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日月當空 >第六章超級刺客(中)

第六章超級刺客(中) (1/2)

小說名稱《日月當空》 作者:黃易  更新時間:2012-11-18 21:07  字數:3433

龍鷹再失聲道:「甚麼?」

來俊臣尷尬道:「是胖公公提議的,就是對兩隻腳趾頭施行『夾裂』之刑,公主本不同意,胖公公指出落刑可輕手一點,脫甲但不斷骨,事後再由他以上等傷葯治療,保證到洛陽時可以用兩條腿走路。」

龍鷹本聽到毛骨悚然,心念一轉,胖公公理該曉得他可憑魔種迅速痊癒,要求這麼向他用刑,自該與逃生大計有關。暗嘆一口氣,斷然道:「快手些,老子還要睡覺。」

今次輪到來俊臣失聲道:「睡覺?」

龍鷹尚未有機會答他,危險的感覺疾涌心頭,不旋踵三聲慘呼接連在屋外遠處傳來。來俊臣大吃一驚,彈將起來。

悶哼慘嘶之聲爆竹般響起,最後一聲已移至門外近處,還聽到來俊臣守在門外的手下們吆喝拔刀抽劍的聲音。可見來襲者駭人的速度和沒有人是一合之將的驚人身手。

來俊臣拔劍撲往屋門,龍鷹則離床著地,魔種的奇異能量貫注全身,感官的靈銳攀上巔峰狀態,只恨運勁無門,有力難施。畢竟魔種仍是在結魔的初步階段。

此時鐘鳴聲震天響起,但已遲了數步。

「轟!」

大門爆成漫室碎片,一個黑影像穿進一片薄紙般的破門而入,燈火倏滅,來俊臣狂喝一聲,劍化數十寒芒,朝這個可怕至極的刺客灑去,功力十足,可見他在武技上下過的工夫絕不少於刑術方面。

換過一般好手,看到的只會是迅如鬼魅的身影,落在龍鷹的魔目里,清楚掌握到刺客的形相體態,黑暗影響不了他分毫。

刺客竟是個千嬌百媚的年輕女子,純以空手克敵,一身夜行勁服,體型優美曼妙,進攻閃躍,動作總是那麼完美無瑕。沒有以布罩一類東西掩去花容,卻在面上塗了十多道寸許闊的深黑靛彩,看似隨便,但不單掩蓋了面目,還有種難以言喻的美化作用,強調了瓜子面型動人心魄的線條美。此時她一雙秀眸滿盈殺機,轉動流盼,勝比深黑夜空最亮麗的星辰。

來俊臣朝她疾刺的十多劍,在她奇異的晃動下全告落空,她像變成幻影,下一刻游至來不及回劍的來俊臣旁,香肩輕碰來俊臣肩頭,看似該沒甚麼作用,來俊臣竟被撞得踉蹌橫跌,「砰」的一聲碰往右邊牆壁處,噴出一口鮮血,潰不成軍。以他的武功,只能稍延遲她的進侵。

女刺客一個轉身,撮指成刀,旋風般接近來俊臣,往來俊臣頸項疾劈,如給劈中,這酷吏頭子肯定立赴地府。

龍鷹想也不想來俊臣這個滿手血腥、孽債纏身的酷吏該不該救,魔種發動,箭矢般朝刺客飆移,雙拳轟擊,可惜速度是魔種級的,力度則屬普通人,逃生是綽有餘裕,攻敵則為送死,完全未能配合。

那刺客雙目掠過大惑不解的訝異神色,放過再沒有反擊之力的來俊臣,一來她是以龍鷹為目標,二來她該看出如讓龍鷹以這樣的速度閃躲,她要殺他怕未必可在短時間內辦到,見他不自量力送上門來,豈肯錯過。

密集的破風聲自遠而近,顯示公主一方大批高手趕至。

不見她如何動作,下一刻她**的從龍鷹兩手間的窄小空檔欺入龍鷹懷裡,龍鷹立覺清香盈鼻,曉得做了鬼都忘不掉她醉人的體香時,女刺客一肘硬撞他心窩,骨折聲起,龍鷹心脈斷裂,被重創至大羅金仙都要回天乏力,斷線風箏般拋擲往後方牆壁,再反彈前仆。

於失去生命和意識前,隱約見到胖公公沖門直入,往女刺客狂攻,後面跟來太平公主和丘將軍。

「砰!」

龍鷹直仆著地,再沒有任何活人的知覺。

「醒來啦!醒來啦!」

另一年輕女子聲音興奮嚷道:「我立即去稟告殿下。」

龍鷹回復意識,第一個念頭是「我還未死」,第二個念頭是「我終遇上另一個可與太平公主相比的絕色。」接著感到大船在水上航行微僅可察的隨浪起伏,下一刻是整個環境在腦袋裡變得無比清晰,乃至於船外艷陽的熱力,這是從未有之的感受,至此刻他仍欠張開眼睛的力量。

腳步聲自遠而來,龍鷹清楚掌握到胖公公和太平公主的足音,守門的兵衛推開房門,房內該是婢女的年輕女子,下跪施禮。

兩人來到床前,龍鷹聽到他們心跳的聲音,幾乎可從其中辨別他們的心情和狀態。婢女退往門外。

他終於睜目。

映入眼帘是一臉關切神色,秀目含愁,太平公主艷麗的玉容。

立在她旁的胖公公向他眨眨眼睛,一副如釋重負的神態,可知他為自己擔憂了好一陣子。際此一刻,他清楚和胖公公間建立起別人一輩子沒法達致互信互愛的關係,仿似胖公公是他世上唯一至親,關係微妙奇異。

太平公主故作冷淡道:「小子你真命大!」

龍鷹直覺她正克制著芳心深處某種與現下表現出來截然不同的情緒。

胖公公頻打眼色,龍鷹毫無困難的明其心會其意,知他想支開公主,好和他說話。時間這般緊迫嗎?嘆道:「這是甚麼地方?」

胖公公知機答道:「你正在公主的坐駕舟上,沿大運河北上,兩個時辰內可抵達神都。」

龍鷹駭然道:「我昏迷了多久?」

太平公主苦澀地道:「到今天足有四十九天。你不知自己那晚多麼嚇人,眼耳口鼻全是血,胸口瘀黑腫脹。我們為你在那裡逗留十多天,到你好點始北上揚州。」

稍頓續道:「你該多謝公公,全賴他悉心治理,且是一手包辦,還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