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十七章瘋狂的袁譚

第五十七章瘋狂的袁譚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9-16 01:54  字數:5550

多少美好,都只是存在於記憶當中。

眼前的袁譚,讓張夫人再也找不到一點如兒時那麼對她的親近親切,從袁譚的身上,也再也找不到兒時那般,對自己的依戀依賴。

難道,時間當真的會讓一個人變化得如此之大么?

可是,不管怎麼說,自己都是他的親生娘親啊,不管怎麼變化,自己都是他的娘親,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待自己?

說真的,不管她這個娘親如何,作為兒子的袁譚,都不應該如此冷漠的直指她不守『婦』道。

一直來,張夫人心裡最為擔心的就是這一點。事實上,當初劉易身邊的眾女,她們也一樣,有著如張夫人一般的心理。她們,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可以不顧世人世俗的眼光,勇敢的與劉易在一起,她們,甚至不懼前夫的指責,不懼任何人的非議。但是,她們就唯獨對於自己所出的兒女所指責而感到有點心慌。

此刻,張夫人的心裡,說不出有多堵,反正,就是難受。

可是,她想著與劉易的美好,強行咬了咬櫻唇,沒有讓自己流淚。

有時候,人就是如此。張夫人也有著自己的堅持,她清楚,自己既然選擇了要與劉易在一起,那麼她就要承受一些或者會讓她感到痛苦的事情。比如,眼前的兒子不能理解自己的事。三國小兵之霸途57

張夫人關在袁譚的面前,深吸了一口氣。直接對袁譚道:「譚兒,這裡面有些事情你可能不清楚,你誤會了。其實。娘親並非是被劉易強迫的,而是自己心甘情願跟著他的。不過,這事也並不重要,最重要的,娘想跟你好好聊聊,說說譚兒眼前的困境。」

「哦呵?是嗎?我誤會了?我誤會了什麼?娘,說到底。你還是想來為那劉易勸降孩兒吧?難道,你那個小姘頭就那麼好?」袁譚此刻雙眼有點暴戾,帶著一種比較複雜。又似是痛心的神『色』看著張夫人,然後一字一頓的道:「娘!我可以不管你與孩兒分開的這數年是如何過來的,可是,你終究是我們袁家的人。與孩兒相見了。那就跟著孩兒吧。我也可以告訴你,我袁譚,生是袁家的人,死是袁家的鬼,我袁譚身子骨里流著的是袁家的血,你什麼都不用說,我意已經決,今天。不是劉易死便是我袁譚亡!」

失敗,以及娘親的背叛。讓袁譚的心裡壓制不住的怒火,他已經變得有點歇斯底里。

「譚兒!你、你就不能好好聽聽娘親的話么?」

張夫人見到袁譚之後,她才發現這個親兒,離自己心目中的那個乖巧聽話的兒子相去甚遠了。原本不打算將自己與劉易的那些事兒,不打算將自己為何要背叛袁紹的那些事兒告訴袁譚,可是,見袁譚似根本就不打算聽她說,而是打算死都要接著她一起死,死也不肯投降,她就不得不說了。

「如果你還認我這個娘親,那就先聽娘親好好說!」張夫人著,神『色』不禁有點威嚴起來。

說起來,張夫人本身就有著一種高貴神聖的氣質,她認真起來,堅強起來的時候,會讓人感受到一種不敢褻瀆的念頭。

原本有點激動的袁譚,看著一臉認真嚴穆的娘親,下意識的低下了頭,咬著嘴唇不說話。

「譚兒,事情的真相是這樣子的,我與太傅劉易,早就相好了,並不是在袁家被董敗所誅滅之後才開始的。」

「啊?」袁譚一臉意外的抬起頭,眼內儘是不相信的神爭。

「呵呵,很驚訝吧?」張夫人慘然的笑笑道:「那時候你還少,什麼敢不懂,不過,相信你應該也有所印象吧?當年,娘嫁給了袁紹,其實只是一樁利益的聯姻,袁紹對為娘,其實也只是當作是一般的奴婢一般來對待,要不是為了利益,為娘亦不可能會被立為袁紹的元配了。你外公家,是釀酒世家,世商經營酒業,可是,你知道不?我們大漢,商人的身份地位,要比一般的平民更加低,為娘一個商家之女,豈會受到袁紹的重視?若不是我們張家是漢室劉家的御用酒師,我們家專門為皇室釀酒的,為娘在袁家,恐怕連一個下人侍女都不如。」

「譚兒,你又知不知道?自從你一出生,肌膚便比較黑,樣子也不討喜,一點都不像你父親袁紹。因此,你父親,自小都不太喜歡你的。可以說,從小到大,你父親,幾乎都沒有抱過你,最多,就是偶爾看一兩眼。我們娘倆,在袁家,可以說,就是邊緣人物,當然,幸好有袁家老爺還算是看重你娘的一些管理內務的本事,才能讓袁紹不敢太過放肆,不至於敢對你娘如何,或者休了娘。」張夫人深深的看著袁譚道:「這些都是你兒時的事,你可能沒有太大的印象,不過,現在你老實告訴娘,這些年來,你在你父親袁紹的身邊,可有得到袁紹的看重或者是讚許?有沒有給過你好臉『色』看?你心裡,是不是認為,只要你率軍征戰,取得了一些成就,你父親便會看重你?將來,會將冀州牧之位傳給你?」

「呵呵,別痴心妄想了,那是不可能的,雖然,這些年我並沒有在袁紹的身邊,可是,為娘知道,你父親,早被那些狐狸精『迷』得昏昏糊糊的,你父親的眼裡,就只有你二弟、三弟、四弟,可有你嗎?別說為娘不在你身邊,累你遭受到別的那些所謂的兄弟的排擠,實在,就算是為娘在你身邊,也不可能改變你父親對你的看法的。嗯,不說這些,就說現在。」張夫人說得激動,不等袁譚回答,接著說道:「比如,你奪取了青州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