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零一章與馬超有殺父之仇?

第一百零一章與馬超有殺父之仇?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0-26 23:34  字數:4557

搜尋皇宮,哪怕是劉易亦不可能真的掘地三尺。≥↖扒≥↖書≥↖網

何況皇宮有皇宮的規矩,劉易也不好破壞了洛陽皇宮。

現在劉易是以絕對的權力,哪怕是夜宿皇宮都沒有哪一個不長眼的朝臣敢多說什麼。畢竟,整個新漢朝,是劉易一手一腳締造起來的,朝廷當中,真正掌權的是真正忠誠於劉易的人。

可是,如果劉易當真的要大肆在皇宮當中搜尋王莽的頭顱,朝廷當中,肯定會有不少人有異議。當然,這些也只有劉易自己知道,王異卻不知道實際的情況的。對於王異來說,皇宮,是他們王家的人做夢都想進去取回自己先祖人頭的地方。可是這百多年來,卻一直都沒能成功,最近一次幾可成功了,卻因為王越的阻撓,使得他們功虧一簣。正因為王越的阻撓,使得他們才會那麼痛恨王越。

守衛森嚴的皇宮,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個禁地,一個讓他們抓瞎的地方。如果劉易說,可以直接讓他們進入皇宮去搜尋的話,那自然是求之不得。

王異沒話說,轉而與她的幾個族叔低聲商議了一會,然後對劉易道:「你的第三個條件,強人所難,若是一般的情況之下,小女子便是死,亦不會同意你的條件。縱是現在,若我們答應了你的這三個條件,你亦要答應我們的三個條件,否則,便一切休提,哪怕我們王家的人死絕,小女子亦不會答應你的!」

王異說到最後。有點聲色俱厲的起來。

「哦?你們也要提三個條件?嗯……說出來看看,若不是出劉某能承受的範圍,答應了你們又何妨?」劉易稍為猶豫了一下。應道。

「第一個,若我們同意了你所提出來的三個條件,那麼,我們王、劉兩家便算是化干戈為玉帛,將來,漢室朝廷,絕對不可以再拿先祖的事來向我王家問罪。更加不能因此而打壓我們王家,你們要確保我們現在王家的利益。」

「第二,小女子要你劉易承諾。嫁你只能為妻不能為妾,小女子不要求做大,但是在你劉家,小女子亦要算是女主人之一。在你劉家。小女子亦要有自主的權利。不是被你軟禁的一個女奴。」

王異說到這裡,俏臉有點兒紅,但是還是說了出來。

「這個自然,你們王家,哪果想要從我劉易這裡得到太多什麼的利益,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但是,如果保證你們現在的利益不受侵犯。只要是你們王家的利益,我劉易自然是可以確保的。另外。第二個條件,我亦可以答應你,你從了我劉易之後,便我劉易的妻子之一,是平妻的身份,更加不會禁錮你的自由。」劉易沒多想,答應了王異的這兩個條件。

「好!那說第三個條件。」王異此刻,眼內閃過一絲傷痛,咬牙切齒的道:「我王異嫁與你為妻,那麼我們就算是一家人了,我王異的父母親,便是你的岳父岳母。世人常說,女婿等若半子,那麼換過來說,我父親、母親,算不算是你的父母至親?起碼,都可以說是你劉易的半個父母親吧?」

「呃……」劉易心裡一愕,隱隱感到王異的話中有話,不過,卻沒有遲疑,肯定的道:「父母親豈會有半個之說?事實上,我劉易取妻多人,我妻子的父母,在我劉易的心裡,亦等於是我劉易的親生父母,起碼,我們如親生父母一般的尊敬孝敬。這一點,若王異姑娘不相信,亦可以慢慢求證。」

「求證便不必了,你太傅劉易的事,我王異亦是有所耳聞的。我要說的是,我父母已經逝,是被人所殺害的。我想問你,小女子若嫁你為妻,那麼小女子父母之仇,你為不為小女子報?」王異沉著臉望著劉易,緩緩的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若你劉易答應為小女子報仇,那麼,我們的條件便答應互相同意,從我們答應條件的時候起,我王異便是你劉易的女人。如何?敢答應為小女子報殺父弒母之仇嗎?」

劉易半眯著雙目,看了一眼冷若冰霜的王異,心裡不禁一陣警惕,沒有一口答應下來。

這裡面有坑啊。

劉易沒急著答應,而是冷靜的問道:「王異姑娘,你口口聲聲說要報殺害父母之仇,可是你父母的仇人是誰?你不說清楚,我又如何為你報仇呢?若是劉易認為你父母的仇人該殺,那麼就算與你沒有殺父之仇,我劉易亦會剷除惡人。」

「哼,我怕我說了,你就不會答應了。」王異見劉易沒有一口答應下來,眼神里不禁閃過一絲失望,似對劉易有所不滿的冷哼了一聲道。

「答應不答應是一會事,你可否打話說清楚?」劉易不為所動的道。

「馬!你只要為我殺了馬,我王異從此便是你劉易的女人!」王異的語氣,冷得如冰的道。

「馬?」劉易汗了一把,心道若沒有問清楚,此刻恐怕已經被坑了。因為劉易是不可能殺了馬為王異父母報仇的。這開什麼玩笑?為了一個女人,殺了一員級猛將,劉易還沒有昏庸成這樣。

「怎麼?下不了手還是不敢?」王異見劉易的神色如此,她似乎知道劉易是不會答應她似的,俏臉一揚,激著劉易道。

劉易面色一沉,沒有正面回應王異,而是道:「可否再說說你父母是如何被馬所殺的?」

「不久前,我父母與李傕商談生意,因為族裡有事,連夜從李傕處離開,剛好碰著馬一行人,結果,被馬不問清紅皂白的殺了。事情便是如此,我父母便無任何過錯,亦從來都沒有見過馬。如此無端被殺害,此仇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