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下無敵 >第86章 幕後主使

第86章 幕後主使 (1/2)

小說名稱《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更新時間:2017-12-19 13:53  字數:3685

郝帥瞧見這黑煙如利箭襲來,離到近前,他甚至可以看清對方幻化而出的猙獰人形面孔,他手掌心當中扣著的符籙剎那間燃燒起來,這符文燃燒的瞬間,上面畫著的條紋便散發出強烈的金光,這金光飄散在空中形成一張光影金網,將黑煙結結實實的擋在了跟前。

黑煙剛與這金網一接觸立刻發出慘烈的嚎叫聲,聲音在冷寂黑暗的夜晚顯得格外凄厲。

「這不可能!」黑煙驚恐憤怒的想要往後退,但金網立刻如同一張大手將它緊緊包裹其中,緊接著黑煙想要向四面八方散開逃走,金網立刻又幻化成一個巨大的水泡,將黑煙籠罩在當中,任憑它左沖右撞都無法突破金網的包圍。

郝帥眼見這氣勢洶洶的惡靈轉眼間在符籙金網下變成了一條落網之魚,每次衝撞金網的時候便會發出如同烈焰灼烤的滋滋聲和它發出的慘嚎聲,他忍不住笑了起來:「知道小爺我的厲害了吧!」

黑煙慘嚎道:「你到底是什麼人!這是什麼法術!」

姚夢枕冷笑道:「虧你之前還胡吹大氣,連大名鼎鼎的天師降魔符都不認得。」

黑煙驚怒交加的嘶吼道:「張天師,我日你祖宗!五百年前你為難我,現在你冤魂不散還來糾纏我!」

姚夢枕和郝帥聽了哈哈大笑,也不知道到底誰是冤魂不散?

郝帥笑道:「別掙扎了,老實交代,你到底是個什麼玩意!為什麼要在這裡為非作歹!」

這黑煙掙扎了一陣,如同落網野獸,掙扎了一陣弄得自己渾身傷痕纍纍,不斷有被灼燒的白煙飄散出去後,它才消停了下來,幻化出一張憤怒怨恨的面孔死死的盯著郝帥,它咬牙切齒恨恨的說道:「小娃兒,招子放亮點,老子才不是什麼玩意!」

郝帥拍手大笑:「是是,你不是什麼玩意!」姚夢枕也掩嘴而笑:「籠中之鳥,網中之魚還這麼囂張?」

黑煙狂怒向前猛的一衝,一下將金網沖得劇烈變形,形成一個尖銳的突起,那猙獰恐怖的面孔幾乎要突到郝帥跟前不到一米的地方,金網被拉扯得幾乎要透明不可見。

郝帥猛的一驚,剛要反擊,便見這黑煙發出一陣強烈的白煙,整個身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灼燒得迅速縮小,這惡靈慘叫一聲,如同下山巨石,勢不可擋的翻滾了回去,再一次被金網籠罩得結結實實,只是這一次它徹底的消停了,被金網籠罩在其中不再動彈,整個規模看起來都小了兩圈,氣焰也頓時消散了下去。

郝帥笑道:「現在老實了吧?快回答問題,要不然小爺我一會超度你投胎!」

這黑煙雖然受到重創,但它依舊是煮熟的鴨子,肉爛嘴不爛,他冷笑道:「小子,別以為能放個天師降魔符你就厲害了!」

郝帥和姚夢枕互相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都聽出了背後的潛台詞。

郝帥追問道:「你什麼意思?難道你背後還有人主使你這麼做?」

黑煙頓時一滯,他冷笑道:「你知道就好,老子勸你乖乖把你大爺給放了,要不然,哼,小心到時候你形神俱滅,屍骨無存!」

郝帥見識也不算少了,已成落網之魚還這麼囂張的,他倒是頭一回看到,他怒笑道:「哦?我倒是想見識見識!不過,你是可能見識不到了,因為你現在就要形神俱滅,屍骨無存!哦,不對,抱歉,我說錯了,你這是陽神出竅,我滅的只是你的神魂,想來你那肉身是可以保存下來的,只是希望你藏得夠好,別回頭讓這荒郊野嶺的野狗給吃了,那可就悲劇了。」

黑煙惱怒道:「伶牙俐齒的小子!你年紀小小,修行不易,別讓你的一朝道行毀於一旦!」

郝帥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他舉了舉手,五指微微收攏,金網頓時往裡收縮,勒得黑煙吱吱作響,發出一陣陣慘嚎。

「住手!」黑煙慘叫一聲,咆哮了起來。

郝帥手上動作一停,似笑非笑的看著黑煙,道:「說吧!」

黑煙停頓了一會,似乎曾經驕傲的自尊依舊在折磨著他,讓他開不了口,但畢竟形勢比人強,過了一會,他不甘心的沉聲說道:「老子……」

郝帥手指猛的一收,黑煙立刻又慘叫了起來,他憤怒咆哮道:「老子都願意說了,小子你他媽的還想怎樣!」

郝帥冷笑道:「落網之魚就應該有落網之魚的樣子!你一口一個老子的,跟誰說話呢?」

黑煙怒極,那憤怒的面孔扭曲變化,如果可以,他下一秒鐘可以將郝帥生吞活剝!

過了一會,黑煙忍氣吞聲道:「我是周玄武,江湖人稱天通真人,是……」

姚夢枕毫不客氣的打斷道:「沒問你這個!我們問的是,你為什麼要在這裡為非作歹!聽你說你是從封印中逃出來,那既然逃出來,為何不隱忍躲藏,反而要干這些事情,惹來殺身大禍?」

周玄武頓時沉默了起來,過了一會他忽然桀桀笑了起來:「你們真的想知道?」

姚夢枕點了點頭:「快說!是不是跟刑天、蚩尤有什麼關係!」

周玄武一愣,他哈哈大笑道:「上古魔神也要現世了么?有趣,真是有趣!」

郝帥怒道:「關你屁事,回答問題!」

周玄武冷笑道:「難怪老……我能被放出來,看來劫難又要到了!」

郝帥心中一動:「你什麼意思?」

姚夢枕也立刻追問道:「你都知道什麼!」

周玄武聞言一滯,他嘿嘿笑了起來道:「看來,我雖然淪為落網之魚,但你們呢?跟我相比,只是籠子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