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龍血戰神 >第1章龍形玉佩

第1章龍形玉佩 (1/2)

小說名稱《龍血戰神》 作者:風青陽  更新時間:2012-11-01 16:07  字數:3529

「小妞,給大爺樂一個,要不大爺給你樂一個也成!」

「什麼不依,看大爺拿銀票扇你!」

在白楊鎮,翡翠玉樓二樓一間雅房內,楊辰雙腿上,各坐著一個嬌媚的女子。此時楊辰正收回一隻覆在女子挺翹臀部的手掌,甩出幾張銀票,砸在桌上,得意笑起來。

兩個青樓女子一見這銀票,頓時雙眼放光,連忙爭著把胸口一片雪白,往楊辰手臂上蹭,嬌笑道:「楊爺,您出手真是大方,今夜我們姐妹……」

就在這時,房門突然被撞開,一個小廝擠到少年旁邊,不顧滿頭大汗,俯在貴公子耳邊道:「辰少爺,三老姑爺去……去世了。」

楊辰怔住了,良久緩過勁來,淡淡道:「小黃,看在你這些年,對我忠心耿耿的份上,今晚這兩個漂亮的姑娘就賞你了,我先走一步。」

小黃一驚,然後幸福得差不多要暈過去。

走到大街上,楊辰暗道:「死鬼老爹雖然醉生夢死,勝我十倍,但是年不到四十,看著也能再活十年,今個兒怎麼翹辮子了?」

腳步加快,很快就回到了楊家。

白楊鎮有兩大霸主,分別是白家和楊家。楊家佔據白楊鎮近半資源,是名副其實的土皇帝。

一般生於這樣的世家,是人生大幸。不過對楊辰來說卻不是如此。

楊家老祖年輕時天賦縱橫,修為深不可測,在白楊鎮建下了赫赫基業,並且開枝散葉,生下子女無數,成就楊家大族。

楊辰的老娘即是老祖之女,排行第三,天賦超然,白楊鎮無人不識。不過楊辰老爹卻是個入贅的角色,年輕時候如何風騷楊辰不知道,自懂事開始,老爹終日飲酒,渾渾噩噩,孤單一人被遺棄在簡陋茅廬中,混吃等死。

老子廢物兒子也跟著倒霉,楊辰在這個大家族中就是個可有可無的角色,遭人冷眼不說,他老娘也當沒生過這個兒子,於是他從小自由,生性不拘,憑著身上綁有的楊家光環,在外混吃混喝,欺男霸女,小日子一直都過得不錯。

不顧那些守門衛士的冷眼,楊辰從側門進入楊家。

楊家大院樓亭林立,花草秀麗,顯示著大家族的優雅與底蘊。

沒走幾步,對面就走來兩個人,先行的是一個身穿白色錦衣,身材高大,面容冷峻的青年男子,正是楊辰二伯的大兒子,他的堂哥楊戰。

楊戰身後跟著的,是他一個遠方表弟,名為陳六,尖嘴猴腮,腰弓著,對著楊戰一臉諂媚。

走到楊辰跟前的時候,楊戰突然攔住楊辰去路。

「聽說你那廢物老爹完蛋了?」

楊戰揶揄看著楊辰,臉上滿是嘲諷之色。

楊戰在白楊鎮的名聲不弱,年方十七就已經衝破了四條龍脈,成就龍脈境第四重,驚才艷艷。

楊辰和這些楊家出色的年輕後輩,從來都不是一類人。

他們從小就有無數的資源培養,家族中功法秘籍任選,而楊辰卻根本沒有。

他老娘不管他,其他人更不可能給他東西,當初年幼時和其他族人一起參加淬體,他進境飛快,力壓眾人,也風光了一陣。但是沒有功法,再加上他心灰意冷,便沒有再修鍊,始終未能衝破一條龍脈,進入龍脈境第一重。

楊辰也暗中努力過,但是沒有功法秘籍,無人指導。修鍊一途寸步難進。

「為什麼沉默?我說你爹是個廢物,莫非你還不服氣?」

站在楊辰面前,楊戰居高臨下,戲謔的看著他。

這樣的欺辱,楊辰並不是沒有遭遇過,他在外頭風光無限,但是一回到楊家就等於一條狗,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所以往往忍一忍就能過去,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那死鬼老爹走了的原因,表面上怡然自得,但是心裡格外煩躁。

「你給我讓開!」

深吸一口氣,楊辰抬起頭看著他,冷聲說了出來。

「老弟,你怎麼用這種口氣和哥哥說話,莫非你心裡對我不滿么?你不學無術,敗壞楊家名聲,我身為哥哥,稍微教訓一下你,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吧?」

楊戰笑著說,不容楊辰爭辯,就一拳打在楊辰小腹上,然後冷笑著離去。

楊辰痛叫一聲,摔倒在地。

楊戰一走,陳六立刻屁顛屁顛跑過去,路過楊辰的時候,他回頭一大口唾沫朝著楊辰吐去,楊辰在地上痛得抽搐,連忙躲開。

「哎呦,躲開了啊?堂哥,你家這條狗還挺靈活的嘛……」

朝著楊辰嘲諷了一陣,陳六這才跟上楊戰的腳步。

周圍的丫鬟看到這一幕,習以為常,見怪不怪。

沒有人朝楊辰投來同情的眼神。反而嬉鬧而去。

楊辰從地上爬起來,他擦掉嘴角的血液,看著楊戰和陳六離去的背影,充滿靈氣的眼睛中,瀰漫出了一絲狠辣。

「武者,若我也是個武者,若是我到達龍脈境,我一定要報復!」

「楊戰,還有狗奴才陳六,今天的恥辱老子記下了,別給老子逮到機會,不然你會死得很慘!」

握緊拳頭,楊辰朝著他老爹住的地方而去。

這十幾年來,誰羞辱過他,他一一都記在心裡,若是有翻身之日,定叫那些人大跌眼鏡,永世不得安寧!

這就是他,在他楊辰的朋友圈子裡,熟悉他的人,都叫他笑面虎,黑心狼。

楊辰之父,名為龍青瀾,名字文雅,聽說年輕時候也風騷無比,楊家楊三娘楊雪晴,當年是多麼風華絕代的人物,都給他勾去了魂魄。

走進粗陋的房門,被一群雜役丫鬟圍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