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十七章與新漢軍打遭遇戰?

第六十七章與新漢軍打遭遇戰?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9-23 08:45  字數:3301

第六十七章與新漢軍打遭遇戰?

儘管袁紹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心裡明白,他現在的狀況,除非是向新漢朝投降,歸順劉易,否則,他必定不會是新漢軍之敵。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可是,他還真的沒有想到,這才多久?戰況卻一面倒的傾向不利,讓他大失方寸。

與曹操官渡一戰,已經將他軍隊當中的許多缺點都表露無遺。當中,最為主要的一點,就是他們攻堅能力實在上相當差,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從最開始出兵攻擊曹操,張合率十萬大軍為先鋒,可是,卻在白馬城慘遭失敗,跟著讓高覽為先鋒,率軍挺進,卻依然是以大敗告終。袁紹的大軍雖然奪取了延津,可是那並非是袁紹的大軍進攻得利,並非袁紹的軍馬堂堂正正擊敗了曹操奪得延津的。而是曹操主動撤退,讓袁紹不費吹灰之力便得到了延津。跟著下來,看似他的大軍勝利在望,已經逼得曹操只能據官渡關隘死守。

但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袁紹的大軍,居然難有寸進,一連強攻,卻終沒立寸功。

這些情況,都表明了袁紹的大軍,不善於進攻,攻堅能力實在是不行。

好了,袁紹之所以決定與新漢軍對抗到底。袁紹的心裡,想著,既然自己的軍馬不善於進攻,那麼就讓自己的軍隊防守又如何?進攻不行,哪怕我就據城死守,這樣還不能守住自己的地盤么?最多,自己這一生不再考慮什麼的統一天下的事兒。咱就靠著自己上百萬的大軍,守住自己的基業,安心的做自己的一方諸侯還不行么?

要知道。一般的諸侯,如果像他袁紹這麼,擁有著上百萬的大軍,那麼他們肯定是想著要如何擴張自己的勢力地盤了,豈會擔心會遭受到別人的侵犯?何況,所謂的守城容易攻城難,一般的攻城戰。如果攻方沒有比守城方多上數倍甚至十倍的兵力,一般的情況之下,那是休想可以攻破得了城池的。而袁紹認為。自己的軍馬,據城而守,兵力綽綽有餘,足夠兵力與新漢軍對抗。

兵力、錢糧都不用擔心的情況之下。袁紹覺得。自己就算不能戰敗新漢軍,可是,保住自己的基業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的。

實際上,放眼史上的許多攻城戰、守城戰。其實許多時候,都是守城方兵力薄弱,才會據城而守,如果守城方,兵力與攻城方相差無幾。那麼就有足夠的兵力讓守城方調動作戰,完全沒有必要死守城池。大可以揮軍與攻城方決戰。而哪怕是守城,攻城方兵力與守城方差不多的時候,一般都不會貿然的攻城的。因為攻城戰,的確會讓己軍損失太多的兵力,假若久攻不下,那便是失敗的預兆。

所以,袁紹面對新漢軍的進攻時候,一開始的確有點彷徨,可是,再一想到自己的軍隊進攻不行,那麼防守總可以吧?誰會用這麼多的兵力來防守,等著別人來攻呢?說真的,如果他的軍馬進攻得力的話,那麼他早便向新漢朝起進攻,起碼要將并州奪回在手裡。嗯,要知道,當初并州,可也是屬於他的勢力地盤啊。如果不是匈奴人大舉進攻,讓他難以招架,他才不會放棄并州,拱手讓給了新漢朝劉易。

所以,袁紹在決定要與新漢軍抗戰到底的那時候,他表面雖然有幾分惶然,可是心底里卻還是有點底氣的。

但現在,唯一的底氣沒有了,眼看新漢軍勢如破竹,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已經將整個幽州都奪了去,甚至,現在還將一直屬於他管轄的城池渤海城都奪去了。這讓袁紹感到無比的無奈又有點慌亂。

有時候,袁紹想想,還真的有點不太甘心,因為,他為了戰敗公孫瓚,奪取幽州以圖天下。他花費了無數精力人力物力,與公孫瓚纏戰了數年,他才勉強可奪得大半個幽州的地盤。現在,這才多久的工夫?說沒有就沒有了。

到這刻,袁紹才明白到,原來,自己的軍馬,也不善守啊!這個進攻不行,防守也不行,這要怎麼辦?

所以,近段時間,袁紹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在與一眾謀臣軍將在商議應對之策。時至此刻,如果還沒有一個可以揭制新漢軍進攻的辦法,那麼他們就真的只有等死的一個可能。

特別是,袁譚兵敗回來,所說的這些,都是一些實實在在的東西,如果他們不能想出辦法來應付新漢軍,那麼他們就只有敗亡的下場。

這可是關乎到他們身家性命,關乎到他們利益的問題啊。

可以想像,如果袁紹真的被新漢軍打敗了,整個冀州都落到了新漢軍的手上,那麼,他們現在所有的利益,都等於浮雲。將來,亦不可能任由他們在冀州獲得他們現在所能獲取的利益了。

對於一般的百姓來說,他們並不在太過關注什麼的政策,他們只在乎,在誰的統治之下,他們可以過得更好。但是,他們可以封鎖新漢朝的消息,不讓一般的百姓知道。但他們自己,卻是要時刻都注意的。

新漢朝的政策當中,有一條,就是與天下所有的地主作對的所謂基本國法。那就是那些地方土豪,他們的田地擁有的問題。如果是新漢朝奪得了冀州,那麼就等於是打破一切重新來規劃,他們現在,就算是良田萬傾又如何?到時候,還不是一樣要分給一般的百姓佔有?

反正,世事便是這樣,窮人與富人,永遠都存在著利益衝突的。地主與百姓,始終都存在著不可調和的矛盾。

他們想擁有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那麼就必須要想辦法,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