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二章形勢有變

第八十二章形勢有變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0-03 01:21  字數:5603

第八十二章

張寧馬上與退軍回來的黃舞蝶、趙雨商議道:「舞蝶、小雨,沒有想到,德州縣城又來了援軍。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杠杠的。不過,就算德州縣城沒有來援軍,我們女子軍隊,的確也不太適宜打攻城戰。」

「寧姐說的沒錯,此德州縣城,雖然城不大,城牆也不算是太高大,可是,讓我們這些女兵強行攻城,可能損失有點大。嘿嘿,若是讓我們的姑娘們損失太多,咱們夫君可能會饒不了我們。」黃舞蝶方才衝出了一陣,斬殺了不少袁兵,身上都濺了血,但是她卻一點都不在乎,不怕這些血腥味,還有心情與張寧說笑。

「看你,就好像咱們夫君當真的是一個登徒子一樣。」張寧沒好氣的白了黃舞蝶一眼,正容道:「舞蝶,我是說,現在,袁紹的那三十萬大軍,怕已經是完了,這一點,袁紹應該也很快會知道。若袁紹知道他那三十萬大軍完了,他還敢留在德州縣城么?估計,他第一時間就是逃離這裡,逃回到信都城,免得被我們的夫君率軍盯上。」

「對啊,袁紹之所以敢來伏擊我們,那就是他有三十多萬的軍馬,如果那三十萬軍馬都沒了。他還留在這裡等我們的夫君來擒殺他么?他必須得走啊。」黃舞蝶深以為然的道。

「嗯,還有,舞蝶,我們女子軍隊,這一次第一次正式打仗,一定要打一場漂亮的勝仗。如今,看袁軍,都不敢出城來與我們交戰了。另外,我覺得,我們就算能打下德州縣城,也不算是什麼的功勞。畢竟,德州縣城打不打,它都是我們新漢軍的。所以,我想。我們兵分兩路,或者三路,繞過德州縣城,偷偷的埋伏在袁紹的退路當中。只等他逃出德州,經過我們所埋伏的地方,我們就殺將出去,攔住袁紹。生擒活捉了袁紹!」張寧有點惱怒的樣子,悄臉綳得緊緊的道:「舞蝶、小雨,袁紹之所以會在德州縣城,是他準備謀害咱們的夫君,如果我們不給他一些顏色看看,他還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

因為袁紹多次與劉易作對。甚至多次派人襲擊劉易。所以,劉易的女人,大多都不喜歡袁紹,甚至說有點仇恨。這一次,很明顯,袁紹又是想謀害劉易。

如此沒完沒了的,張寧便想。如果能夠擒殺了袁紹,那麼就可以一舉消去了這個心頭大患。

張寧的建議,得到了黃舞蝶與趙雨的一致認可。

她們亦覺得,如果單單是奪下德州縣城,真的不算什麼,如果能夠擒殺了袁紹,才這叫打響了女子三十二軍的名聲,定可叫那些少看了女人的人對女兵另眼相看。

三女議定。分派了一下軍馬,分別率軍先行撤走,再繞過了德州縣城,分別潛到了德州縣城西北面的數行大道旁。

她們吸取了袁紹那三十萬大軍兵敗的教訓,所以,埋伏起來的時候,全都選擇在風口之上。提防袁紹利用火攻對付自己的女軍。

袁譚是為了軍功,為了能讓父親袁紹對他另眼相看才在傷痛沒好的情況之下,趕到德州縣城來的。

他的軍馬才趕到德州縣城,就看到了父親的軍馬被一支女兵打得大敗。然後讓他的軍馬所威懾退了女兵。讓他白檢了一個功勞。他大感這一次聽郭圖的,趕來相助父親還真的來對了。

可是,當他率軍進城之後,他就現了不對勁。

因為,城內的袁軍士兵,情緒非常低落,人人神色都有點驚惶的樣子。

牽招與袁譚不算熟絡,但這一次,袁譚畢竟是救了他,他得要向袁譚表示一下謝意。

他與袁譚這個大公子見過之後,見袁譚似乎對情況還不太清楚。他一想,覺得也不是太過奇怪。

因為,袁紹也只是猜測出新漢軍會用火攻攻擊自己的大軍,卻還沒有直接的證明。現在大火,雖然間接證實了袁紹的猜測,但袁紹跟著暈了過去,還沒有來得及將消息情報送出去呢,還有,極有可能遭受到了新漢軍火攻,有可能全軍盡墨的那三十萬大軍,現在還沒有消息情報送回來。所以,現在才趕到德州縣城來的袁譚,估計還不清楚目前的狀況。

少不得,牽招就算是為了報答救命之恩,也得要跟袁譚說一個詳細。

袁譚聽完之後,他亦同樣大驚失色,尤其是聽到自己父親現在還昏迷不死,他更加的有點慌了。

他趕緊跑去看望袁紹。

「父親!父親,你醒醒……」

袁譚見父親臉色蒼白,沒有一點血氣,他還真的嚇了一跳。

在這個關鍵時刻,如果父親袁紹有什麼的三長兩短,那絕對是一個災難。會頓時讓袁軍群龍無主,絕對一下子全亂了套。

尤其是,他的那數個與他不睦的兄弟,恐怕會在第一時間就要了他的命。

袁紹雖然待他算不上好,可是,他們畢竟是親生父子,不管怎麼樣,袁紹都不會對他如何,不會真的要了他的命,但換了那幾個兄弟,那就不一定了。

因此,袁譚覺得,如果他還想在冀州混下去,再來還想從袁紹的手上獲得冀州,那麼袁紹現在,就必須不能死。

但是。現在考慮太多沒有用,還得父親醒來商議對策。

可能是親子關係,醫生大夫無論如何都弄不醒的袁紹,在袁譚的呼喊搖晃之下。袁紹才慢悠悠的醒轉了過來。

醒過來的袁紹,卻顯得有氣無力的樣子,兩眼更似是沒有焦點,他只是喃喃的道:「不可能的,三十萬大軍,就這樣沒了?可恨……莫非,劉易就是我袁紹的宿命?沒有真正敗亡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