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一章以武會友(上)

第一章以武會友(上)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2-12-01 10:42  字數:3420

在橫空牧野和堂內所有人期待下,龍鷹朝堂中的橫空牧野走過去,欣然道:「此趟比武,以九十九招為限,假如小弟僥倖捱到此限,請橫空兄為小弟送贈珍寶各一,予尊貴的公主殿下和打遍神都無敵手的國老掌上明珠小魔女藕仙大姐。橫空兄尊意如何?」

此番話一出,全場嘩然,有人喝采叫好。

兩女怎想得到他來此奇著,擺明非是為橫空牧野的異族絕色而戰,而是為她們而戰,且在大庭廣眾之前,公開討好,亦不無示愛之意,芳心又羞又喜、又氣又恨,兼無從拒絕,一時不知是甚麼滋味。

小魔女首先「呵」地輕呼一聲,接著兩邊臉蛋火燒起來,到人人朝她瞧來,差點想鑽進桌子下以躲避目光,身旁眾男則面目無光,恨不得龍鷹被人一招收拾。

太平公主出慣場面,捱瞧的功夫比小魔女強勝百倍,表面看還沒甚麼,只是以微笑響應朝她猛看的眾人,一邊心大罵龍鷹的不知檢點,另一邊心則大感火辣刺激,同時深切明白,這臭小子給她的新鮮刺激,是從未由任何其他男性處得到過的。

橫空牧野啞然笑道:「龍鷹兄奇人奇行。貴國有雲,寶劍贈俠士,紅粉贈佳人,不論今戰如何,本人必玉成龍鷹兄提議的美事,且是本人今次東來所攜最珍貴的兩件寶物,以示對龍鷹兄的欣賞。」

鼓掌喝采聲轟堂爆響,深深感到此戰已被賦予不同的意義,平添香艷旖旎的風采。橫空牧野的異族美女團差點拍爛手掌,顯然龍鷹大膽創新的行為。甚合她們的作風脾胃。

一個沉雄的聲音從中間主席傳來,笑著道:「本人洛陽幫易天南,龍兄一到,立令皇子的以武會友變得活色生香,勢將傳為中外武林佳話。也令天南想到一個問題,欲請教龍兄。」

龍鷹朝易天南瞧去,欣然道:「請大龍頭指教。」

易天南一身儒服,乍看像個私塾執教的先生。四十歲許的年紀,相貌堂堂,溫文儒雅,在沒有人可猜到他的問題下,揭盅般欣然道:「敢問龍兄,如何去界定一招兩招之數?」

全場立即起鬨,又有點摸不著頭腦,皆因此乃約定俗成之事。人人習以為常,就是招式一出,到變招之時,作下一招計,沒人會為此深思,如今德高望重的易天南提出來,方感到要以言語做出界定,絕非易事。

橫空牧野氣定神閑,饒有興緻的含笑聆聽,沒有絲毫不耐煩的神色。其雙腿微分昂然傲立的姿態,似可保持到宇宙的盡頭,本身已是渾然天成,充滿懾人的魅力。

龍鷹好整以暇的道:「於小弟而言,所謂一招,事實上是一個意念,到此意念完成,便作一招,所以由此意念引發的連串動作,均屬此招之內。」

橫空牧野鼓掌道:「精采精采。所以即使尚未動手,如意念被迫改變,也可作一招論。今次比武,純屬兄弟間的遊戲,龍鷹兄可否破例以拿手的兵器應戰?那可令本人能放手而為。」

龍鷹目光回到對手身上,對橫空牧野好感大増,因為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可能像昨天的決戰般,無所不用其極,只能在有限的空間。刀來劍往堂堂正正的見個真章。微笑道:「橫空兄給我甚麼兵器,小弟用甚麼兵器。」

堂內倏地靜下來,直至只余呼吸聲。

要知隨身兵器乃武者的命根,伴他們出生入死。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故此隨身兵器最為講究,務求盡善盡美。不同類型的兵器,有不同的性情特點,須透過長期的浸淫和掌握,始能得心應手,將兵器的效能發揮到淋漓盡致。刀有刀法,劍有劍招,即使拿手用刀的,若忽然要他改用另一把刀,功夫亦因未能熟習而大打折扣,遑論改用的是另一類型的兵器。龍鷹現在說的,等若不論何種武器,來到他手上均可成為拿手兵刃,如果屬實,可謂石破天驚,令人難以相信。

橫空牧野微一錯愕,雙目射出半信半疑的神色,心中不由湧起被輕視的不悅,不過他涵養極深,並不因而動氣,沉聲道:「好!好!林壯!借你的槍與龍鷹兄一用。」

一名大漢從異族美女團旁的另一席應聲站起來,雙手高舉一支長達七尺的長槍,使個手法,長槍離手,像風車般急轉著朝龍鷹左方平切而去,發出「嗤嗤」強烈的破風之聲。好鬥乃塞外戰士一貫的傳統,這叫林壯的塞外高手,亦因心中不服故意刁難,意圖讓「大言不慚」的龍鷹當場出醜。

小魔女旗下諸男全體喝采,皆因深切期望龍鷹這個「情場勁敵」尚未能與對手過招已在接收長槍上先栽個大跟頭,那這場比武打都不用打。

誰也曉得飛旋的槍注滿林壯的真氣,等若放手全力出招,無須任何保留,而旁觀者不論武功高低,根本看不清楚槍頭槍尾,見到的只是旋動的影子,如果是照面旋割而來,能避開已相當不錯,提也不用提須空手去接。

龍鷹的反應令所有人為他更是擔心,此子竟一眼不看旋至的長槍,目光依然緊鎖橫空牧野,嘴角逸出一絲笑意。

眨數眼的工夫,風車似的旋槍終抵龍鷹之旁,如果龍鷹不接收,長槍會於離他肩膀寸許處掠過,只從取位的精確度,可推知林壯是難得的高手。

龍鷹的左手動了,以迅疾無倫的手法,探進旋動的槍影里。

槍影倏地消去,變回七尺長槍,龍鷹左手握著槍子木杆尾端,變戲法般神奇。

人人不相信自己眼睛,一時乏聲以喝采叫好。

時間似在此刻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