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一章李傕的絕境

第一百一十一章李傕的絕境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1-06 05:26  字數:3397

因為劉易在王異感到最為絕望的時刻救了她,所以,王異現在對劉易或多或少都有了一絲異樣的感覺。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去眼快杠杠的。

亦可以說,在劉易救了她的那一刻起,她對劉易已經不只是僅限於是利益條件的合作。附加條件,讓她嫁給劉易為妻的這個條款,她在此時並不再覺得有什麼的不甘心或者是內心始終都有一種拒絕心理。現在的王異,她已經覺得嫁給劉易並沒有什麼不好,沒有了抗拒的心態。

其至乎,她已經開始站在作為劉易的女人的立場上來考慮問題了。

她在趙昂逃到了天水城,已經讓李傕知道了冀城已經陷落的情況之下,還堅持要潛入天水城助劉易奪取天水城,除了她認為自己與劉易談好要助劉易的條件,她們王家不想食言之外,更多的,是她認為,如果站在劉易女人的立場上為劉易考慮,她更加有必要助劉易奪取天水城。

她是一個聰慧的女人,哪怕劉易與她初見面之時亦沒有提及她連敗馬的事,可是她的心裡明白,這西涼的戰事,能把本來是在冀城主持大局的劉易吸引到這來,肯定就是她把馬打得太慘了。要不然,劉易何用到這西涼來?

儘管她依然還是恨不能馬上殺了馬為自己的父母報仇,但是,她的心裡卻或多或少都有點擔心,擔心因為她連敗馬殺了太多劉易有軍士而會對她有意見。這個她原來是並不擔心的,但是。對劉易有了幾分異樣之後,她就不自覺的為這些事兒擔心了。

如此,她現在。就想著要如何才可以幫助得到劉易更多,好在劉易的心目中樹立一個比較好的形象。

有時候,女人便是如此,當她們對一個男人沒有感覺之前,對那個男人,肯定不會有好臉色,甚至會厭惡。可是。當她們真的對這個男人有了感覺,喜歡了這個男人之後,她們的心境就會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處處都會圍繞著這個男人考慮問題,為這個男人著想。

特別是,像劉易現在,有一些困難。的確已經是擺在明面上的了。那就是因為李傕佔據著天水城。使得新漢軍一時沒能從長安進入西涼。

對於天水城的情況,王異還算是比較清楚的,她知道,如果新漢軍強攻的話,就算最終能攻取下來,也一定會有很大的犧牲,她現在,就只想助劉易。以最小的代價,取得天水城。

劉易見王異堅持。亦考慮到自己現在的實際困難,只好同意,讓王異潛入天水城。

且說李傕,原本他是相當淡定的,主要是考慮到,他在天水地區的地盤處於一個險要的地勢當中。不管是東南西北都好,都有著天然的屏障。反正,他認為,自己坐擁十多萬的軍馬,足可以確保自己在天水城雄據一方,安心的做他的一方諸侯。

甚至乎,他認為,就算是和郭汜等一眾勢力劃清了界線,與他們斷絕往來,他亦可以在天水稱王,一世無憂。

他似乎是開了竅,覺得他現在,已經沒有必要再與郭汜等一眾西涼勢力有太多的糾葛,在看到他被馬攻擊的時候,那些所謂的盟友沒有一個出兵助戰的情況之下,他決定斷絕與他們的關係,並封鎖西涼的物資線,讓那些勢力急去。

得到了郝昭的那一大批錢糧,李傕倒有一種廣積糧緩稱王的感受。嗯,說真的,他其實真的也想稱一稱皇帝來過一把皇帝癮,要不是考慮到天水地區的百姓,他們依然是以漢人自居,如果他強行稱帝,怕會引起民眾的叛亂,所以,他才沒有學袁術稱帝。

何況,人家袁術,多少都有一塊傳國玉璽作為其稱帝的借口,他李傕稱帝,又用會什麼的借口呢?

所以,這件事兒,李傕一直都沒敢提。但是,他已經在計劃,準備在天水城修建一個大型的皇宮,想著哪怕不能分然的稱帝,但實際上亦要享一享皇帝的待遇。起碼,,是要的。

作為董卓的舊部,當年董卓搜集美女享受的事給予他不少的啟,現在到他自成一股勢力,在天水地區是他說了算的時候,他自然要仿效的,要不然,他覺得顯不出自己的威勢來。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這才是人生得意時。

但可惜,李傕的這些想法都還沒有來得及實施,他便從逃離了冀城,到了天水見他的趙昂口中得知,冀城居然已經陷落,並且,最讓他感到震怒吃驚的,是王異居然投降了。

聽到這個消息,李傕真的整個人都有點慌了,六神無主。

冀城有失,他所經營的以天水城為中心的這個鐵桶就等於宣告告破,從這一刻起,他想關起門來稱王稱霸的想法,就等於是白日做夢,再也無從說起。

說真的,此刻的李傕真的是六神無主,有一種世界末日來臨的心慌感受。要知道,馬父子之勇,已經是整個西涼都清楚的,他李傕自問不是馬的對手。他的依靠,就是希望王異、趙昂等可以為他在冀城敵住馬,早前,連敗馬數陣,讓李傕心裡大定。可現在,王異居然降了。這豈不是等於要他的命?

這還不算,要知道,他不久前,才因為斷絕了整個西涼勢力的物資通道而將整個西涼勢力都得罪了,他現在,已經求援無望啊。

六神無主的李傕,趕緊集結大軍在天水城之內,然後召下面的軍將商議對策。

對於現在的李傕來說,似乎還真的是到了非常危急的時刻。

因為,一方面,他對於可以擊敗馬沒有信心,另一方面,他亦清楚,死守天水城絕對守不住的。而逃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