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零四章錯在不馬超

第一百零四章錯在不馬超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1-01 09:13  字數:2342

果不其然,馬說道:「我們在事後察看了他們的貨物,現裡面居然有一大批黃白之物,財富驚人,那個時候,我們才有點明白,估計那些人押解著那麼多的財富,神經綳得太緊,一見我們抽出兵器,便誤會了我們是攔路搶劫的山賊強盜。8shuw.COM熱門扒書網不過,我們亦親眼看到那些人與李傕關係非淺,就算是當真的搶了他們亦沒有什麼,反正我們亦正要攻打李傕。所以,我們當時取了那批黃白之物,正好可以用作我們軍資。當時,我們還為這一筆意外之財而高興呢……可惜……唉,師父,怎麼了?」

馬將事情的經過說完了之後,他才醒悟過來,想到劉易問他這件事可能會有什麼問題。

「難怪了……」劉易苦笑著道:「這筆意外之財,最後都用在了撫恤犧牲的將士了吧?呵呵,莫非還真的有因果循環之說?」

「呃,師父,這裡面到底是怎麼了?我、我怎麼有些糊塗?」馬抓抓頭,一臉迷糊的樣子。

劉易看了一眼廳內的眾人,現他們都似有點莫明其妙的神色。

說真的,如果歷史上的事件,就如馬現在所說的,那麼馬這小子還真的命苦,冤得很。因為看情況,馬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弄明白,他所殺的那對夫婦便是王異的父母,還不知道他已經和那王異結下了生死不解的大仇。極有可能,馬最終被趕出西涼。馬可能都還不知道當中會有這樣的關係。

不過,若按馬現在所說的,那麼責任完全不在馬這一方啊。如此被王異恨上了,還讓馬吃了如此多的虧,馬還真的有點冤啊。

那樣的情況,莫說是馬了,就算劉易自己,看到那對夫婦不問清紅皂白,就連殺自家兄弟十數人。恐怕自己亦會出手將那對夫婦給殺了。

弄清楚這當中的事情,劉易才對馬道:「孟起,你可知道。那對夫婦是什麼人?」

劉易看了一眼馬,沒讓他猜,直接說出來道:「那對夫婦,便是王異的父母。你殺了人家的父母。她自然恨你入骨,要找你報仇了。嗯,跟你說這些,並不是說你在這件事上有過失,換了我劉易在當時的情況之下,亦會出手殺了那對夫婦,這事錯不在你。只是……目前可能還要委屈你一下……」

劉易現在,在看到了隴西城滿城奔喪的凄涼情況之後。心裡覺得反而是王異有錯了。嗯,為了幫其父母報仇。卻犧牲了數萬隴西城的子弟。劉易現在卻不知道要如何對馬騰父子說才好。

馬卻沒有太過在意劉易後面所說的那句讓他委屈的話,而是一臉憤怒的道:「難怪了!王異那賤人,似乎跟我馬有仇似的,在戰場上就盯著我馬不放,她帳下,似乎有好幾個好手,在北原關,我馬差點就中了她的道,幾乎回不來了。哼!師父,我請命!擇日向冀城再次起進攻,務必要將此賤人擒住,在我們那些死去的隴西將士墓前凌遲至死,以告慰我們將士在天之靈!」

「額,孟起,這事先不用急。有一個情況,現在要跟你們商量一下的。」劉易連忙止住了馬,想了一下措詞道:「嗯,其實,這件事說起來,當中應該的確是有一些誤會。你們不知道,其實,那對夫婦,也就是王異的父母,他們只是一個商人。嗯,這個……在商言商,他們跟李傕的關係,應該只是利益上的關係,賣買的關係。王異的這個王家,其實是一個隱世的世家,一般都不會參與世上的紛爭的,說起來,你們也不知道,這個王家,便是當初西漢未年,篡奪了西漢江山成立了新朝的王莽的後人。假若說,當時沒有生誤會意外,沒有與那對夫婦生衝突,便沒有王異為李傕鎮守冀城的事,而孟起你,便可以長驅直入,奪取天水城,接應我們新漢軍的大軍進入西涼來。」

「啊?當中還有這麼多事?這、這……難道我馬真的錯殺了好人?」馬聽劉易說了後,一臉愕然的道。

「不不不……」劉易搖手道:「呵呵,那對夫婦怎麼算是好人?或許,這當中亦有點俠以武犯禁吧,那王異的父母,應該是一方面緊張自己所押送的財富,一方面,應該亦有點自持武功,一見到你們抽出兵器,他們便一廂情願的誤會你們是山賊強盜,馬上就想先下手為強,先對你們動了手。假若說,他們沒有一身武藝,肯定不敢動手,然後只要一說,便不會有什麼的流血誤會了,所以,這事,真正過錯的,應該是他們的那一方,還有,他們王家的人,應該還有一點狂傲,目中無人,若不是他們無理,你們又豈會抽出兵器?嗯,他們也逃跑了不少人,估計肯定沒有跟王異說實話。」

劉易再次揮手,止住了馬等人,道:「我想跟你們說,就在我與王越、史阿他們從天水城趕來隴西的路上,碰到了王異,王越大劍師認出了他們王家的人,截住了他們。然後,我跟王異有了一些協定,她們王家,歸順於我們新漢朝,而王異本人,亦會嫁與我劉易為妻。但作為一個交換條件,我不得阻止她向你馬尋仇。畢竟,孟起的確是殺了她的父母,因此,不管誰對誰錯,我也不太可能阻止她要向你尋仇吧?這一點,希望孟起你能了解。不過,照目前的情況來說,錯不在馬,所以,她要找你馬報仇,就只能向你馬公平的挑戰,一戰了恩怨,不管誰勝誰負,誰生誰死,此事就算了結了,將來她再也不準提找馬報仇之事。因此,我才說,孟起你委屈一下,答應跟她決戰一場。」

「什麼?那、那賤……嗯,那王異她憑什麼跟我馬決鬥?這跟找死有什麼兩樣?哼!看在師父你的份上,我不會傷她便是了。」馬對於與王異決鬥倒沒有什麼的意見,一臉不在乎的樣子。

「如此甚好。」劉易一聽,知道馬這方面應該沒有什麼的問題,不過劉易還是道:「孟起,可不要大意,論戰場武勇,你自然要勝過王異,但論到比武台上決鬥,卻萬萬不能大意,具體的情況,可讓王越劍師告訴你,並且,這段時間,王越劍師應該會留在西涼一段時間,你可跟王越大劍師學習一些近身搏鬥之法,近戰技擊之法。反正,先要確保你自身的安全,才再言別的,明白了么?」

「是!徒兒明白!」馬聽得出,劉易對他的關心愛護之意,有點感動的應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