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二十章決戰皇城(中)

第二十章決戰皇城(中)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2-11-21 10:32  字數:3334

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龍鷹從敵方的棍子上走過去,展開攻勢。如此奇招,確是想所未想,聽所未聽。

薛懷義當機立斷,放開從未試過在戰鬥中離手的鐵棍,任它落往地面,絲毫不理砸下來的椅子,矮身坐馬,一拳朝龍鷹胯下要害轟去。

任誰也知龍鷹贏了賭注,第二招即令薛懷義兵器離手,但犧牲的肯定是他的小命。

「砰!」

椅子在被擊中要害前,先一步砸中薛懷義,勁氣交擊下,化為漫空碎片。出乎料外,本該對堪稱當世橫練大家薛懷義毫無威脅力的木椅,像暴風摧殘嫩草般,把本穩如鐵塔般的薛懷義打得踉蹌橫跌開去,硬撞往他右旁的桌子,碰得椅裂桌翻,桌上的東西一股腦兒傾瀉地上,杯碎碟破,情景混亂,薛懷義還血流披臉,全賴伸手按地,方沒變成滾地葫蘆,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原來所謂外家橫練,是要練得皮膚肌肉堅硬如鐵石,能抵得住等閑拳腳刀槍,不過遇上有內家真氣的對手,則只能起輕微的阻擋作用,故被視為下乘功夫。

像薛懷義的內家橫練,練的是內家真氣,可勁隨意轉,從內而外應付敵人的攻擊,等若護體真氣,比之外家橫練,有天淵之別。

剛才由於薛懷義力求一舉斃敵,將體內近八成真氣全集中往攻向龍鷹下陰的一拳,抵擋龍鷹一擊的護勁只余兩成真氣,而在一般對敵的情況下。該是足夠有餘,豈知龍鷹貫滿椅子的真氣並非凡氣,而是超乎真氣來自魔種的奇異能量,立即破去他已嫌不足的護體真氣,純憑外家橫練硬挨一記,哪還不被打得東倒西歪,內腑受創。

早前胖公公密告龍鷹的正是他橫練氣功的虛實。令龍鷹對他了如指掌,反之薛懷義對龍鷹一無所知,在龍鷹一手營造出來的形勢下。吃了個大虧,丟盡臉子,激起凶性。進一步失去高手應有的冷靜,陣腳大亂。

龍鷹如影附形,左腳尖觸地,右足疾掃薛懷義耳鼓穴。

薛懷義使出渾身解數,憑按地的手撐得軀體離地,收縮伸張,撐出其中一腳迎擊龍鷹。

「砰!」

這次雙方均沒占絲毫便宜,龍鷹給送往屋樑,薛懷義終滾跌地上,當龍鷹回落實地。薛懷義借腰力彈起,雙目噴火的朝龍鷹殺去。

眾人看得怵目驚心,沒發出任何聲音,只余沉重的呼吸聲。

龍鷹先往後移,然後沖前。與薛懷義戰作一團,全是埋身搏擊的功夫,且是招招不顧己身,只避開要害,務以擊中對方為主的戰術。

薛懷義採取此一戰術是理所當然,因為他一向以這套名之為「玩命拳」的功夫名震洛陽。顧名思義,就是以命博命,憑著天生異稟和練至登峰造極的內家橫練,一旦敵人被逼至不得不和他打這種方式的硬仗,從沒有一人能在他手底下活命。

龍鷹卻似是主動和薛懷義如此拼過高低,以硬碰硬,你擊中我一拳時我回敬你一腳,場面火爆目眩,兩人均以高速進退閃躍,此來彼往,一時間沒人弄得清楚任何一方中了多少招,誰勝誰負。

薛懷義則是心中暗喜,因為龍鷹此刻打到他身上的勁道正不住減弱,大不如前,在這方面他是經驗豐富,儘管對手起始時氣勢如虹,但終在氣脈和挨揍上比不上自己,敗象已呈,只要加重壓力,龍鷹肯定挨不過十招。

場中眼力高明者,亦從速度和氣勁上看出採用這最不智戰術的龍鷹落在下風。

而事實確是如此,不過卻是龍鷹一手炮製。

胖公公指出要擊敗薛懷義,江湖上能辦到的肯定在二十人以上,但能殺他的不出寥寥數人,正因他這套以命博命的戰法。加上他須隱瞞袖裡的乾坤,為此多吃了最少四拳一腳。

驀地龍鷹踢出妙至毫顛的一腳,掃在對方股腿肉厚處,魔功迸發,薛懷義應腳橫跌,今次龍鷹是不求傷敵,但求脫身,接著往後疾退,猶如一道魅影般仰身穿窗,投往外面廣闊的空間去,登時惹得外面傳來潮水般起伏的驚嘩聲,可想見無緣登樓的觀戰者終於盼望到的那種興奮心情。

龍鷹的聲音傳回來道:「兀那假和尚,還不撿起爛鐵,下來和龍某再戰三百回合。」

薛懷義確起過撿棍之心,剛才雖佔上風,但得來不易,被龍鷹的能捱善攻打怕了,如能以鐵棍對龍鷹空手,當然有百利而無一害。只恨給龍鷹公開點破,他再厚顏無恥,也沒法在眾目睽睽之下撿起鐵棍。

下一刻他空手撲至窗旁,見在官署間廣闊的空地上,以千計的人正往四周呈圓形的退開去,以騰出空間讓兩人決鬥。

龍鷹剛好落在以人築成圓形空地的中央,離八方館足有百多步,背向他。

薛懷義心中獰笑,知龍鷹已是強弩之末,只要自己乘勝追擊,可取對方狗命。大喝下去道:「明年今夜此刻,就是小子你的忌辰!」

言罷躍往窗外去,食堂內的人一哄而上,擠到窗旁。

燈火映照中,龍鷹看著薛懷義躍離八方館的三樓,清楚明白時辰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對方。

翻離三樓的一刻,他確是傷勢頗重,但薛懷義的橫練真氣畢竟與先天真氣有別,只能傷他的肉身,魔種的元氣元神夷然無損。當他踏足實地,魔功已運轉九個周天,復元至十之**。

龍鷹動了,像一股龍捲風般轉動著飆移往薛懷義的落足點,令尚在凌空當兒的薛懷義生出無從入手的沮喪感覺。而令他大為震駭的,是依龍鷹的來勢,剛好於他足尖觸地前的一刻殺至。他的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