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八章女帝出巡(下)—義贈靈刀(上)

第八章女帝出巡(下)—義贈靈刀(上)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2-12-08 10:18  字數:3412

龍鷹答他後道:「有沒有辦法查到萬仞雨落腳的地方?」

令羽道:「不用去查,他入住南市的津明客棧,不過這麼去找他,肯定見不著人。」

龍鷹一想也是,萬仞雨總不會整天杵在客棧里,道:「有沒有辦法找到他?」

令羽欣然道:「只要通知陸大哥一聲,包可以立即交人。」

龍鷹道:「現在是已時中,請告訴他我會在午未之交的天津橋上恭候他大駕。」

令羽陪他往正宮門走去,壓低聲音道:「與萬仞雨交往須小心,關中劍派和廬陵王關係密切,一旦聖上降罪廬陵王,萬仞雨會受株連。」

龍鷹微笑道:「人生在世,有所不為,又有所必為,將來的事誰曉得呢?一時得失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憑心之所向,放手而為,如此方活得痛快。」

這一番話,是向雨田說的,從此盤桓心頭,衝口說了出來。

令羽肅然起敬,道:「鷹爺確是非常人,你還是我唯一見過在聖上面前毫無異樣的人。」

龍鷹拍拍他,出門而去,豈知立即給公主派來的人截著,押他到陶光園去,大嘆倒霉偏又毫無辦法。首次後悔去惹她。

出乎料外,太平公主在主廳見他,在座的尚有個四十來歲的高瘦男子,此人有一股骨子裡透出來世家子弟般的書卷氣,經太平公主引見,方知竟是江湖第一大幫的龍頭桂有為,昨夜緣慳一面,終於碰頭。

太平公主媚眼兒不住拋送。竟全不計較他舍她而去的新賬。

坐下後,桂有為道:「我剛蒙聖上賜見,聖上不但開恩解除我幫的漕運禁令,又著我為她送一管玉簫給師娘。唉!有為真不如何方可向龍兄表達心中感激之情。」

龍鷹老臉一紅,道:「只是覷準時機向聖上說幾句話吧!桂幫主不用放在心上。」

太平公主含笑道:「不認識你的人還以為你在為自己吹噓,本殿和國老辦不來的事,給你幾句話搞定母皇。」

桂有為忙道:「當然不是這樣,聖上親口向我說。龍兄是冒死向她進諫,且毫不退讓,聖上還說,十年來從沒有人敢像你般頂撞她。」

龍鷹心忖武曌雖誇大了點,卻離事實不遠,當時的兇險,事後想起來,亦要暗抹一把汗。最糟是現在根本欠缺和她決裂的本錢。幸好利用環境融化了武曌的心。

太平公主道:「現在雲過現青天,就像剛才駭人的狂雪,桂幫主陪本殿和龍先生一起進午膳如何?」

龍鷹心中苦笑,她是擺明車馬讓桂有為拒絕,自己則是她的囚犯,打開始就是,到現在仍沒有改變。

桂有為知機告退,歡天喜地的離開。

太平公主把尊貴的玉手送進他手內,牽著他到望河軒,邊吃東西邊觀賞變成銀白世界的河岸美景。

太平公主瞧著他大吃大喝。自己卻沒動過筷子,笑吟吟道:「算你哩!尚算有點良心,肯為桂幫主說話,讓本殿大有光采,究竟你和母皇說過甚麼話?為甚麼忽然背刀到處跑?」

龍鷹道:「事關朝廷機密,恕本小子不宜透露,除非……哈哈!」

太平公主狠狠道:「你這死小子臭小子,是否當強徒當上癮,勒索完金子又來勒索本殿的身體。不說便不說,本殿沒時間和你瘋言瘋語。你知道橫空牧野送了甚麼寶物給本殿嗎?」

能讓見慣珍寶的太平公主驚喜的當然非是凡品,龍鷹搖頭表示不曉得。

太平公主就在他眼睜睜下將襟扣逐粒解開來,又拉開內衣,直至露出深深的乳溝,和掛吊其中以白玉精雕巧琢、晶瑩通透,造型奇特的神鳥。

龍鷹一向對這類身外物不感興趣,亦不由被其鬼斧神工的雕工和純美的玉質吸引。舒出一口氣道:「橫空那傢伙確是信人,連我這門外漢也瞧出此為稀世奇珍。不過公主的胸脯更好看,屬另一類的稀世之寶。」

太平公主絲毫不介意他的目光灼灼。喜孜孜的道:「這是產自塞外的和田寶玉,有白玉、青玉、黃玉、紅玉、和墨玉五種,其中以白玉最珍貴,最難得是此為玉中之玉,純潔渾白,又被稱為羊脂玉寶,乃和田區著名的巧匠努得錐的傳世之作,本殿很久以前已聽過此名玉,想不到今天可掛在頸項處,且是冬暖夏涼,確為曠世異寶。」

龍鷹心忖不知小魔女的寶劍又是怎麼一回事,只恨她老爹禁止他們來往,不由意興索然。

太平公主輕輕道:「給人家善後好嗎?」

龍鷹不解道:「善甚麼後?」

太平公主若無其事道:「當然是解開的扣子,你想人家這麼樣四處跑嗎?」

龍鷹眼睛不由落到她敞開的襟口去,只覺勝景無窮,心中一陣迷糊。

旋又醒過來,清楚她在向自己施展媚術,她和自己的角力,仍是方興未艾。

龍鷹以迅疾無倫的手法,為太平公主重整衣襟,一點不觸碰她的肌膚。

太平公主昵聲道:「今晚國宴宴罷,鷹爺陪人家返陶光園好嗎?」

龍鷹悶哼道:「老子沒空。」

太平公主毫不動氣道:「無論怎樣事忙,鷹爺總要回家睡覺。」

龍鷹抓起個饅頭,瞥她一眼後,目光移往河岸的雪林勝景,一邊大快朵頤,聳肩道:「嘿!剛巧今晚本人要到芳華閣鬧到天明,不用睡覺。」

太平公主噗嗤嬌笑道:「騙人!你確會到芳華閣去,還訂了房子,不過卻是明晚而非今夜。」

龍鷹面不改色迎上她得意洋洋的眸子,道:「騙你又如何?老子沒空就是沒空,你好像忘記了尚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