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七十七章袁紹在等待勝利

第七十七章袁紹在等待勝利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9-30 13:42  字數:4485

清晨的風並不清爽,甚至有幾分凜冽。

大旗被冷風吹得獵獵作響,大軍所過,捲起一片片沙塵。

臉上被風颳得乾乾的,有點乾澀。

幸好,新漢軍將士是背風而行,所以,並不覺著難走。相反,順著風,走起路來,似更輕快了一些。

不過,劉易已經嚴令,大軍不能過於快速,現在,大軍行軍,只是給袁軍一個假象,讓袁軍以為新漢軍沒有什麼的防備。一切,都要等申勇放起火之後,待袁軍驚慌的從荊棘野林當中逃竄出來的時候,新漢軍才再掩殺過去。

總的來說,新漢軍自上而下,都顯得比較輕鬆的,大家都躍躍欲試,期待著跟著下來的這一場大戰。

實際上,現在的新漢軍,每一軍的將士,基本上都是聞戰而喜,鮮有畏戰的表現的。不管敵人眾寡,不管敵人強弱,新漢軍的將士都有一戰而勝之的決心和勇氣。

這是新漢軍自成立以來,一直都是在打勝仗,如此慢慢累積起來的一種強大的信心信念,他們,從無所畏懼!

相反,現在的袁紹以及其大軍,自上以下,他們都無比的緊張,人人都捏著一把汗。三國小兵之霸途77

正如孟軻夜裡所探察到的情報,袁紹在德州縣城坐鎮。昨夜,當袁紹得到了探子的情報,知道了劉易的軍馬,就在離德州縣城北面數十里的地方紮營,他就猛然的生出了要趁夜偷襲劉易的軍營。不用再在那荊棘野林設埋,直接利用自己的大軍優勢,一舉擊敗劉易。

劉易昨夜的大營。其實就只是隨便安扎在路旁,沒有依照一般的行軍紮營的準則來進行。比如,要選取一個背山靠水,又或者是利用防範的地方安營,甚至,大營安紮下來,其實也只是隨便性的扎出了一個簡單的軍寨柵欄。什麼的戰壕、陷坑、鹿角等等,全都沒有布置。

說真的,如果袁紹的大軍當真的一齊向劉易的大營發起攻襲。倉促之下,新漢軍怕還真的會吃虧。起碼,新漢軍必有所失。

正因為如此的狀況,讓袁紹覺得。新漢軍實在是太過託大了。在袁紹的心裡,覺得新漢軍已然成了驕兵。

驕兵必敗!

劉易的新漢軍,是否已經是驕兵,這個還真的不好說。反正,劉易昨夜推測出袁紹可能就在德州的情況之下,並沒有特意的作出什麼的布置,只是暗裡讓軍士嚴加提防袁軍的偷襲。表面上,卻並沒有看得出新漢軍有什麼的異常。這個。當然是劉易為了不打草驚蛇,不想讓袁紹知道自己已經猜到他已經到了德州的事。

實際上。如果袁紹昨夜,當真的率軍襲營的話,他是否可以擊敗劉易是一會事,起碼,他不用再面臨今天被劉易用火計敗他的危險,不用將他的三十多萬大軍置於死地。

或者,有些東西還真的是註定的。

性格決定了命運。

袁紹的心裡,雖然想著趁夜率軍攻襲劉易的軍營,可是他卻始終都下不了決心。或者說,袁紹沒有孤注一擲的氣魄,沒敢盡起大軍前往攻襲。同時,袁紹亦有另外一個考慮,他是怕暴露了自己的大軍所在的話,新漢軍就未必會如他所期的那般向平原縣城挺進。如果劉易不率軍進入了那片死亡湖澤邊緣的話,他就沒有辦法將劉易的軍馬趕進死亡湖澤里去。

因此,他在猶豫不決之下,決定還是派出一些軍馬前去看看,如果有機會偷襲劉易的大營就偷襲,他的大軍才再開撥,如果見事不可為,軍馬就悄悄的撤回來,轉而進入荊棘野樹林埋伏。

結果,袁紹就只是出動了不到十萬的人馬向劉易的軍營行進,到了離劉易的大營約十數二十里的時候,統軍的將領卻擔心他們不是新漢軍之敵,所以他退縮,撤了回去,這一切,那統軍的將領還以為他的大軍行動是如何的隱蔽,其實一切都落在新漢軍的斥侯的眼中。

那統將,他早就懾於新漢軍的威名,在看到他的軍馬並不比新漢軍軍營的軍馬佔優的情況之下,他豈敢率軍攻襲?在他的心裡,認為袁紹有三十多萬的大軍,為何偏要讓他率著這一點軍馬攻襲新漢軍的軍營?要知道,不管勝負,他一旦發起了攻襲,新漢軍就知道了他們袁紹大軍的所在,來日未必再會中埋伏。他認為,要不,就是不要讓新漢軍知道自己的大軍所在,要不,就是全軍盡出,一起攻襲劉易。

明明有著可以一戰而下的兵力,卻為何為要派出他的這一點軍馬襲擊新漢軍的軍營?這明顯就是一個錯誤的決策啊。

因此,那統將想來想去,便讓親信回去向袁紹報告了自己的意見。然後率軍轉而前往荊棘野林偷襲。三國小兵之霸途77

而袁紹,覺得那軍將的意見也是在情理當中,便默許了那軍將的行動。反正,只要待明天新漢軍行軍進入了死亡湖澤的區域,大軍再齊出伏擊亦是一樣的,所以,他並沒有斥責那將士的私自行為。

天亮了。

袁紹其實一夜都沒有睡著,起來的時候,兩眼都布滿了血絲。

對於他來說,這一場伏襲戰,真的是至關重要,只要成攻擊敗了新漢軍,那麼一切都好說。這一戰,必會打破新漢軍不敗的神話,一舉扳回於他袁軍不利的局面。如果能擊殺劉易,那就最好不過了。

當然,袁紹也有許多不安。因為,新漢軍的威名真的不是蓋的,他甚至有點擔心,新漢軍在自己的大軍攻襲的情況之下,還有餘力頑抗,擔心自己的大軍沒能將劉易的軍馬趕進死亡湖澤。

他一早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