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七章女帝出巡(上)

第七章女帝出巡(上)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2-12-07 12:21  字數:3434

穿過水口,艇從一個天地投進另一個天地去。四周一片迷茫,左方高起三十丈的城牆,在大雪下失去實體的感覺,似實還虛,視野大幅收窄,兩丈許外已是迷迷濛蒙,天地被一球球漫空密集下降的雪花徹底征服,一切均被凈化,天和水渾融為一。

龍鷹默然立在船尾輕搖櫓槳,打出一圈又一圈的漣漪,艇劃破浪皺的水面,望南朝谷洛兩河交接處滑去。

雪花落在他戴的竹笠上,發出微僅可聞的「沙沙」聲。

武曌背著他坐在船中,拉起斗篷

艇成為宇宙的核心,除他們兩人外,再無他物。

龍鷹很享受這種異乎過往任何一日的感覺,從未和大自然如此和諧共處過,有一種沒法說出來的靜態美,雪花像在下降又像凝止不動,實際的視覺和錯覺同時並存,緩慢和速再無法分辨。

武曌輕柔的聲音傳來道:「到天津橋去。」

龍鷹應了一聲,再不敢說話,怕說話聲會破壞神聖的寧靜。

武曌滿懷感觸地嘆一口氣,道:「龍先生相信輪迴轉世之說嗎?」

她的話勾起龍鷹深心處某種平時密藏的懼意,忽然間大有正於分隔人世和地府間冥河行舟的感覺,四周再沒有任何熟悉的事物,人世被拋在遙不可及的後方。

龍鷹的目光投注她被棗紅色斗篷緊裹的優美背影,點頭道:「小民相信輪迴之說,也希望真的有轉世輪迴這回事,不過縱有輪迴。但如投胎後變成另一個人,徹底忘記前世的事,那和絕對的死亡勢該沒有分別,生命變成一個個被切割的片段,失去應有的延續性,有輪迴等若沒有輪迴。」

武曌沒有回應,似在沉思咀嚼他的說話,好一會後。幽幽的道:「前世今生的切割當非如先生說的那麼徹底,有人會在某一剎那憶起前生某個片段,又或前世的某一特別標記會伴隨來到今生。」

龍鷹想起人雅頸肩處的小墨點,心中一顫。

艇左轉駛進洛河。

龍鷹打醒精神,因此為水上交通要道,一個不留神與其他船隻碰撞,驚擾安坐船中的女帝,就是辦事不力。換過其他人,說不定輕則革職,重則斬首。唉!想想都覺得既可怕又好笑。伴君如伴虎這句鐵定是至理名言。

大雪愈下愈密,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所有樓船商舟均已停航,兩岸景物消失在茫茫雪花之外。

武曌櫻唇輕吐道:「到哩!」

龍鷹朝前望去,仍是茫茫一片,下一刻天津橋若如龐然巨物出現前方,兩端卻陷進雨雪深處,幻覺般不實在。

武曌道:「泊往橋底去。」

龍鷹依令行事,將艇泊往橋底一端。上面是寬達三十步的橋底,高處離水面逾十丈,下則浪花波盪,全賴龍鷹把槳櫓抵入橋旁隙縫裡,運勁固定艇,免被水流帶走。

兩邊是白雪形成的屏蔽,上方是屋檐般的橋底,造成他們獨特的空間。

武曌將雙腳放上坐板,拉下斗篷屈曲雙手抱膝,迎望橋頂。鳳目彩光閃閃,雀躍興奮地道:「龍鷹!你曉得近百年來,天津橋上轟動的一件事嗎?如果不是徐陵,歷史將會改寫。」

龍鷹看得目定口呆,他從沒想到過武曌可變成眼前的模樣姿態,哪還是威凌天下的女皇帝,只像個漫無機心的小女孩。

緩緩搖頭。

武曌徑自說下去道:「當年獨孤閥、突厥人和魔門三方連手。把少帥寇仲和跋鋒寒兩人困在橋上,四方高樓布有突厥神射手,敵人封鎖長街。橋下水底設置捕網,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對兩人狂攻猛打,輪番施撃,眼看不保,徐陵從水底來了,先破壞水裡的陷阱,又於寇、跋躍橋逃生的一刻,以水箭殺敵一個措手不及,後三人安然脫身。沒有徐陵,何來少帥的蓋世功業?」

龍鷹輕輕道:「既然如此,聖上為何要為難他的女兒呢?」

武曌倏地別過臉來,雙目厲芒遽盛,兩道森寒冰凍、冷酷無情的目光如有實質的直視龍鷹,叱道:「好膽!竟敢來管朕的事,是否又是那叛逆央你來向我求情?」

龍鷹雙目魔芒凝聚,不作任何退讓的回敬她凌厲無匹的眸神,同時緩緩鬆脫櫓槳,水流立即將他們送往橋底外漫空雪花的迷茫天地去。

果然武曌雙目解凍,仰首望天,任由雪花落在她髮際、粉臉和龍體上。幽幽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道:「你猜到了!」

換過任何人都不會曉得她這句話意何所指,龍鷹是唯一的例外,點頭道:「小民猜到了。」

御書房中的雪景掛軸,大雪深處的三個背影,徐陵居中,寇仲和跋鋒寒伴在兩旁。

武曌淡淡道:「說吧!看你能否說服朕。」

艇在無人控制下,順水東飄。

龍鷹嘆道:「小民是為聖上好。天命既不可違,緣分又怎能勉強?他們夫婦若如水中游魚,逍遙自在,一旦上鉤離水,也就完蛋。要他們到神都來,等於煮鶴焚琴,大殺風景。何況即使今生緣盡,也可期諸來世。聖上英明果斷,怎可著相?」

武曌幽幽道:「今生緣盡,期諸來世。唉!我們回宮去吧。」

龍鷹惦念嬌妻,回宮後立即趕返甘湯院,踏入院門,李公公迎上來道:「羽林軍奉聖上之命送來一把刀,真古怪,一把刀竟由李大將軍親自護送,隨行兵衛達百人之眾。」

龍鷹道:「刀在哪裡?」

李公公答道:「放在主廳圓桌上,幸好這裡警衛森嚴,否則小人不知如何是好。」

龍鷹來到主廳,名震中外,像把生鏽爛刀似的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