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十一章僧王法明(下)—大周國宴(上)

第十一章僧王法明(下)—大周國宴(上)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2-12-12 10:32  字數:3435

龍鷹道:「兩人如何角力?」

胖公公道:「他們的角力始於法明以僧王的法權,任命假和尚薛懷義為白馬寺住持,迫得武瞾不得不在事後同意任命,個中微妙處可以想見。佛門此時反對法明的勢力幾被完全肅清,沒人敢吭一聲,現在慈航靜齋只好派端木菱出來,看看能否回天有術,而此正為法明任命薛懷義的本意。法明此人魅力非凡,如能收伏端木菱,作他修歡喜禪的對象,不但可在禪功上作突破,慈航靜齋勢必聲譽掃地,白道武林在痛失精神領袖下,或因而一蹶不振。法明此人野心之大,不在武闡之下。

龍鷹再倒抽一口涼氣,終明白武闡容許他將井中月轉贈萬仞雨背後的原因,因為武懼的燃眉之急,再不是皇嗣繼承人的問題,甚至不是遠水難救近火的《道心種魔大法》,而是應付法明的威脅。可以想像若天下出岔子,例如武承嗣代李旦為太子,法明揭竿而起,因此而來的變數是沒有人可以預估的。

胖公公欣然道:「你這小子是適逢其會,你的出現打破了武翠和法明間勢力對峙的平衡。」

龍鷹苦笑道:「我竟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胖公公道:「試想想吧!假如武翠和法明中間多了個向雨田出來,會是怎麼樣的局面?換了我是任何一方,定竭力爭取你過去,法明既干不掉你,只好施緩兵之計,殺人滅口,讓你沒法從小佛爺身上追溯他主謀的身分。若有一天你能除去法明,你要武翠把太平公主嫁給你也不會是問題。」

龍鷹嘆道:「這個恕小弟無福消受。」

胖公公道:「法明現在可說無人能制,包括武闡在內,而你則成為她的奇兵,亦直接令我受益。所以她把人雅許給你,正是要你沒有異心。整個形勢錯綜複雜,唯一辦法是見步行步,摸著石頭過河,隨機應變。如果你站穩武甲的陣線,李唐的天下尚有一線生機,如被法明取武闡代之,天下將會變成另一個樣子。」

龍鷹頹然道:「如讓法明揭破我邪帝的身分,根本不用打已可收拾我。」

胖公公沒好氣道:「千萬勿要妄自菲bó,當年誰不曉得向雨田是邪帝,可是他活足二百歲仍是風風光光的,又不見白道武林敢去惹他,寧道奇等誰見到他不是客客氣氣,只要武甲不發動朝廷的力量對付你,你本身又無劣行,天下誰有奈何你的資格?法明如用此招對付你,肯定是末路窮途,不得不出此下策。」

又道:「我還要趕回觀風殿看看手下兒郎有沒有出岔子,明天有機會再找你說話。白天大部分時間我該在尚食廚,晚上則在大宮監院。記著人雅是人人慾得之物,須好好保護她。」

說罷離開。

嬌笑聲起,三女終忍俊不住,笑彎了小蠻腰,以俏人雅笑得最厲害。

龍鷹尷尬道:「很難看嗎?」

麗麗嬌喘道:「不是難看,而是丑怪,令我們的夫君大人像變成個玩雜耍的人似的。」

秀清道:「是不自然,不過沒法子哩!這套出席國宴的盛服是司禮著人送來的,只得一套。」

人雅笑著踩足道:「麗姐清姐呵!我們怎可讓夫君大人當眾出醜,快想辦法吧!」

見人雅情急之狀,龍鷹收攝心神,已明其故。

這套禮服本身並不難看,屬親王及三品以上的廷宴服,一襲綾羅紫色袍衫,鹿皮製成的廷冠,曲領方心,絳紗蔽膝,鳥皮履,革帶金鉤子鯨。

問題出在他身上。

當他面對諸女,立即變回他的無賴樣,色迷迷的大討便宜,到穿起莊嚴肅穆的官服,不是沐猴而冠還有甚麼較貼切的形容句子?

龍鷹舉起食指道:「三位嬌妻不用擔心,山人自有妙計。」

人雅嗔道:「虧你還有心情說笑,人家急死了。」

麗麗和秀清一面不相信的神色。

龍鷹微笑道:「我會變戲法。」

緩緩轉過身去,深吸一口氣,魔功運轉一周天,再轉回去面對三女。

人雅首先「呵」的一聲叫起來。

麗麗和秀清看得目定口呆。

事實上她們從未見過龍鷹這個模樣,雙目魔芒閃閃,深邃不可測度,整個人像長高了,睥睨天下的派勢里又隱帶說不出來洒脫放任的奇氣,活像成了另一個人,使她們根本沒暇去理會他是否衣不稱體。

龍鷹嘴角飄出一絲似是能洞悉一切,傲視天下眾生的笑意,喝道:「三個小妮子給老子滾過來,讓老子可在你們身上取樂。」

剛說畢立即變回原先的無賴。

三女仍在呆瞪,不相信剛出現在龍鷹身上的變化。

人雅縱體入懷,不依道:「鷹爺哪還有取樂的時間,偏來惹人家。」

麗麗和秀清大叫不依。

龍鷹賠罪道:「是我不好,表達得過火了。哈!長夜漫漫,明天可遲些到御書房開工,保證三位夫人滿意,個個開心。」

人雅這才肯放開他。

龍鷹道:「今晚誰伺候……,本爺沐浴更衣?」

人雅指指鼻尖,向他扮個可愛的小鬼臉。

龍鷹心叫厲害,她自然而然一個天真的神態,已勝太平公主的媚術不止一籌。

逐一親熱後,振起堅強的鬥志,離開甘湯院,朝舉行國宴的觀風殿進發。

夕陽首次在大雪後現身黃昏的霞彩里,照得殿宇樓房的積雪閃閃生輝,不知是不是心情開朗的關係,上陽宮美至不可方物,而他與武瞾的關係,邁上全新的階段。

觀風〖廣〗場兩旁早泊滿馬車,而赴會的馬車仍絡繹於途。飛騎御衛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