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十三章天之驕女(下)—牛刀小試(上)

第十三章天之驕女(下)—牛刀小試(上)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2-11-18 21:07  字數:3357

龍鷹欣然道:「我有個不情之請,待會他們送上門來時,由我一個收拾他們。」

眾人齊聲反對,群情洶湧。

令羽怕他弄不清楚情況,道:「這個小佛爺在神都有點名堂。師父是僧王法明四**駕弟子之一的羊舌冷。他本身頗有家底,在星津橋附近開了所佛堂,修的是歡喜禪,與張氏兄弟過從甚密,更怕來惹事者中雜了張氏兄弟的手下,否則明知我們人強馬壯,豈敢公然挑釁?」

龍鷹仍想說服他,小馬雙目放光的瞪著窗外的天津橋,忘情嚷道:「我的小魔女來哩!」

再沒人有興趣去理什麼大佛爺小佛爺,包括令羽在內,個個爭先恐後擁到廂房內的兩扇槅窗,往下望去。

龍鷹好奇心大起,透窗外望。

七、八騎出現天津橋上,催馬疾馳,逢車過車的朝酒樓的方向奔來。帶頭的一騎是個綵衣少女,長得俏秀無倫,奪人心魄。其他追在她馬後的,是六、七個一看便知是權貴子弟的年輕俊彥,怒馬鮮衣,意興飛揚,眾星拱月般轉眼隨小魔女消失在下方視線之外。

眾人返回座位,仍是情緒高漲。

令羽笑道:「鷹爺勿要怪我們,這小嬌娘確可迷死人,是國老狄仁傑的么女,艷壓全城,最愛找人比武,真敗在她手上的人為數不少,但假敗的肯定更多。」

小馬雙手抱胸,裝出心迷神醉的誇張表情,夢囈般道:「若能與她真箇銷魂,我甘願減壽十年。」

另一人笑道:「減一百年也不行。」

足音傳入耳內,其中一人足音特重,以掩蓋其他十多人的腳步聲。龍鷹微笑道:「小佛爺來哩!」

令羽驚異的瞥他一眼,因直至這刻才聽到足音。道:「引他們進來,不要闖出門外。」

眾御衛點頭答應,無不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反是龍鷹有少許緊張,因為這是他首次主動出擊。魔種絕不可以用任何武功或心法去形容,而是超乎任何武功的奇異力量和靈覺天機。沒有招式,沒有成法,不囿限於任何武器的運用。

據向雨田所說,只有把自己投身於生死立判的險境,不論單打獨鬥。又或以寡敵眾,始能晉入魔種的境界。伱的武器不單是本身的力量,而是整個的環境。那是人魔合一的戰術。在不斷的戰鬥下,魔種一點一滴的釋放出來,當魔種被催發至淋漓盡致,催魔成魔,那時人和魔種將無分彼我,謂之小成。

來人佇立門外。其他人散往兩旁。

令羽打個手勢,眾衛紛紛起立,散往廂房各戰略位置,準備如敵人殺入廂房,來個迎頭痛擊,能當上武曌御衛者,個個經千挑萬選、身經百戰,訓練有素,這種江湖硬仗。根本不放在心上。

只余龍鷹和令羽安坐原位。

一陣長笑聲在門外響起,然後笑聲倏止,重歸寂靜,仿似外面的人忽然消失了。

龍鷹雖仍看不到敵人,但對敵況卻是了如指掌,無有遺漏。全身經脈氣勁澎湃,不宣洩出來,會比大戰連場更辛苦。此際他心中再無絲毫顧慮,還興緻勃勃的希望能弄清楚現在的他厲害至何等程度。

一個鏗鏘含勁的聲音在門外不屑的道:「諸位御衛大哥有什麼好緊張的,我小佛爺只是慕名而來,向龍小弟請安問好,看他如何和我交朋友吧!」

廂房門終於打開。

一個身穿黃色袈裟,年輕英俊的和尚立在門外,雙手合十,雙目邪光閃爍,看都不看令羽,只狠盯龍鷹。

龍鷹啞言笑道:「我交朋友的方式,假和尚伱恐怕消受不起。」

話剛說完,他像一溜煙般離桌欺到小佛爺身前,在他旁邊的令羽也看不到他如何完成離椅、起立等連串動作。

小佛爺臉色微變,他恁是了得,往旁閃開,龍鷹想也不想的闖出門外。

令羽等大叫不好時,門外廊道的激戰早全面展開。

龍鷹終於身歷其境體會到魔種在戰鬥中的動人天地。就在他閃出房門,踏足長廊的一刻,位於他右方的小佛爺下面踢出一腳,取他小腿的位置。另一人從左邊攻來,一手做出欲攻未攻之狀,另一手揮拳抽擊他腰側。一敵閃往前方,意圖正面攔截,尚差少許始進入攻擊的位置。

一動無有不動,廊內的十三個敵人,無不因應形勢的變化,尋找加入戰圈的機會,但因受廊道的限制,致互相影響,互相阻礙,沒法掌握龍鷹的情況,形成威脅。

由於事情發生得太快,對方的武技又參差有別,有人便因欠缺默契產生碰撞,無法在剎那間發揮出以眾凌寡的威力,予龍鷹可乘之機。

龍鷹的感官靈覺全面提升,一層一層、重重迭迭的氣味進入他鼻腔,在腦海中形成氣味的地圖,令他特別注意的是來自小佛爺踢過來的一腳,帶著草藥的氣味,他直覺感到其中暗藏玄機,同時醒悟過來。

事實上他一直不明白因何小佛爺明知他是武曌的國賓,仍這般的欺上門來鬧事,理該給他個天作膽也不敢殺傷自己。關鍵就是他們根本沒殺他之意,只是要向他施毒,而這種毒只會損害他某方面的能力,破壞他和武曌的關係。

他皮膚的感覺也是非凡,幾可說即使失去視、聽、嗅的能力,仍然可以純憑皮膚感應到壓力的輕重、形態,分毫不差地把握敵人攻擊的位置、遠近和速度。

聽覺更不得了,敵人勁氣強弱,經脈內真氣運作的情況,體內一切變化,莫不收入他的靈耳內。

而魔種的異能則以氣勁的方式充盈奇正經脈,似是無有窮盡。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