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十章策反袁兵

第六十章策反袁兵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9-18 12:25  字數:5618

逢紀的心裡,正是想著如何才可以真正的確保張夫人的安全,所以,便強打精神,準備與這個叫方桓的袁軍都伯好好一談。

方桓聽逢紀居然還記得當年的事,他真的有點激動。起碼,這可以證明,逢紀應該是一直都有關注著他的。或者說,應該是對他的觀感bucuo才會關注他,那就是說,他不用擔心逢紀會給他小鞋穿了。

方桓的臉『色』不禁有點漲紅,他抓抓頭,傻呵呵的一笑道:「逢、逢先生,末將不zhidao逢先生居然還認得出在下,方才並不是末將有意疏,不是有意不先為先生包紮傷口的。還請莫怪。」」小說「

方桓也有一點小狡猾,他的心裡在擔心逢紀會因為一些小節而記恨於他,所以,他便乾脆自己先將話擺明了來說,好讓逢紀對他有一點覺得他是一個老實的人。

「呵呵,這些都是小事,方才,是少主在舞劍,老夫在一旁觀看,聽到少夫娘親尋來了,少主一激動,長劍就脫手,剛好刺在老夫的肩頭,嗯,是夫老倒霉……」

逢紀說著,卻又幽幽的望了一眼不遠處被士兵看著的張夫人,心裡想,的確是較倒霉的,這娘倆,一個刺劍一個撥劍,真的痛得老夫死去活來……

「呃……呵呵,原來是這樣啊……」方桓聽說逢紀身上的傷是袁譚刺的,心裡不禁一下子釋然,明白了逢紀身上的劍傷是什麼一會事。當然,他卻不好說什麼。不能說逢紀倒霉,也不能說袁譚失手刺傷了他不應該,畢竟袁譚是他的主公。他不好多說什麼。

「呵呵,不說這傷的事了。我zhidao,你當年攻打青州北海的時候立了功,所以,你才能成了袁譚親兵的都伯軍侯。嗯?不對啊,我當年建議少主,讓你只需過渡一下。便調去軍里作軍司馬的啊,怎麼你現在還在這裡?」逢紀眼珠一轉,故作驚訝的道。

「啊?逢先生。這年來,我一直都在少主的身邊啊,平時出出入入,末將都能見到逢先生。只是……逢先生貴人事忙。沒能注意到在下罷了。」方桓聽了逢紀的話後,一下子張大了嘴巴,跟著卻又有點委屈的樣子道。三國小兵之霸途60

當然,他不是委屈他在袁譚身邊這年來逢紀沒有見過他的事,而是在委屈這事實的真相原來是如此的啊。

嗯,不得不說,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不管是袁紹的軍中。還是新漢朝的軍中,甚至上天下各路諸侯的軍中。

亦不管是他們走投無路才從軍的士兵也好。還是一些被強征入伍的士兵也好,只要他們真正的成了士兵,成了軍人,哪個不想向上爬,哪個不想成為將軍的?更別說是一些本來就想著建功立業的士兵了。

這個方桓,逢紀努力的回想了一下他的資料,多的並沒有想起,只是記得,他從軍可是自願的,之所以逢紀還記著方桓,是因為方桓的家裡,似乎是一個落泊士族子弟,他從軍,便是想從軍立功,光宗耀祖,好重振他們家風。

所以,逢紀猜測,方桓這個軍侯,應該是對官職比較熱心的。他如此說,也只是試探一下罷了。至於說什麼建議袁譚封他為軍司馬的事,只是隨便說說,子虛烏有的事。

逢紀半眯著眼睛,暗暗的盯著方桓的臉『色』,他zhidao自己猜對了,這個方桓,對於仕途還是比較熱心的。

事實,有時候,可以從一些細微的事當中,便可以看得出一個人如何。起碼,如果一個並不熱衷於仕途的人,是不會那麼在意是否因為一些微小細節而擔心是否會得罪上司的。

這方桓,些刻就只差沒有將對袁譚的不滿寫在臉上了。

因為,都伯與軍司馬,這之間的分別,還真的是極大的。要zhidao,都伯,就只能統率五十人馬,手底下只有五什人。可以說,方桓雖然自稱末將什麼的,但是以他現在的軍中職別,連將領都還稱不上。入不了級。他對著逢紀,應該只能自稱屬下,而不是自稱末將。可是,他如此說,亦可以證明,他對於當上將軍的熱衷,在時候,在一些小細節方面,就可以體現出來。

而軍司馬,卻是可以統率五百人,與都尉一樣的級別。

要zhidao,像當初的袁紹、曹『操』等等,一開始都是從都尉起家的。成了都尉,只要有本事有機會,最終都可以成為一方諸侯。

成為一方諸侯,方桓卻是沒有想過的,他可沒有那麼大的野心,他只是想好haode憑著所立軍功,當上一個將軍,這樣,就可以讓自己方家的人以自己為榮了。

逢紀的話,正巧是說到了他心裡的痛處。

嗯,這個方桓,卻還真的有點本事的,畢竟,其方家如何落泊,還有一個底子在,不是么?何況,他方家之所以有過輝煌,其祖上亦是武官出身,家傳有一些武藝,甚至連兵法亦有傳承的。三國小兵之霸途60

他在青州北海的攻城戰當中,的確是立了功,並且,功勞還不算少,這一點,連逢紀都不zhidao的,因為,第一個登上北海城牆的人,就是他。

而哪怕是按照殺敵的功勞來分封,他亦認為,他憑著軍功,就算不能做軍司馬,但是做一個屯長或者是地主縣尉什麼的,亦足夠了。如果袁譚能讓他返回自己家鄉所在的縣城做一個縣尉,他一定會非常滿足。

方桓注意到,一些傢伙,所立軍功要比他少得多,甚至,一些傢伙,根本就沒有殺過敵,沒有立過功,都能做到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