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九章義贈靈刀(下)

第九章義贈靈刀(下)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2-12-10 10:30  字數:3724

龍鷹心道遲早會上去一開眼界,但絕不是和你武三恩。櫃絕道:「小弟正趕著到宮外去會一位朋友。」

武三思沉吟著與龍鷹進入官署林立的皇城,欲言又止。

龍鷹訝道:「武兄有甚麼難以啟齒的話想說出來嗎?」

武三思道:「我對龍兄是一見如故,想提醒龍兄留神一些小人,又怕龍兄誤會在下煽風點火,所以心中為難。」

龍鷹心道來了。欣然道:「武兄是怎樣的人,小弟不清楚嗎?武兄放心說出來,小弟只會感jī而不會多心。」

武三思道:「龍兄要提防張氏兄弟,這對小人現在對龍兄恨之入骨,照我收回來的風聲,他們正在外招攬高手,對龍兄意圖不軌。明刀明槍當然奈何不了龍兄,最怕是陰謀詭計,防不勝防。」

龍鷹哈哈一笑,道:「明白哩!多謝武兄指點。」

趁機和他道別分手,出皇城去也。

天津橋。

龍鷹背掛井中月,憑欄俯瞰洛河,憶起今早冒雪划艇與女帝到此一游的情景,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

他愈來愈覺得武耀將人雅許他,背後的原因大不簡單。可是假若武闡真的視人雅為她過世女兒的輪迴托世,不論她如何冷血,絕不會再把「女兒」多犧牲一次,將她許給一個「時日無多」的人。換言之,她並沒有殺死龍鷹之意,這是他奶奶的怎麼一回事。真想拋開一切立即去找胖公公。

萬仞雨的聲音在身旁響起道:「看到龍兄背掛古刀,令在下喜出望外口不過縱然龍兄博通天下兵器,也不該與我以刀對刀,吃虧的肯定是龍兄,在下也有勝之不武的恫悵。」

龍鷹徵笑道:「萬兄既有如此想法,就讓小弟占點便宜決定比武的規則,大家換刀而戰,你用我的刀,我用你的刀,只要你老哥能捱過小弟九刀之數,刀就是你的哩!」

萬仞雨大訝道:「不論在下如何不濟事,擋你九刀仍是探囊取物般輕易,龍兄似乎有欠考慮。」

龍鷹笑道:「閑話不提,何不憩想比武的理想地點,小弟不憩被閑人圍觀。」

萬仞面目光投往橋下,欣然道:「這個容易,請隨在下一起往下跳。」

隨即越過橋欄,往下投去。

龍鷹明白**過來,學他般跳欄而下,與萬仞雨先後落在一艘駛經的貨船的甲板上。

船上眾漢齊吃一驚之際,萬舟雨氣定神閑的抱拳道:「本人乃關中劍派弟子,請諸位看在江湖同道分上,行個方便,離城後我們立即離開。」

眾漢目光投往其中一個年紀較大的漢子,那人道:「原來是關中劍派的大爺,當然沒有問題。

萬仞雨謝過後,偕龍鷹到船尾,以免礙手礙腳。

河風吹來,兩人衣衫拂拂作響,兩岸盡被雪染,充盈隆冬的氣氛。

龍鷹笑道:「這還是小弟第一次坐便宜船,萬兄真有辦法。」

萬仞雨欣然道:「出來行走江湖,怎都要有兩度板斧。是哩!龍兄見到端木小姐了嗎?」

龍鷹道:「她搬去城外東面一所庵堂,迂兩天有空會還她應得的金子。說起金子,小弟尚有一兩黃金,想兌換成銀兩,該怎麼辦呢?」

萬仞雨失聲道:「這麼快就用掉四兩金?」

龍鷹吟道:「有酒當須今日醉,千金散盡還復來。哈!我只是胡扯,除了此兩和端木仙子的五兩外,其他我送了給人。」

萬仞雨道:「兌換銀兩最好找老字號,童叟無欺,其中以貞觀錢莊聲譽最著,南北市各有一店。」

又道:「神都外的庵堂少說有十多間,端木**小姐落腳的是哪一所呢?唉!都是不要告訴我。」

龍鷹道:「萬兄愛上端木菱哩!」

萬仞雨苦笑道:「愛上她有屁用,只是自尋煩惱口靜齋傳人是修天道的女子,與出家人無異,我去擾她清修只會教她看不起我。」

龍鷹道:「我才不會像萬兄這般想,在家出家只是個形式的問題,與能否修成天道無關,喜歡嘛放手追求,追不上手捲鋪蓋回家睡覺,但總算對得起自己。」

萬仞雨嘆道:「你愛怎麼想都成,可是對方不是這麼想,不信邪儘管去試試看,我可沒有你那種大無畏的勇氣。不過勿要怪我沒預先警告,你弄得灰頭土臉回來,不要向在下哭訴。」

龍鷹笑道:「如果給小弟把仙子弄上手,萬兄豈非再次吐血?」

萬仞雨啞然笑道:「我絕不會為這種事吐血,因為在下自少立志,獻身刀道。逢場作戲沒有問題,卻不願有家室負累。」

龍鷹道:「若做人的目的,只是練刀,還有啥樂趣?應該任意而為,方夠痛快。以萬兄的人品武功、身分地位,肯定有很多美人兒為萬兄傷心欲絕。嘿!萬兄真的舍刀之外,不作他想嗎?」

萬仞雨道:「現在的確有這樣的想法,或許中宗復辟後,我會有恩路上的變化」

龍鷹問道:「中宗是誰?」

萬仞雨道:「中宗就是廬陵王李顯,他當過六十天皇帝,竟在韋妃的慫恿下企圖從武闡手中奪權,被武翠發動一場小兵變,硬從龍座扯下馬來。唉!蠢人加上野心女人,有甚麼蠢事做不出來的。

龍鷹大奇道:「那你豈非向一個擁有野心女人的蠢人效忠嗎?」

萬仞雨無奈道:「問題在沒有選擇,我們關中劍派全賴太宗扶持,始有今天。不過正如國老說的,他蠢沒關係,只要輔之以賢相能將,憑大唐穩如泰山的基業,仍大有可為。他奶奶的!我曾千山萬水為他擒獲朝廷重犯,交到廬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