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六章列女王異

第八十六章列女王異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0-09 10:29  字數:2372

如果劉易連李傕的一個部下女人都知道的話,賈詡還真的對劉易無語了。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

但縱是如此,賈詡亦很已經無語了,因為他就沒有見過對女人如此敏感的傢伙,一聽到女人便兩眼放光。

他有心想問問劉易是從何知道芙蓉及祝融夫人的事,但見在此議事大廳,眾目睽睽之下,不好問這些罷了。

劉易可能也察覺到了自己的失言,連忙咳了一聲道:「咳咳,賈先生,你就別賣關子了,快說說能連敗馬、龐德如此大將的女子究境是什麼樣的一個奇女子?她是誰?」

「據我們的探子所探,李傕不知道從哪裡收得的一個女將,名為王異。據說,她本是天水人。」

「王異?」劉易一聽,第一時間只覺是疑惑,因為他對這個能敗馬的女子名字,似乎真的沒有太多印象。不過,他腦里一閃,卻又突的想起了什麼,不禁再失聲道:「什麼?你說什麼?你說是王異?」

劉易還真的對這個名字有一點印象。

嗯,劉易記得,他翻看太陽能手機,對於上面記述的一些有關於三國的一些典故之時,就曾看過有這樣的一個人物。並且,當時劉易還挺好奇的,因為,上面提到,此女,曾一度九敗馬。

而馬之所以會敗逃離開西涼,遠投漢中張魯,竟然就是這個女人的計謀。西涼錦馬,連曹操都顧忌三分。不敢輕言言勝,卻是敗給了一個女人?

當時,劉易還真的覺得很奇怪。對於那個女人好奇不已呢。

此王異不是別人,卻是《列女傳》中所記載的一眾「烈」女之一。

《列女傳》,是西漢經學家、目錄學家、文學家劉向所書寫的一部婦女傳記。

《列女傳》共分七卷,共記敘了1o5名婦女的故事。這七卷是:母儀傳、賢明傳、仁智傳、貞順傳、節義傳、辯通傳和孽嬖傳。西漢時期,外戚勢力強大,宮廷動蕩多有外戚影子。劉向認為「王教由內及外,自近者始」。即王教應當從皇帝周邊的人開始教育,因此寫成此書,以勸諫皇帝、嬪妃及外戚。《列女傳》選取的故事體現了儒家對婦女的看法。其中有一些所讚揚的內容在如今的多數人看來是對婦女的不公平的待遇。

而西漢的《列女傳》當中,是沒有王異此女的,記述著王異故事的,則是東漢皇甫嵩的曾孫晉朝醫學家皇甫謐所注增編的《列女傳》中所記述的。

主要是為了歌頌其忠貞禮節、有智有謀、大義不惜的一生。用以教化女性。

有關於她的故事。是這樣的。

她丈夫趙昂。是曹操部下。初為羌道令,後為參軍事,前往冀城治城。而她那時,已經為趙昂生了一女一兒,分別為趙英、趙月。

就在其夫趙昂離開天水到了冀城治理城池的其間,王異與一女一兒留在天水郡西城。馬說服了西城梁雙背叛曹操。

身在西城的王異攜子女而逃,但二子趙月被殺,她不想遭梁雙所辱。意欲自殺,但見才六歲的女兒趙英。心裡又不忍,她想到,自己死了,那麼女兒怎麼辦呢?自己一死倒也一了百了,可是,女兒卻要受罪,如此,她才沒有自尋短見。

她記起了古時的一個故事,美貌如西施者,用糞便抹於身上,別人見了亦要掩鼻而走,沒人再願意靠近她。何況自己沒有西施之貌?自己若學古西施如此,利用一些臟物弄污了自己,便沒有追兵願意靠近自己,最多就是將自己殺死,斷不會再污自己身子清白。

就如此,王異靠著一件浸過了糞水的麻衣躲過了追兵,帶著女兒流浪了一年多。才能再回見丈夫趙昂。不過,她因為不能保住二子趙月,自覺沒臉再見趙昂,將女兒趙英送回丈夫身邊後,便自尋了短見,服毒自殺,幸好,當時有人懂得解毒藥方,將王異救了回來。

當然,還有另外的一些說法,是說馬率軍進攻天水西面的冀城,遭到了冀城守將趙昂的抵抗,當中,便是王異獻計,使得馬久攻不下。但是,冀城真正的刺史名叫韋康,他不忍見城內的百姓在與馬的交鋒當中損傷太重,更看到城內缺糧,百姓飢腸轆轆,所以便不聽趙昂之勸,與馬言和,投降了馬。

但馬看到韋康在冀城百姓當中的聲望太高,不利於他掌控冀城,便殺了韋康。至於趙昂與王異,馬卻看中其夫婦的才能,有意重用,但又恐其不為所用,便逼趙昂與王異交出其子趙月,作為人質。

馬為了安撫趙昂與王異,讓其夫婦能為他所用,便打算恩威並施,一方面扣下他們的兒子趙月為人質,一方面又施以恩惠結好,結果,王異趁此機會,反而取信了馬之妻揚氏,進而獲得了馬的信任,最後,王異勸其丈夫趙昂,聯結楊阜、姜敘等人,成功反功驅逐了馬。逼得馬不能再在西涼立足,不得不逃往漢中投了張魯。

這當中,在起事之前,趙昂還顧慮著被馬扣押的兒子趙月,遲遲不能下決定反攻馬。正是王異責罵趙昂云:「忠義乃立身之本,現在我們要雪君父之恥,犧牲自己也不足為重,何況只是一個兒子?以前的項托、顏淵之所以能傳誦千秋,正是因為他們重義啊。」

趙昂聽了妻子的斥責,他才下定決心,配合楊阜、姜敘等人,一起起兵趕走了馬。

可以說,馬在西涼難以再立足,王異這個女人起到了關鍵的作用,如果沒有王異,曹操恐怕難敗馬,還未必可以奪得西涼。

但是現在,劉易卻覺得有點不太對,因為,時間上似乎已經不對。

這一世的三國歷史,已經完全改變了。

要說馬被王異所敗,逃往漢中的事,應該是生在歷史上的建安十八年之後,也就是公元214年之後的事。可是現在呢,才不過是公元194年罷?這王異提前了十年出現?

嗯,劉易才算了一算。214年的那個時候,那王異已經生有一對子女,而子女,應該過七歲以上,甚至更大一些,因為,王異設計趕走馬的時候,應該是生在她與女兒流浪逃亡之後的事,也有可能是多年後的事。

換句話來說,那時候的王異,應該是三十歲左右。

那麼,現在提前了十年出現,豈不是說,那王異是否就才是一個二十左右的少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