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五章李傕的生機

第一百一十五章李傕的生機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1-09 05:43  字數:3323

風雪遭遇戰,最終因為趙昂被馬超擊殺而使得李傕這三萬軍馬全線潰敗。

事實上在兩軍相遇,趙昂一時膽怯,命軍隊退後三幾里結陣的時候,便已經註定了他們的失敗。

當然了,哪怕趙昂當機立斷,同時揮軍與馬超軍針鋒相對,對攻對戰的話,亦一樣註定趙昂是失敗的。馬超軍現在的兵力,已經有兩萬來人,比起趙昂軍的軍馬人數相差不大,最關鍵的,而是馬超的武勇,以及其部將龐德等人的英勇,有這些軍將率軍衝殺,趙昂拿什麼來與馬超對戰?

趙昂死,馬超軍衝殺過來,風雪當中,不利於那些軍士逃走,大部份的都選擇了投降。

馬超率軍追殺那些潰兵約一個時辰左右,便命令軍士停止追擊,馬上派人打掃戰場,將所俘虜的敵兵押解回冀城,同時派出快馬向劉易報捷。

處理好這些事務之後,馬超再率軍直接迫近到天水城西數里,然後紮營,與天水城的軍馬對望相持。

馬超率軍殺到天水城已經是旁晚時分,他連夜讓人安紮下了一個軍營。第二天一早,他讓龐德率軍搦戰,但李傕卻沒敢迎戰,只是閉門不出,高掛免戰牌。

李傕不敢戰,已經在馬超的意料當中,所以,馬超暫時亦沒有強行攻城,而是命人打造攻城器械,擺出一付準備強行攻擊天水城的架勢。

馬超知道,王異已經潛進天水城裡去了。他要等等看,看看王異是否能夠與他裡應外合奪下天水城。三國小兵之霸途115

再過了一天,劉易與馬騰。再率了一支四、五萬的軍馬趕到與馬超匯合,使得在天水城西方向,已經有了七萬多的軍馬。兵力已經比天水城的李傕守軍略多。

自然,現在已經不是誰的兵力多的問題了,李傕早已經不是當初董卓帳下的悍將,這些年,他的銳氣早已經消磨掉了。就算是馬超的那兩萬來人馬殺到其城下,他都不敢率軍迎戰,所以。兵力多少,對於李傕來說,都是一樣的,他現在能做的。就只憑著天水城牆堅守。守得一時是一時。

現在劉易與馬騰率軍來到,卻正式表示著李傕滅亡進入了倒計時的時間。

就看劉易如何攻下天水城了。

但是李傕真的願意坐以待斃么?

或者說,李傕現在,或者真的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他戰不敢戰,守又恐守不了多久的時候,他的府上卻來了一個不速之客,讓他精神為之一振。

前來見他的人。正是鍾繇。

說起鍾繇,在三國歷史當中。或者並非是頂級的謀士,論名氣,似乎並不算太大。可是,如果說起他對後世的影響,那卻也是相當有貢獻的。

鍾繇,字元常。穎川長社人,是三國時代,穎川如雲的謀士當中並不算是最顯眼的一個。但他卻是著名的書法家、政治家。

主要是他在書法方面頗有造詣,是楷書的創始人,被後世尊稱其為「楷書鼻祖」。

政治上,他歷任尚書郎,黃門侍郎,深受曹『操』重用,因助獻帝東歸有功,被封東武亭侯。歷史上,他還是司隸校尉,鎮守關中,又為前軍師。魏國建立,他任大理、升為相國。曹丕稱帝,他為遷尉,進封崇高鄉侯,後又為太尉,轉封平陽鄉侯,與華歆、王朗並列為三公,到明帝繼位,他遷為太傅,進封定陵侯。其一生,在政治上,正可謂是芝麻開花節節高,一生平步青雲,直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生權力頂峰。

可以說,他從原來靈帝之時,歷經了少帝、獻帝到曹魏,再到曹丕篡漢稱帝,再到明帝,可謂是一個名副其實的五朝、六朝元老了。這當中,不知道歷經了多少的變故,可是,他依然混得風生水起,如果沒有一定的政治智慧,他是不太可能有那樣的成就的。

或者,在劉易的心目當中,鍾繇沒有如戲志才、賈詡等軍師那麼大的名氣,劉易對他亦不算是太過關注。但是,在李傕等人的心裡,他卻是一個有著經天緯地滿腹經綸的大才。

這樣的名士、這樣的大謀士,主動前來見他,他豈不驚喜萬分。

李傕自然是知道馬騰與結義兄弟韓遂的事,知道導致馬騰與韓遂兄弟反目的原因,正是鍾繇手筆,是他造成的。既然馬騰與韓遂已經反目成仇。基於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原則,李傕知道鍾繇來見他,一定有其原因的,起碼,絕不會是壞事。三國小兵之霸途115

在李傕府上,李傕將鍾繇迎為上賓,甚至還想將上位讓給鍾繇。只不過,鍾繇卻之。

請鍾繇落坐之後,李傕再態度懇切的走到了鍾繇的面前,對鍾繇深深一拜道:「元常先生,雅然早便仰慕先生久矣,一直希望想得到先生的教誨,只可惜,雖然曾同朝為官,可是李某卻一直忙于軍事,並沒能拜訪先生,如今得見先生,還真的讓李某欣喜若狂,哈哈,欣喜若狂啊,不知道元常先生有何教李某?」

李傕與鍾繇,的確是曾經同朝為官,當年董卓進佔洛陽的時候,鍾繇便是朝官,後來董卓挾帝遷都,鍾繇亦是眾多被董卓挾持遷到長安的朝官之一。

在長安,兩人亦是同朝為官,只不過,兩人卻從來都沒有太多交雜罷了。

鍾繇,相貌不凡,現在應該已經是年過四十了,卻還不太顯者,是一個很有風度的中年人。

他一襲青衣,顯得其更為洒脫。

「呵呵,難得稚然還記著以前同朝為官的事,李將軍可是一方諸侯了啊,教誨不敢,不用客氣。」

鍾繇的下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