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龍血戰神 >第9章重寶!

第9章重寶! (1/2)

小說名稱《龍血戰神》 作者:風青陽  更新時間:2012-11-01 16:07  字數:4069

大堂上僅有兩人,楊家老二楊雲天坐在側方位置,而居中的是一個仙風道骨,眉骨清朗的中年男子。

這是楊家老祖的大兒子,龍辰的大伯楊青玄。

龍辰踏入大堂,目光正好對上楊青玄。

「這楊青玄面目和善,不過眼神流轉之間神光涌動,顯然是修為極深的高手,比之旁邊的楊雲天修為高了不止一籌。」

龍辰修為拔長,眼光也提升了不少。

楊青玄看向龍辰,道:「你便是楊辰吧,自小就一個人跑到外面去,我也沒看到你幾次,卻不想一下就長這麼大了。」

「楊青玄並沒有一來就對我進行責罰,看來有戲。」

龍辰心裡暗暗想著,他的人生信條就是大丈夫能屈能伸,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現在打了楊雲天的兒子,有些理虧,所以便按規矩向兩人行禮,道:「侄兒……楊辰見過大伯,二伯。」

他已經答應父親改姓,但是目前還沒有實力在楊家光明正大說出,所以只能用這權宜之計。

「確實已經到了龍脈境第三重的境界,不過看你肉體精湛,想來還學過一門煉體絕學,這些年看來你也在暗中努力,才有這番成就。假日時日,趕上靈青靈月他們,或許也有可能。」

龍辰連說不敢。

「這傢伙不提及打人之事,和我聊家常做什麼,倒是這楊雲天,看我的眼神卻是恨不得殺了我啊。」

這時候,楊雲天底呼一聲:「大哥!」

聽到楊雲天的提醒,楊青玄笑了笑,然後道:「你確實是個好苗子,但是同族兄弟自相搏鬥,委實不對。聽說你還下了重手……」

龍辰連忙道:「大伯,爭鬥之時,拳腳無眼,以我的實力,想要將攻擊收發自如,那是根本沒有可能的事情,所以傷到他,也非出自我本心。」

被龍辰打斷,楊青玄乾脆不說話,這時楊雲天冷聲道:「並非出自本心?我怎麼聽說你是要把戰兒往死了打啊,小小年紀就這番心狠手辣,將來那還了得,今日若不讓你長長記性,他日你還不鬧翻天?」

楊雲天乾脆站了起來,一步步朝著龍辰走來,一身雄渾的修為壓在龍辰身上,幾乎要將他壓倒在地。

龍辰一聲不吭,苦苦堅持。

他知道,若是這楊雲天要殺他,恐怕只需隨手一招。

這時,門外傳來一個女聲。

「二哥,把他交給我,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龍辰身上一松,才能緩口氣,不過還是後怕不已。

他知道身後的人是誰,楊雪晴。

楊雪晴這些年對待龍辰的態度,眾所周知,龍辰落在她手上,恐怕不好過。

楊雲天想到這一點,便笑道:「三妹儘管將他領去。不過小輩之間打鬧,也算小事,三妹稍微教導一下他就可以了。」

說罷,就離開這裡。

楊青玄看沒自己什麼事,也笑著站起身走人,臨走之前,他湊到楊雪晴耳邊道:「不到五天,竟然跨級練成隕星拳,他的天賦,爹可能會欣賞,你自己看著辦吧……」

楊雪晴怔了怔,等楊青玄走後,她才走到龍辰跟前。

楊青玄的話,龍辰也聽到了,他很期待楊雪晴震驚的表情,不過可惜的是這個女人依然一臉冰霜。

「也對,今天打敗楊戰這個程度,還不能讓她對我另眼相看。」

龍辰心中仍然充滿鬥志,他無所謂道:「要殺要刮悉聽尊便,若是不殺趕緊開口,老子沒時間在這裡瞎混。」

楊雪晴秀眉一皺,冷冷道:「有了些小能耐,口氣硬了不少,和當年那廢物一模一樣,曇花一現的天才,我見過不少,就你們父子才會將自己當成人物,可笑至極!」

龍辰眼中閃過一道殺意。

他強行忍下。

「若是沒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說罷,繞過楊雪晴。走到門口的時候,楊雪晴突然道:「一個月後,我與白家老三白展雄成婚,至於你,我不希望明天開始你還在白楊鎮,否則就別怪我不講情面。」

聽到這個消息,龍辰一點都不意外。

不過連他修鍊得如此強韌的心臟,此時也忍不住滴血。天底下沒有一對母子,竟然會面臨這樣的場面。

龍辰回歸頭,冷冷看著她,道:「別怪我沒有告訴你,表面上翩翩君子的白展雄,其實並不是什麼好東西,我曾親眼看見他仗著實力高強擄走幾個不到十六歲的女子,然後賣給一些不明人物……」

說出這個心中藏了很久不敢透露的秘密,龍辰原本以為她會看重,但是沒想到楊雪晴看她的目光卻越來越冷厲,龍辰講到最後,她直接打斷龍辰的話,冷笑道:「楊辰,你能有打敗楊戰的實力,才讓我稍微有些看得起你,還以為你今天開始能夠拋棄惡習,重新做人,我心裡也為你而高興,但是沒想到你竟然讓我如此失望。」

「我知道你不願我再嫁,但是你也用不著污衊白大哥的為人,還編造出如此可笑的罪狀,我與白大哥青梅竹馬,若不是你父親出現,我早就是他的人了,我對他的了解,比你強上一萬倍,你這種可笑的謊言,也想來迷惑我么?」

龍辰怔了怔,看著眼前女人一臉的失望和蔑視,他漸漸握緊拳頭,只覺得一股血氣湧上頭,一頭野獸,在他心中瘋狂的咆哮!

「是么?你親生兒子的話,竟然如此不管用么?」

龍辰死死的盯著她,一字一頓的說出這些。

楊雪晴沉默了片刻,然後才道:「你這些年做過的事,不學無術,欺男霸女,每一件事我都了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