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十章大勝

第八十章大勝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10-03 01:21  字數:5632

這個偏將不想死,所以,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想成為人海戰術當中的那些犧牲品。看小說首發推薦去眼快看書

因此,他早便打定了主意,絕對不會冒進的。打了這麼多仗,以他那並不算高強的武藝,能活到現在,能混到一個可統數千軍馬的偏將軍職,他靠的並非是戰場立功,靠的而是如何在戰場保命。

當初,袁紹還只是一個都騎尉之時,他就投了袁紹,一起經過了黃巾暴亂、討伐董卓之戰等等。想當初一起投袁紹的兄弟,現在還活著的,屈指可數。

正因為當初最早跟著袁紹打天下的人已經都死得差不多,他們這些倖存下來的老兵油子,不管有沒有戰功,都可以任資歷混到了一定的職位。

如果可以的話,他還想一直如此混下去。

因為他已經習慣了逃命,所以也精於逃命,但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在他的心目中,打仗,打什麼的仗,戰爭的勝負,於他來說,真的沒有半點意義,他只在乎,自己是否能活得下去。

他名叫彭安,是袁軍當中聲名並不太顯著、實力也不怎麼樣的一員武將。

他奉命前去助袁大公子袁譚守衛渤海,但最後卻演成了逃亡之旅。好不容易才從渤海城逃了回去。

但是袁譚都幾乎遭受到了袁紹大義滅親,他們這些從渤海城逃回來的軍將就更加的難過了。被貶的貶,降職的降職,哪裡最危險,那裡最累人,就專派他們前往。

另外,他們作為逃回來的軍士,在袁紹軍中,亦要遭受別人白眼的,反正日子都不是太好過。

說這些,只是說。袁紹軍中,他們除了本身對新漢軍有著一種天然的懼然之外,他們內部各軍馬當中,其實一直都不怎麼和諧的,軍中各部,互相嘲諷,互相推卸責任的事。是實屬常見的。

嗯,袁軍,自上以下,分成了許多派,比如說,以前袁紹的數個兒子還沒有長大的時候。他的帳下謀士軍將等等,就沒有試過有統一意見的時候。

反正,只要是有危險的時候,他們就是死道友不死盆道的那種。

所以,彭安他管其戰局如何,什麼的關鍵一戰什麼的,反正。有著三十多萬的軍馬在此潛伏著,他們就算不衝出去,也沒有人能夠注意得到他。

不過,這一次,他卻想錯了。

因為,他眼皮跳個不停,心裡最有不好的預感,卻並非是他自己所認為的。不衝出去就能了事的,就可以逃過這一劫的。

就在他打算在這荊棘密林當中,好好的藏起來,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的時候。

那個總喜歡問什麼的小兵,他卻突然一下子竄到了彭安的身邊,手腳有點慌亂的猛搖著彭安道:「啊呀,將軍。快、快,好像有動靜。」

「噓!你鬼叫什麼?給老子安靜一些,有啥動靜?新漢軍來了?你特么的想把新漢軍引起來害人吶?」彭安抬腿就給了這小兵一腳。

「不、不是的,將軍你、你聽……」

「聽?聽什麼?說了別大驚小怪的。」

小兵手足無措的樣子道:「不不、將軍。我、我聽到我們的上風,似乎有什麼動靜……」

「行了行了,你愛幹嘛便幹嘛去,弄得這一驚一咋的,新漢軍若來,自然要從我們上風而來,傳出一些軍馬行軍的動靜,那是自然的,你慌什麼?新兵蛋子就是新兵蛋子,沒有見過場面!」彭安作勢再踢,揮手讓小兵離他遠一些。

「不是路上,而是樹林里,樹林里有動靜!好像有許多人……」小兵好不容易才將話兒說清楚。

「哦?什麼?」彭安不禁一下子抬頭向上風的密林望過去。

在一起的這些袁軍士兵,他們亦禁不住隨彭安扭頭望去。

如此,恰好讓他們看到了讓他們畢生難忘的可以說是一場惡夢一般的場境。

只見,嗚嗚的聲響先傳到了過來,然後才再是看到了從他們藏身不遠的密林上風,猛然的飛出了一片閃亮著的箭雨。

不,說是箭雨並不太準確,而應該是一排,這一排帶著光芒的弓箭,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飄亮的弧線,然後嗖嗖嗖的落進了他們藏身之所上方約百多步距離的地方。

這一排箭矢,分隔得比較開,排開了,足有數里遠。

箭矢並沒有對他們形成直接的威脅,可是,當彭安第一時間看到那些閃耀著火光的弓箭時,他就驚得魂飛魄散。

他們,雖然看不清那排弓箭的落點,但是,隨著那排弓箭落下,才片刻的工夫,他們上風,猛然的散出了一排濃煙,跟著便聽到一陣雜亂無章的噼噼啪啪的聲響,那是火勢起來,燃著了那些乾燥易燃的雜草所散出來的聲音。

騰升起來的濃煙,被北風吹得一下子壓下來,看那些滾滾而來的煙氣,就可以看得出風的走勢。而火隨風勢,燒了起來的大火,隨著風的走向,開始漫延。

「跑啊!」彭安大叫一聲,連插在地上的武器都不要了,直接撥腿就跑。

不過,這個傢伙,說起逃命來,還真的有點本事,他並沒有向荊棘密從之外逃路,更不是逃進密林深處,而是迎著燃燒起來的密林,逆風勢而逃。

因為他知道,已經燃燒起來的大火,很快就會波及整片荊棘密林,他們在密林當中,不管如何逃,都快不過大火的漫延的。而向密林外逃跑,在他的眼中,認為那亦是死路一條。

情況已經很明白,這火是新漢軍所放的,估計是早便知道他們的這三十萬大軍在這裡隱伏著。新漢軍能夠放起這一場火,那麼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