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龍血戰神 >第10章荒蕪獸域

第10章荒蕪獸域 (1/2)

小說名稱《龍血戰神》 作者:風青陽  更新時間:2012-11-01 16:07  字數:3678

「那一道冷光,說不定是什麼神兵利器,這白世勛的表情,分明是見到了寶物。」

白世勛跟著那一道冷光狂跑,龍辰現在出了白楊鎮,正好跟了上去。他星辰戰體小成,在這漫天星光之下,更為強悍,不消耗真氣,就能穩穩的跟上白世勛的腳步。

天空中那一道冷光越行越暗,隱隱約約有些搖晃,龍辰隱約能看到是一把劍。能這樣自身飛行的劍,他聞所未聞,所以才能肯定會是寶物。

雖然搖晃,但是仍然堅持了半個時辰,這裡離白楊鎮的距離已經很遠,龍辰這個時候,完全不用擔心楊雲天追上來。

「這小子膽子也大,竟然敢離白楊鎮如此之遠。」

在跟蹤的過程中,龍辰用一塊黑布將自己的面目蒙起來。一般人很難會聯想到他會是龍辰,這就達到了他的目的。

「拼盡全力,也只能有這種速度,現在還氣喘吁吁,這白世勛,最多是龍脈境第三重,與我相當,但是我有隕星拳和星辰戰體。」

衝進一片樹林,那道劍光才東倒西歪,急速向下,插在地上。

白世勛這才衝進樹林,眼看著劍光就在眼前,他終於鬆了一口氣,死狗一樣蹲著喘氣,不過看著前方的劍刃,眼神流露出灼熱的光芒。

「這寶劍能自我飛行,定然是超級寶物,我若將之得到,就算要上交家族,也能得到無數好處!」

想到美好的未來,白世勛開懷大笑,但是猛然間,竟發現前方站著一個蒙面人,頓時他大驚失色,大聲恐嚇道:「你……你是誰?你要幹什麼?」

普通的龍脈境第三重,龍辰的速度快上他數倍,在白世勛眼中,龍辰身影一閃,就消失在他眼前,下一個呼吸時間,一記重擊就將他打倒在地,那巨大的力量,直接打落了他幾顆牙齒。

看到蒙面人冷冷站在自己眼前,白世勛頓時哭了。

「前輩,我……我也是無意中看見這寶劍,你既然想要,那就給你好了……你別殺我呀,別殺我……我給你做牛做馬都可以……」

龍辰笑了笑,道:「你說的是真的么?不過,我得到了這寶劍,難免又害怕走漏風聲,所以還是殺你滅口為好。」

白世勛頓時慘嚎道:「不要殺我啊,前……前輩,我沒看到你樣貌,根本不認識你,又何來走漏風聲?」

「也對。」

龍辰笑了笑,他將白世勛提著脖子抬起來,嘖嘖看著他,道:「你這傢伙細皮嫩肉,看來你老爹也長得玉樹臨風,不過我這輩子最看不得的就是男人比我帥,所以……」

聽到龍辰的話,白世勛頓時急壞了,掙扎道:「前輩,你別毀我容,你要什麼,我爹都可以給你啊……我爺爺是白楊鎮白家的家主,你……你認識他老人家,就饒了我吧?」

「胡說,我怎麼會毀你容呢?」

龍辰聲音越來越冷,他暗暗摸出匕首,呼的一聲刺進對方胯下,絞動一番,白世勛頓時發出一聲慘嚎,用近乎絕望的眼光看著龍辰,然後痛暈了過去。

龍辰將他丟在地上。

「我沒毀你容,只是讓你變成不是男人而已。白世勛,當初若不是我機靈,恐怕今天就是我不是男人了,一報還一報,這只是因果循環而已……」

他回頭看向那把劍。

這是一把通體黑色的劍,和通常劍不同的是,此劍劍身極窄,僅有兩指寬,劍長七十厘米,劍身乃鐵質,此時已然銹跡斑斑,看起來隨時都能斷掉。

龍辰苦笑道:「追了這麼久,沒想到是一把廢劍。」

他走了過去,看著劍柄,伸手握住。

突然間彷彿有一少女發出一聲驚叫,那鐵劍上竟然傳來龍辰完全無法抵抗的力道,將他往上扯,他睜眼一看,頓時嚇得臉色發青,因為這鐵劍重新飛了起來,而他卻已經被帶到了高空之上。

這次鐵劍的飛行速度是之前的十倍,也要高上不少,下方的樹林變成小小的一塊,龍辰頓時瞪目結舌,慘叫道:「我若是摔下去,必然粉身碎骨!」

想到這裡,他連忙雙手握住劍柄,甚至整個人都抱了上去,死抓著那鐵劍不放,但是那鐵劍竟然胡亂甩動,看起來應該是想把龍辰甩下去。

「這鐵劍竟然有靈性,果然是重寶,不過我若是被甩下去肯定一命嗚呼,無福享受了。」

一人一劍,在天空中飛速的飛馳而過。

龍辰死命抱著劍身,雖然鐵劍手段層出不窮,但是依然沒有成功甩掉他,為了保命,龍辰可是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

突然,劍中再次傳來一陣少女憤怒的聲音。

「你這登徒子,竟然抱著人家不放,快快給我放開,不然我必不讓你好過!」

龍辰嚇了一跳,因為這聲音分明就是這劍發出的,竟然被一把劍罵成登徒子,龍辰有一種想要吐血的衝動。

這把劍,是女的?

「聽到沒有?快快放手,不然我真不會放過你啊。」

再次傳來聲音,鐵劍的擺動也更加大了。

龍辰連忙道:「姑……姑娘,我也想放手啊,但是你飛得這麼高,我一放手可不就粉身碎骨了嗎?」

此話說出,那鐵劍這才停止擺動,她迷糊道:「是么?啊,不好意思我忘記了,我這就下去,但是你得答應下去後你就放手,那個……男女授受不親。」

龍辰暗道:「我知道男女授受不親,但是你丫是一把劍,有什麼便宜可占?」

不過嘴上卻連忙道:「那是自然,姑娘千金之軀,我貿然冒犯,真是不好意思。」

「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