

龍鷹忍痛掏出五兩銀,交給俏婢。

俏婢道:「兩位公子請就位,夫人快來哩!」

萬仞雨搭著龍鷹肩頭,進入棋園,小湖四周聚集三、四百人。各自成群,興高采烈地談論棋情。十八座棋亭有六座坐了人,氣氛緊張。最妙的是沿湖設了八張長方桌,上面放滿棋盤,盤上有子,顯然是讓沒法到棋亭親身觀戰者知悉棋局變化。果然有棋局進行的棋亭都有人立在一旁。可以想像每下一子,會顯示在方桌的相關棋局上。

萬仞雨和龍鷹來到其中一座棋亭,目光落在棋盤上,滿足地道:「算不錯吧!如不過十五個負子,我在神都該可排十名內。坐吧!只有參加者可以坐下。」

龍鷹還是首次和人對弈,大感新鮮刺激,當仁不讓坐下來,面對棋盤,心忖怎麼都要把五兩銀贏回來,失而復得。

萬仞雨當然拿黑方先手子,雙方各下了五、六十子,以滿局三百六十一子計,雖只是三分之一,但以棋局論則過半局,可說大局已定,只看埋身廝殺。

萬仞雨道:「怎麼樣?輪到我下子。」

龍鷹搖頭道:「難怪你輸了。對方是少帥和他的井中月,你卻是薛懷義的爛鬼橫練。定石怎可以這麼不思進取,可知你這小子打開始抱著輸少當贏的輸家心態,他奶奶的。」

「當」!

萬仞雨氣道:「把你的精神用在棋盤上吧!在下一次鐘鳴前你須下子,有半刻鐘的時間。真怕你這小子累我在棋聖面前出醜。」

片晌後不耐煩的道:「下一子要想這麼久,看來我的棋力比你好。」

龍鷹不滿道:「不要騷擾老子,我不是看一子如何下,而是看全局如何下,還包括收官子。」

萬仞雨失聲道:「夫人尚未來下子,你如何看全局?」

龍鷹道:「她未下我可代她下,依她的棋路便成。」

萬仞雨為之啞口無言。

「當」!

龍鷹於中腹空曠處下一黑子。

萬仞雨皺眉道:「拈子是用食指和中指尖夾住棋,準確輕放交叉點上,哪會用拇指和食指來拿棋,幸好只有我看到。」

龍鷹道:「弈棋是論輸贏而不是論姿勢。他娘的!但願你的刀法不像你的棋藝般有姿勢沒實際便謝天謝地。」

萬仞雨忍不住笑道:「你這小子真風趣。令我輸棋也輸得開開心心的。只看你現在下的一子,便知你是棋屎。」

龍鷹傲然道:「夏蟲不可語冰,待會你看夢蝶夫人的表情再說。」

「夢蝶夫人到!」

整個棋園倏地靜至鴉雀無聲。

環佩聲在遠處響起,龍鷹循聲望去,二百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