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一章女兵處子戰

第八十一章女兵處子戰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0-03 01:21  字數:5685

一下子活捉了袁軍二十來萬人馬,並且還是袁紹的精銳軍馬,這樣的戰績,應該也是新漢軍自組建以來,對內的最好的一次成績了。看小說首發推薦看書

尤其是新漢軍本身的傷亡幾乎為零的情況之下,這一場大勝,就更加難得的可貴了。

不說如何收押處置此二十來萬袁軍俘虜的事,且說張寧、黃舞蝶、趙雨等女,她們的女子三十二軍的處女戰,正在德州城展開。

嗯,這一次,黃舞蝶與趙雨好不容易才央求到劉易答應讓她們率軍來攻打德州縣城,所以,她們的心裡,想著務必要奪得勝利,攻下德州縣城,活捉袁紹,一舉解決冀州的戰事。

哪怕就算是相對平和,已經沒有早前執念的張寧,她的心裡,亦懷著與黃舞蝶及趙雨一般的心思。

這是女子三十二軍的第一戰,一定要打好,打勝。

女子三十二軍,其實並沒有滿編的,總共還只是一師人馬。亦就是一萬多人。

當中,最為精銳的便是跟著劉易作為劉易的女兵親衛營,這一營的女兵,她們大多都是當初董卓選藏起來的那些美女,可謂人人都有幾分姿色,人人皆嬌俏。

除了這一營女兵親衛之外,餘下的,大多都是近年來慢慢招募來的女兵,其中,經過訓練,再將在訓練當中,表現得較好的女兵抽調出來,單獨作為一營,名叫女子先鋒營。

這一次隨劉易出征,其實就是女兵親衛營及女子先鋒營。

張寧與元清等女。她們覺得,女子軍隊,的確並不適合衝鋒陷陣。但是,作為別的一些用途來使用,卻還是可以的,尤其是作為劉易親衛兵似乎更加的合適。

因此,她們特別用心去指導那些女兵練習武藝。

元清本身就是被王越訓練成為一個女刺客,那麼女刺客訓練出來的女兵,大多都是手拿匕的女兵。另外。特別讓軍部照顧了一下,將女兵親衛營的兩千來女兵,人手裝備了一隻手弩。

這樣。半遠程戰鬥,可以手弩,近戰可用匕。同時,這營女兵。人人分配有戰馬。她們大多亦舞得一下馬戰的槍術或劍術。

女子先鋒營,卻是女子弓箭兵及刀兵的混合體。

女子天生體質要比男子差,所以,大陌刀、長槍等武器,似乎並不太適合她們使用,或者說不適合裝備全軍。

所以,先鋒營,便是女子弓箭兵及刀劍兵的混合體。是屬於步兵序列。

眾女率著此兩營軍馬,在德州縣城之外搦戰。

而德州城內。因為袁紹的吐血昏倒,已經亂成了一團,根本就沒有人理會黃舞蝶與趙雨的搦戰。

「城上的袁兵聽著,你們還是不是男人?有種的,打開城門出城來與本女將軍一戰!別躲在城裡當縮頭烏龜了。」

「告訴你們,你們的主子袁紹完了,他派出三十萬大軍意圖謀害我新漢軍,結果,你們現在可看到了?眼大你們的狗眼看看東南方向,看看那裡的大煙大火,格格,我們新漢軍一把火,就能燒了你們那三十萬大軍,你們沒了那三十萬精銳大軍,你們還是我新漢軍之敵么?勸你們還是快快投降吧。」

「袁紹!出來說話!」

「袁紹!還記得當年在怡紅樓么?當年我夫君劉易還只是一個小小的義兵,陪高順大哥前去怡紅樓贖回一個姑娘,而你們卻狗眼看人低,看不起我夫君他們,無故仗勢欺人,自以為自己是袁氏四世三公的子弟,無法無天,想怎麼樣便怎麼樣。結果如何?你袁氏一門,盡被董卓所滅,只餘下你袁紹與袁術兄弟,而袁術,已經先一步去了,現在,論到你袁紹了!我夫君當時曾說過,你袁紹兄弟,無故阻繞我夫君劉易辦事,還無理的讓惡史出手攻擊我夫君,我夫君說日後定滅你袁家滿門。看看,現在你袁家子弟,還剩下幾個?今天,便是你袁紹的死期!」

黃舞蝶她們,說著一些激怒袁紹的話,想將袁紹給激將出城。

嗯,女子三十二軍,雖然,據傳經過了這些年的訓練,已經是訓練有素,是一支不弱於男子的精兵。可是,畢竟沒有經過實戰,這些女兵,大多都還沒有真正的見過血。所以,劉易答應黃舞蝶他們率軍前來德州縣城的時候,曾一再叮囑過,絕對不允許她們揮軍攻城,尤其是她們根本就沒有一點攻城器具的情況之下。因此,她們雖然兵臨德州城下,卻也不能攻城的,只能靠一些激將法,將袁紹給刺激出來。

實際上,女子三十二軍的女兵,她們也併產擅長於攻城。

不過,黃舞蝶的激將法是刺激不到袁紹的,袁紹現在,已經被送進了德州縣城官衙里,正被一些郎中大夫救治呢。

不過,倒激怒了袁紹帳下的一員大將牽招。

牽招在袁紹帳下,向來比較低調,不顯山不露水的。

當然,實際上他的武藝原本亦不是太過出眾,在張合、高覽、淳于瓊、韓猛等將的面前,他真的並不算什麼。尤其是在歷史上,袁紹帳下有著顏良、文丑兩員大將,那牽招便更加的不顯眼了。

說到武藝,牽招其實就是二流武將水平。只是現在,在袁紹軍中,一員二流實力的武將,卻已經可以獲得袁紹的重用了。

這一次,牽招便是被袁紹作為隨軍大將來使用的。

牽招低調,卻不等於他能承受得了一些女兵在城外嘰嘰喳喳,被女人看不起,讓他覺得很難堪。

他見袁紹還沒有醒,他在軍中倒能說得上話。他想了想,便決定率軍出城。會一會城外的那些女將。

城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