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龍血戰神 >第19章奇怪禁制

第19章奇怪禁制 (1/2)

小說名稱《龍血戰神》 作者:風青陽  更新時間:2012-11-01 16:07  字數:3779

「蒼龍印……」

坐在自家閣樓的床上,龍辰將《龍印》秘籍,來來去去翻閱了幾十遍,直到有些睏乏,龍辰才把《龍印》放在床沿上。

「因為是高等功法,楊家修習的人少,所以給我的這龍印,看這羊皮紙古老的材質,應該就是秘籍的原本,但是老爹說這秘籍上有秘密,有我成為龍武者的關鍵,但為什麼我卻找不到?」

龍辰在床上躺了下去,出神看著窗外。

「什麼破東西,不就是幾張羊皮紙么?又能有什麼秘密?楊家這麼多人看過這秘籍,要是有早就被發現了……」

龍辰有些沮喪。

「不對!」龍辰興奮地從床上坐起來。

「正因為秘密不容易找到,所以楊家這麼多人才沒有發現,而老爹既然讓我得到這秘籍,想必我再努力一番,自然就可以知道這其中到底有什麼!」

重新拿起龍印,看著那一行行娟秀的字跡,龍辰一個字一個字的看過去,就連一些頁面的邊邊角角,他也仔細查探,但是最終仍然一無所獲。

「我現在已經是龍脈境第五重,不過有大成的星辰戰體,一般的龍脈境第六重都不是我對手,再加上這龍印,我能爆發出更強的戰鬥力,可惜星辰戰體是黃階中等的功法,再面臨龍脈境第七重以上的高手,我就再沒有優勢了……」

「狩獵大會即將開始,那白世紀恨我入骨,我若是在此之前找不到什麼解決的方法,那我肯定屍骨無存,更不用說要闖出一片天地!」

想到已經是龍脈境第七重的白世紀等人,龍辰的眉頭深深皺了起來。

他對自己實力的估量最清楚,面對龍脈境第六重,他說不定可以輕易取勝,但是若是龍脈境第七重,那就沒什麼希望了。

龍脈境一共分為九境,前六個級別所衝破的龍脈,都被稱為小龍脈,小龍脈並非有多粗壯,長度也不夠,所以爆發真氣有限。

而龍脈境第六重到龍脈境第七重,就是一個分水嶺,第七重以上分別要衝破的龍脈被稱為人龍脈、地龍脈和天龍脈,每條龍脈的粗壯程度和長度都是小龍脈一倍以上,天龍脈更是在體內曲折迂迴,長度幾乎是所有龍脈相加!

所以龍辰知道,這龍脈境,是越到最後就越難修鍊,這也是龍脈境第九重的高手如此稀少的原因!

而龍辰和龍脈境第七重的白世紀等人最大的區別,就是這人龍脈,衝擊人龍脈所需要的真氣,是龍脈境第六重的十倍以上,所以白世紀的實力,單論真氣,就比龍辰要強上二三十倍了。

「不過……」

龍辰眼睛中爆發出一陣冷光,暗道:「白世紀是白展雄的兒子,是他的兒子的話,老子一定要強過他,才能讓那個女人徹底認識到,到底誰才是廢物,誰才不學無術!」

雖然這樣說,但是心裡還是有沉甸甸的壓力,至少目前來說,他對手上的龍印沒有任何的辦法,如果這十幾天的時間就這樣渾渾噩噩過去的話,那麼說不定他一生都會渾渾噩噩!

「龍武者,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老爹竟然說它是消失已久的傳說?我只聽聞過神奇無比的獸武者和兵武者,卻沒有聽說過這龍武者……」

「不過,老爹和靈曦多說,這一片無比廣闊的世界被稱為龍祭大陸,而相傳我們人族也是通天徹地的遠古神龍後裔,想必這龍武者,與遠古那些神話中的龍,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在家族大會上,靈曦那次出手,估計是力量消耗殆盡,所以三天的時間過去,她竟然都還沒有醒過來,龍辰心裡有些擔心,暗道:「這丫頭該不會就這樣去了吧?想來這出手對她的消耗非常大,她已經救過我兩次,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不過我說過要保護她,以後有什麼事,絕對不能讓她出手!」

他再看向手中的龍印。

「老爹只要我得到這秘籍,卻沒告訴我怎麼發現這秘籍的秘密,這還得靠我自己努力啊,不過若是有靈曦在就好了,這小丫頭的身份神秘,想來後台極大,而且見多識廣,想必能為我解答這問題。」

龍辰嘆了一口氣,躺在床上,將龍印蓋在自己的臉上。

「怎麼回事?」

龍辰發現,剛才他把龍印貼向自己腦袋的時候,發現識海中那一直沒有動靜的神秘龍玉,忽然震動了一下,不過卻沒有其他動靜了。

這時候,忽然一聲細小的聲音在龍辰耳邊輕輕響起,那聲音的主人,卻是如此的虛弱。

「這本秘籍上,好像有個禁制……」

說話的人,正是靈曦,現在靈曦劍化成耳釘大小頂在龍辰的耳朵上,即使是她很小的聲音,龍辰都能夠聽見。

聽到靈曦的聲音,龍辰這幾天擔憂的心終於緩和了一些,不過靈曦依然聲音虛弱,他知道靈曦肯定還沒有恢復過來,便急道:「小曦,你現在情況怎麼樣了?這次都怪我衝動,我發誓,以後絕對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而且你出手一次就虛弱成這樣……」

「沒關係的……」靈曦打斷道。

龍辰有些感動,但是還是咬咬牙,道:「什麼沒關係?你給老子記清楚了,以後我的事少出手,若我因為魯莽被人殺了,那也是我該死,但是如果你因我而死,我龍辰就會自責一輩子,那老子還不如死了算了!」

「你現在和我說說,到底是什麼情況。」

龍辰有些發怒,靈曦也有些噤若寒蟬了,乖巧道:「我肉體已經消失,現在周圍都是一片黑暗,而我現在的神志,完全由我以前靈魂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