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十九章斷絕母子關係

第五十九章斷絕母子關係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9-17 23:11  字數:5657

聽了袁譚的話,張夫人的心真的沉到了谷底,她zhidao,這個兒子還真的沒救了。

她不禁無比複雜的望著已經長大,比她還高了一截的兒子背面,衝口道:「我這些『婦』道人家不會懂?你又明白娘的心裡想要你怎麼樣?你還說知錯?這就是你所謂的知錯?」

「娘,不只是如此,娘的心裡如何想,孩兒也zhidao。」袁譚似是在極力的平復自己的心情,對於要殺娘親,他此刻的確是有點知錯,逢紀所言,似也有點道理,不管怎麼樣,自己殺母,的確是犯了大錯,說是逆天之罪過也不為過。可是,不管如何,他都不投降的。這對於袁譚來說,已經是關乎到他的尊嚴wenti。」小說「

睡了自己娘親的男人,自己還能投效他?那自己算什麼?自己袁家的人,什麼時候會如此不顧羞恥的苟活著?

在袁譚的心裡,早早就划了一條紅線,給自己制定了一條底線。那就是怎麼樣都可以,他就是不能投降,不能再看著自己的娘親與一個和他沒有什麼關係的男人在一起。這個,他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在這個時候,袁譚已經不會再去考慮張夫人本人的心裡是如何想的,根本不會再去考慮這個娘親的心裡想要怎麼樣。

再說實話,在這些古人的心裡,特別是在袁譚這樣所謂的高門大閥里的子弟,他們的心裡如何會將女人的幸福或追求什麼的放在心上?在他們的意識當中,女人。其實都是他們男人的附屬,一切,都要以他們的意志為意志。一切事兒。無論大小,都是他們這些男人說了算。

如果說,袁譚小時候,跟著張夫人一起的時候,還只是小孩子,對張夫人是無比的聽話服從。但是,現在不同了。袁譚已經長大成人,加上這些年,袁譚又以為娘親早已經死了。心裡對張夫人的母子之情,已經變得相當淡薄。

因此,他哪裡還會站在女人的立場上去想wenti?三國小兵之霸途59

說到底,就是現在的袁譚。對於張夫人的關愛。已經等於無。

袁譚不似郭嘉,更不是周瑜、孫策。

這幾個傢伙,他們對母親的痛愛,那是大於一切的。他們在乎自己娘親的幸福與否,他們想要給娘親一切可以讓她們感到開心的生活。

所以,當她們跟著劉易,的確是獲得了她們所想要的幸福的時候,這些傢伙。他們的心裡就算是不情願自己的娘親再嫁人,甚至是嫁給了比他們亦大不了多少的劉易。可是,他們還是選擇了接受,接受娘親與劉易在一起的事實。

當然,他們一開始,雖然的確是感到非常的彆扭,覺得很不自然,甚至,心底里想著自己的娘親與劉易在一起,似的確有點受辱感,但當他們看到自己的娘親與劉易在一起的時候,的確是過得很快樂,他們出於痛愛自己的娘親,也就接受了那樣的事實。

同樣的事情,落到了袁譚的身上,袁譚還真的不會在乎張夫人的心裡所想,不會在乎張夫人跟著劉易是否幸福什麼的。他就只一味的認為,自己的娘親跟了劉易,那就是對他極大的侮辱。

「好好,我兒子這麼聰明,居然都zhidao。」張夫人有一種無力感,望著兒子的背面,道:「好,那你就說說看,你是如何zhidao娘的心裡是想要什麼,如果你說得好,那娘就依你,如果說得不對,那麼,你可以出去跟劉易拚命,但從你踏出這門口一步開始,你我母子的關係,從此便一刀兩斷!就當我張氏從來沒有生過你這樣的一個兒子。」

張夫人說到最後,有點聲『色』俱厲。

袁譚的身子顫了一下,強自鎮定心神,極力的淡然道:「娘,母子之情,不是你說斷了就斷了的。你想要兒子如何,兒子就不多說了。只可以告訴娘一點,就像我跟娘的血肉關係一樣,我袁譚是袁家的子弟,不管怎麼說,這都是改變不了的,投降?是不keneng的!」

「你……」

「好了,娘,我zhidao,你心裡想要的,只是一個美haode生活罷了,我zhidao,父親以前待娘的確不算好,所以,你才會被劉易用甜言蜜語給騙了。呵呵,看劉易身邊多少女人便zhidao了,他一定是一個極會討好女人的男人。因此,娘你被他被得死心塌地,這個不奇怪。不過,你放心,如果我袁譚絕地反擊,若能當真的擊敗劉易,以後,你想要多少男人,我袁譚都可以給你找來,並且,一定會比劉易更懂得哄人,一定會哄得娘親你服服帖帖,開開心心的。你跟誰都可以,就是不能跟劉易!你如果想要更強大的男人,我袁譚也一定會給你找來。嘿嘿,而且,我也不會讓父親zhidao,會為你保持著密秘的。」

「袁譚!」

張夫人被袁譚的這一翻可以說是無恥的話給氣暈了,她還真的從來都沒有想過,這個兒子居然會這樣想她。她跟劉易在一起,難道就只是為了那一點事兒么?還為自己找男人?這、這氣死了……

張夫人更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沒錯,張夫人當年主動推倒了劉易,和劉易在一起,她的確是有點寂寞,要尋求慰藉,亦有點『迷』戀與劉易的那點事兒。可是,實際上,管並非完全就只有那一點事兒啊。許多次,張夫人都自己自問,如果自己只是為了那一點事兒,為了與男人在一起時候的那一點快樂,那麼她現在又豈全如此死心蹋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