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八章神都洛陽(下)—神池殺機(上)

第八章神都洛陽(下)—神池殺機(上)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2-11-18 21:07  字數:3406

洛陽最著名的景點是天津橋,其「天津曉月」為洛陽八景之首。橋南更為洛陽最熱鬧的肆市,兼之風景迷人,乃遊人必到之地。市內青樓林立,足令自命風流的騷人名士流連忘返。加上武曌剛遷徙關內雍、同等數十萬戶往洛陽,以充實洛陽的戶口,令人口超過百萬之眾,其況之盛,可以想見。

可惜龍鷹暫時無緣觀光,被送上馬車,車窗垂下簾幕,本該仍可隱約看到外面的風光,卻給左右護衛的騎兵阻隔視線。旋明白過來,武曌該收到太平公主先一步送往京城的報告,知悉刺客一事,故如此大陣仗。

唉!終於要面對世上最可怕的女人,自己這便宜邪帝會否三招兩式就給她收拾?兩帝相遇,自己遭殃居多。忽然想起向雨田,若這個「真邪帝」處於自己目下的處境,會怎麼辦。

車子緩緩減速,停下,門開,大將軍李多祚登車坐到他身旁,親切的道:「終於抵達端門,例行檢查後入皇城,直赴宮城。我看過機密報告,鷹小兄真的命大。俗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在小兄身上確是應驗如神。」

馬車再次起行。

龍鷹一頭霧水,道:「我有甚麼後福?」

這個年輕將領三十一、二的年紀,卻是位高權重。乍看他算不上好看,只是五官端正,可是由於體型彪悍,有及得上龍鷹的高度,兼之臉容清癯精明,雙目閃閃有神,愈看愈感渾身是勁,魅力非凡,故得武曌寵信,負起皇宮保安重責。能占上這個位置,他不單是武曌的心腹大將,且在大周軍系裡該是舉足輕重的人物。

尤得龍鷹好感者,是他態度親切,不打官腔,但如站在目下他與武曌的敵對立場,龍鷹靈銳的魔種感應到他內外功均臻化境,不會輸給那風過庭多少,屬江湖頂尖級的高手。武曌手下人才濟濟,難怪魔門一旦給掌握行藏後,兵敗如山倒。獨是此君便不易應付,想起「催魔。」不由手癢。

李多祚欣然道:「聖上召我去說話,千叮萬囑我須以上賓之禮接待,務令小兄賓至如歸。小兄得聖上如此重視,不是後福是甚麼?」

龍鷹心中苦笑道:「不是聖神嗎?」

李多祚壓低聲音道:「十二天前改的,今後我們一律尊稱聖上。」

龍鷹隨口問道:「覲見聖上須注意甚麼禮儀?」

李多祚訝道:「胖公公沒告訴你嗎?」

只此一句,知李多祚並不曉得他囚犯的身分,搖頭表示胖公公沒告訴他。

李多祚道:「一般臣民,初謁聖上須行三跪九叩之禮,小兄傷體初愈,此禮可免。」

龍鷹道:「大將軍現在領小弟去拜見聖上嗎?」

李多祚微笑道:「聖上對小兄的關懷無微不至,曉得小兄旅途辛苦,吩咐先讓小兄好好休息,黃昏後在上陽宮接見小兄。」

龍鷹大訝道:「那我們現在到何處去?」還以為武曌會迫不及待的見他,難道自己和胖公公表錯情,心裡不舒服起來,又心中好笑,自己該開心才對,這種心態真矛盾。好像以為拿的是重東西,拿上手才知是輕如無物般不是味兒。

李多祚道:「榮公公正在宮城南大門恭迎小兄,他自有安排,日後起居,由他打點照拂。」

龍鷹的頭皮開始發麻,如此待遇,是他入宮前沒想到的。

馬車進入宮城,遮窗的簾幕被掀起,現出午後陽光普照下殿宇群井然有序地巍峨矗立、懾人心魄的壯麗景象,看得龍鷹這初到貴境的鄉間小子目瞪口呆,嘆為觀止。

大將軍換上了年不過三十的太監頭目榮公公,此人長相不俗,口才了得,坐在龍鷹旁隨口介紹沿途殿宇名稱特色,妙語連珠,口若懸河。

榮公公道:「這座是萬象神宮,乃城內主宮,規模最大。宮城內殿、台、館共三十五所,大都面南坐北,高低相同,沿中線的神道展開,次序井然,錯落有致。」

龍鷹見殿堂相峙,樓台林立,吁出一口氣道:「真大!」

榮公公湊到他耳邊道:「初入宮時,我不時迷路。這裡已好一點,如果將你蒙著眼送到都城西面的神都苑,保證你沒一個時辰絕走不出來。我們最愛玩這個遊戲。」

龍鷹心忖這是個皇宮中人的獨有遊戲,換過他的小石屋,蒙著眼都可以輕易找到出口。指著東面城牆後建築物露出的方頂,奇道:「那是甚麼地方?這麼古怪。」

榮公公神氣道:「那是含嘉倉城,東牆四里一百九十七步,南北各一里二百三十步,南與東宮相接,城內糧窖四百三十六座。龍先生感到奇怪,是因倉窖成倒梯形,口大底小,若所有倉子全部儲滿,可納糧六百萬石,是全國最大的糧倉。」

龍鷹心中喚娘,只是含嘉倉的儲糧,足供神都吃上幾年。若以剛才護送自己來此的羽林軍作標準,兵精糧足當之無愧,難怪武曌登基前的數起叛亂,都被她派軍迅速蕩平。暗嘆一口氣,自己本如虹的鬥志,已被大周皇朝景象萬千的氣魄大幅削弱,非常不妙。

忍不住探頭出去,吸一口深冬清寒的長風,瞥見前方湖光樹色,景緻極美,迎風嚷道:「竟有這麼的好地方?」

榮公公欣然道:「那是宮城內最美麗的處所,賜名神池,池中有兩洲,東洲有登春閣,西洲的麗綺閣,正是聖上指定龍先生安駕的行所。」

在前八騎開路,馬車載著新一代邪帝龍鷹不住深進宮城,一切是那麼不似真實,如夢如幻,實在和幻景再沒有明顯的分界。

馬車越過長達二百步的麗綺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