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一十章奪得冀城

第一百一十章奪得冀城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1-05 01:45  字數:5725

「嘿嘿……」

幾個暴徒,嘿嘿的邪笑著,慢慢的向床榻迫近。追小說哪裡快

「你、你們想幹什麼?」王異被這幾個傢伙看得心驚。

「你說我們想做什麼?趙家完了,我們為趙家做牛做馬一輩子,現在,論到我們做主,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嘖嘖,看樣子,那趙昂還沒有來得及和她完房,這不好,洞房花燭夜,怎麼可以讓新娘子寂寞呢?不如,便讓我等代趙昂大少爺把這個洞房完成了,如何?哈哈……」

「呵呵……嘿嘿……」

「你們敢!別忘了本將軍是誰,你們敢動我一根手指頭,小心你們小命難保!」

關鍵時刻,王異氣場迸,聲色俱厲的斥道。

這幾個傢伙,倒還真的被斥喝得一愣。

不過,也僅只是一愣。

當中一個道:「嘿嘿,別放恨話了,我們方才搶掠趙家的財物,都已經犯了死罪了。我們還會擔心這些幹什麼?兄弟們,輪流上,運作快些,如此仙女,錯過了,將來休想再有機會了。時間應該來得及,弄完了,我們馬上走,遠走高飛,有了這麼多錢財,我們去到哪裡不能過上好日子?」「對!怕什麼?嘿嘿,小娘子,你就從了我們吧。」

這些傢伙,一心為惡的情況之下,還真的什麼都不顧了。皆因王異在他們的心目中,真的太過美麗太誘人了,尤其是,現在被綁在在床上。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反正都已經為惡了,何妨再作惡一次?

「不要……」

一個傢伙,撲了上去,將王異壓在身下。

這一刻。王異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方才差點被趙昂強行奪去清白,但是,她的心裡,只有痛心迷茫,她並沒有想到要馬上求死。

因為,她與趙昂曾經是名義上的未婚夫妻。被趙昂強行奪去清白,她勉強能夠接受,起碼,將身子清白給了趙昂,讓她覺得從此再也不欠趙昂什麼。心裡能過得去。

但現在。被這些暴徒如此污辱,卻不是她所能接受的,何況還有可能會被這數個暴徒一起侮辱?

一個傢伙,滿嘴口臭的要湊過去親王異,嚇得王異幾乎就要暈過去。

「救命!」

王異被趙昂強迫的時候,她沒有喊救命,但現在,她不得不叫救命了。撕啦一聲。王異身上的那大紅衣裙被一個暴徒直接撕破,現出了她的香肩玉臂以及她胸前的一片雪白。

要不是身上有絲綢帶著綁著,以及她還穿著小抹胸。不然,她的那一對雪白,便會完全展露出來。

淚水飛涌而出,王異心裡既慌又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如此失去清白。

在這個時候,誰還能救得了她?

沒有人再救得了自己。外面的喊殺聲,雖然越來越近。但是似乎還沒有殺到趙府來。

可是,殺到來又如何?

殺進城來的。應該是馬軍,自己率軍殺敗了馬,斬殺了馬軍那麼多的將士,如果讓馬現在看到自己,他們不殺了自己都算不錯了。

一股絕望,從王異的心底里升起。

她不甘心受辱,現在,唯有的,便是慶幸趙昂將她嘴裡塞著的毛巾拿走了,她的嘴是自由的。感覺到這些暴徒,要撕開自己的下身衣裙了,她不再猶豫,咬住了自己的舌尖,便要咬舌自盡。

然而,就在王異張口欲咬,將自己的舌頭都咬出了一絲鮮血來,正要用力咬斷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聲大喝。

「王異姑娘!是你嗎?別慌,劉易來了!」

劉易?

王異心裡頗感意外,沒有再用力咬下去。

「劉易!我在這!」

這一刻,王異熱淚盈眶,在她最為絕望的時候,一個她想都沒有想過的人,居然會趕來救她。

「我來了!」

碰的一聲,劉易直接破窗而入,可謂聲到人到。

王異幸好叫救命,劉易一聽到聲音,便聽出是王異的聲音,便應了一聲,跟著尋聲而來。

實際上,劉易已經亦已經來到了附近,從王異喊救命,到劉易來到,也不過是幾個呼吸間的事。

快到連那幾個色迷心竅的傢伙都沒能反應過來。

不過,劉易破窗而入的時候,他們總算反應了過來。

這些傢伙,敢得趁亂打劫,做出這些奸淫擄掠的事來,估計他們以前應該也做過相同的惡事。

起碼,他們現在,看到劉易破窗而來,他們的動作還是挺快的,幾乎在劉易闖進來的同時,便有兩個傢伙,同時拿出了兵器,一個抵著王異的粉頸,一個拿著兵器對著劉易。

「你、你是誰?敢破大爺們的好事?」

劉易已經自報了名號,他們居然不認識?

「這、這裡沒你的事,若想分一杯羹,在外面等一會,我們完事了,換你上……」

這些沒有一點眼力的傢伙,居然誤會劉易亦是與他們一樣,趁趙府大亂來作亂的人。

劉易聽到王異喊救命,便知道王異肯定生了狀況,只是亦沒有想到王異身邊居然有數個人。

見到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居然敢挾持王異,還敢拿著兵器對著自己,不禁心裡一寒,冷著臉道:「放開她給我滾!」

「哈哈,朋友,你想獨吞?你以為我們會怕你?老四,上,剁了他!」

「哼!」劉易冷眼一瞪,體內的元陽真氣猛然迸,哄的一下,以劉易的身體為中心,一下子形成了一個勁氣場。

那個提刀欲要砍殺劉易的傢伙,被劉易的勁氣場一壓,直接將他壓迫得噼啪一聲跪倒在劉易的面前,直接便是骨折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