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三章風雪遭遇戰

第一百一十三章風雪遭遇戰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1-07 02:55  字數:5618

相比起趙昂所率的軍馬,馬從冀城開來的軍馬,雖然行軍度很慢,可是,軍馬的行軍隊列卻相對顯得齊整,軍士的精氣神要比趙昂軍好得多。追書必備

起碼,馬軍的將士,他們的心裡有著一團火,復仇之火。他們一想到之前自己的兄弟被李傕軍殺了那麼多,他們的心裡就充滿了悲傷仇恨,恨不能馬上殺到天水城,殺進城去,將李傕、趙昂擊殺,取其人頭以告慰兄弟在天之靈。

有著一種信念支持著的馬軍,這一點風雪又算得了什麼?

另外,馬騰從隴西趕到冀城來,帶來了一大批禦寒衣物,使得軍士都可換了新的棉衣,原本身上那些在穿越深山弄破了的棉衣,都換了。有了新的乾爽的棉衣,的確也可以讓這些士兵更耐寒一些。

因為逆風而行,所以,騎兵全都下馬步行,慢慢推進。

天水城離冀城,有數十里遠。

在趙昂認為馬兵少,不會馬上向天水城起進攻的情況之下,又在馬亦認為趙昂被自己殺敗,逃離了冀城,李傕亦應該不敢輕易兵攻擊冀城的情況之下。

兩軍在天水、冀城之間的路上,不期而遇。

嗯,因為風雪的關係,兩軍直接走近到面對面兩三里之遙,這才猛然的現了對方。

在現了雙方的時刻,雙方的軍馬都似一下子愣住,各自停了下來。

兩軍遭遇,雙方都不知道對方的底細。如果正常的情況之下,兩軍相隔還有兩三里之遙,雙方若謹慎一些。或者會各自壓住陣腳,然後各退一步,再派出斥侯,觀察一下對方,再決定要戰或退。

畢竟,現在是風雪交加的時候,這兩三里的距離。雙方都不可能一下子衝殺得到近前去,是有時候給雙方準備一下的。

可是,在雙方現了對方之後。各自愣了一下,然後,兩方作現了截然不同的反應。

先是趙昂,他遠遠的看到了馬字大旗。心裡便一驚。知道是馬殺來了。嗯,趙昂在李傕面前說得馬一無是處,吹牛逼說他打敗了馬云云,可是,實際馬之前連敗是如何敗的,他的心裡清楚,心中有數。如果當真的對著馬,他哪裡敢戰?

所以。他顧不得對李傕說的什麼殺到冀城城下消滅馬的話了,他的第一反應。就是想讓自己的軍馬退後,先避過馬軍的鋒芒。

他們相遇的地方,恰好是一處低坡丘陵地帶,並不適合趙昂結陣,他擔心如果就在此結陣的話,會遭到馬的騎兵的圍攻,所以,唯有退後三、四里,方可以在一個高山之下背山結陣,以抗馬。

趙昂下了一個撤回三、四里結陣的命令。

可是,馬亦看到了趙昂的戰旗,對於馬來說,他現在不太可能找王異報仇了。但是這個趙昂嘛,卻是必殺不可的,因為,馬連敗,折損數萬將士,是直接與趙昂軍交手的。

現在與趙昂不期而遇,馬又豈會多考慮什麼?

就在看到趙昂軍似乎要往後撤的時候,馬卻當機立斷,猛然跳上馬背,沖身後牽著戰馬步行的將士喝道:「兄弟們上馬!前方便是趙昂那賊人,跟我衝上去,斬殺了趙昂,拿他的人頭告慰我們死去兄弟在天之靈,殺!」

西涼鐵騎,聞名天下。

馬帳下的騎兵,亦是真正意義上的西涼鐵騎,相比起以前董卓的西涼騎兵,馬的騎兵更勝一籌,這主要是馬治軍與董卓治軍不同的關係。相對來說,一支有著良好紀律的軍馬,要比那些放縱無度的軍馬要更具有戰鬥力。

隨著馬一聲令下,便可以看出馬帳下騎兵的素質。

這些士兵,儘管被凍得有點手腳僵硬,可是還是一聽命令便立即飛身上馬,整個隊伍,馬上就形成了一個衝鋒的陣勢。

馬沒有等待,也不需等待,他命令一下,便先挺槍拍馬沖了出去。幾乎就在馬衝殺出去十多步遠的時候,後面的騎兵隊,便開始啟動,跟隨著馬殺出。

「殺啊!」

原本行軍極慢的馬軍,此刻卻似一下子充滿了活力,突的一下子加快起來。

兩三里的距離,對於馬這支騎兵來說,卻不算是什麼的距離。

轟隆降的衝上了一個積雪的山坡,下面,便是倉皇要撤後的趙昂軍。

「兄弟們,為我們死去的兄弟報仇的時刻到了,活捉趙昂,殺啊!」

馬一身銀甲,戰馬亦是白色的,與四周雪白的積雪似渾成一體。

向前衝鋒,馬後揚起了一片雪塵,似一把尖刀似的,直接衝進了趙昂的軍馬當中。

馬所率的騎兵,其實亦是善於騎射的,但是,現在是逆風衝鋒的情況之下,馬就沒有下令讓自己的騎兵先來一輪攢射,因為他知道,受風雪的影響,射出去的弓射會威力大減,所以,他乾脆直接率軍殺進敵陣。

嗯,在這個時候,趙昂真的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他與馬軍相遇的時候,他不應該想著先後退數里依山結陣,而是要馬上當場結陣。

因為他們在順風的情況之下,他們的弓箭不會受到逆風的影響,相反,因為順風,射出去的弓箭,要比平時的射程遠一些。如果他們在當場結陣,在上風放箭,他們就算沒能擊敗馬,亦會逼得馬不敢向他們起衝鋒。

事實,這也是趙昂唯一可以反敗為勝,立於不敗之地的機會,可惜,他一見到馬便心慌,沒敢原地結陣。

這個,就有點似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沒有一點依靠,他的心裡沒底,所以。便想著往後退上三幾里,依山勢結陣。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馬在此!趙昂何在!納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