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十五章不碎金剛(中)

第十五章不碎金剛(中)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2-12-19 10:19  字數:3425

龍鷹道:「當然可以。」

榮公公猶豫片刻,終下定決心的道:「如果鷹爺肯保留麗綺閣作別院,那七個妮子便可以繼續她們自由寫意的快樂時光,鷹爺興起時,隨時到麗綺閣寵幸她們。」

龍鷹明白過來,心生憐惻,同時對榮公公大為改觀,想不到他敢為她們說出心聲。

宮女們的命運,掌握在伺候的主子手上,要她們生便生,死便死。當他龍鷹的奴婢當然比當武承嗣的奴婢有天和地的分別。

皺眉道:「我並不想得到她們的**,有甚麼方法可使她們脫離苦海呢?」

榮公公道:「這種事本無法可想,不過鷹爺情況特殊,只要求聖上將她們賞賜給你,再由鷹爺為她們選擇理想夫婿,她們可離苦得樂。」

龍鷹為難道:「這種事很難開口。」

榮公公道:「只要鷹爺不時到麗綺閣留連,小人則向聖上作恰當的報告,遇有鷹爺為聖上立功的時機,聖上肯定將她們賞賜鷹爺。」

接著壓低聲音道:「贈送宮女之事在聖上登基後愈趨普遍。鷹爺明白哩,聖上始終不是!嘿!她要的是內供奉。」

龍鷹道:「明白!果是妙計。這兩天我盡量抽空去看她們。」順口問道:「為何宮內從沒見過年長的宮女?」

榮公公道:「年過四十的宮女,依規矩送入道觀,讓她們過點安逸寧靜的生活。」

龍鷹不忍聽下去,到御書房以最快速度寫畢第四篇,花了他兩個時辰,記起萬仞雨之約,忙到中院偏廳見胖公公。

胖公公正悠然自得在喝茶,顯示出過人的修養,看著龍鷹在身旁坐下。道:「你何時去見端木菱?」

龍鷹道:「明天午後。」

胖公公道:「我一直思索為何武曌指你與她是誓不兩立的死敵,昨晚苦思竟夜,終給我想通,又怕你已去見她,所以必須在事情發生前找你說話。」

龍鷹道:「這恰是我想找公公的原因,皆因公公兩次提及法明的目標是要收端木菱為私寵,聽時覺得理所當然,誰不想把仙子據為己有,可是深思下卻不得其解,因為端木菱是修天道的女子。殺她該比得到她的仙心容易百倍。」

胖公公道:「此正為問題關鍵所在。當年石青璇之母碧秀心失身於石之軒,不但令慈航靜齋震駭,對魔門亦非常震撼。其時碧秀心已結下仙胎。武功則登上僅次於『劍心通明』的『心有靈犀』。石之軒固然魅力十足,但仍該沒法觸動她的仙心。所以他們間的愛火情花,一直是個謎。」

胖公公凝視龍鷹,道:「你想到甚麼?」

龍鷹沉聲道:「是魔種。石之軒雖沒練成道心種魔,但由於其魔功源自道心種魔**。又兼兩派之長,故當練至登峰造極的境界,有異曲同工之妙。」

胖公公搖頭道:「你漏去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石之軒除聖門功法外,還身兼禪門最高功法。此事有例為證,後來師妃暄遇上身具長生氣的徐子陵。亦告仙心失守,不過徐子陵是守禮君子,否則師妃暄根本無力抗拒。」

接著神色凝重的道:「婠婠要製造的。是另一個石之軒,這個人就是法明,兼具聖門和禪門的最高功法,又精通密宗雙修之道,擺明做好一切毀掉慈航靜齋的準備。唉!我一直以為侯希白是壽終正寢。花間女的出現,使我改變想法。他是被法明殺害。因為侯希白手上的『不死印法』,正是法明最想得到的東西。」

龍鷹道:「法明有這麼了得嗎?會不會由婠婠親自出手。」

胖公公搖頭道:「婠婠因思念徐子陵過度,在侯希白過世前三年於上陽宮內武曌為她建的女道觀內坐化,令武曌傷心欲絕,十天十夜守在婠婠旁不肯離開,最後仍是由我勸服她。武曌對婠婠的痴纏依戀,是外人沒法明白的。」

又道:「法明打開始一直朝石之軒的舊路走,分別在他是從天魔**入手。法明自創的『不碎金剛』,頗有『不死印法』的影子,如果石之軒的『不死印法』落在他手上,對他的好處大得難以估量。這麼說,你該明白他對武曌的威脅。」

龍鷹說不出話來。

胖公公徐徐道:「我能猜到的事,婠婠當然早明其理,故此武曌說仙胎魔種誓不兩立。端木菱一是殺死你,一是向你投降,沒有第三個可能性。而你的出現,亦打亂法明的苦心部署。他要對付的首先是你,除去你後,方可在端木菱身上施展水磨功夫,直至她仙心失守,重蹈碧秀心的覆轍。這樣的理解非常重要,否則你死了仍不知怎麼一回事。」

龍鷹目送胖公公的馬車離開後,一騎自遠而近,先聞蹄聲,數息後出現在門樓處,飛身下馬,自有御衛接過馬兒,竟是風過庭。

龍鷹迎上去道:「來找小弟嗎?」

風過庭含笑點頭,道:「龍兄到哪裡去?」

龍鷹道:「約了萬仞雨午膳,風公子一道來如何?」

風過庭淡然道:「話不投機半句多,過庭和關中劍派的人總是格格不入,諒萬仞雨不會例外,恕小弟敬謝不敏。」

又欣然道:「我們邊走邊談。」

向伺候他馬兒的御衛打個手勢,後者知機地鬆開馬韁,風過庭吹一下口哨,馬兒乖乖的跟在兩人身後。

龍鷹訝道:「聽說聖上不喜馬蹄聲,故而上陽宮平日少有人騎馬,看來風兄不在此限。」

風過庭道:「可以這麼說。」

龍鷹按不下好奇心,問道:「風兄因何不喜歡關中劍派的人?」

風過庭道:「關中劍派一向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