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十二章強攻渤海

第五十二章強攻渤海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9-13 06:16  字數:5700

袁譚是那種心比天高,卻沒有半點實際的人。

有時候,說得容易,可是,當真要做實事的時候,恐怕還真的難做得成一件事。

當然,新漢軍比袁軍能戰的也客觀事實,但不管如何,袁譚還真的只是嘴皮輕輕,對於新漢軍沒有太多的了解,他只是一味的認為,自己是多麼的有本事,只要自己一出馬,就可以殺敗劉易,揚名天下。

可是,現在給他潑了一盤又一盤的冷水。

經過逢紀詳細的告訴他,新漢軍是一支怎麼樣的軍隊,是如何的難纏之後,袁譚的心又慌了,喏喏的不敢再輕言出城作戰。

最後,他唯有就完全放棄了自己的計劃,決定再不輕言斬殺劉易,急派快馬前去將那數千數兵調回城來。

可是,他的行動,又慢了半拍,因為,申勇在他派人調那些軍馬回城的時候,揮軍直接攻擊那數千袁軍精兵。

在一營騎兵及一營陌刀將士的攻擊之下,幾乎沒花費什麼的工夫,那數千袁兵就被殺散。最後能逃回渤海城的,也就只有兩千餘人。

劉易讓申勇在燕山之下紮營,自己障陪著張夫人在山上道廟,盡最後的努力,再派人送信去給袁譚,請袁譚到燕山來一聚。三國小兵之霸途52

袁譚哪裡還敢出城?根本就沒有再迴音。

第二天一早,劉易擁著一臉失望的張夫人下山,在申勇等軍士的保護之下。回到了城北的大營。

軍帳當中,劉易安慰著張夫人道:「夫人,莫要擔心。我保證你可以和袁譚相見相認便是,不過,也請夫人要寬心一些,不管如何,你還為夫。」

張夫人卻不知道要與劉易說什麼了,她知道,如今兩軍交戰。劉易能夠為了她如此,這已經是相當厚恩了,如果換了是袁紹。他哪裡會管得她的喜怒哀樂?

「夫君,人家曉得,如果不能與譚兒相認,那也是人家的命。何況……」張夫人有點無奈的樣子道:「何況相認了又能如何?人家隱隱感到。現在的譚兒,與當年的譚兒已經不同了。他現在,居然學會了耍陰謀詭計了,說好了在燕山太君廟相會面,可是他卻食言,反派了軍馬欲殺夫君,此不是大丈夫所為。呵呵,夫君。有時候,人家覺得。有時候還真的相見不如不見,或許這樣,人家還會記得以前的美好,見了,怕會破壞那美好的記憶。」

「嗯……」劉易倒有點認同張夫人的這句話,如果袁譚真的變得功利,沒有了兒時的童真純樸,變得唯利是圖,不擇手段的話,那麼還不如不見好過呢。見了,怕也只會讓張夫人更加傷心。

本來,劉易還想讓張夫人與袁譚母子相認,看看袁譚對張夫人是否還如他兒時那般遵從母親的命令,然後勸服袁譚投降,兵不血刃的奪得渤海。但現在,劉易知道,這明顯是不可能的了。

劉易安慰了一會張夫人,便到了前線。

新漢軍輪翻上陣,從昨夜到現在,不停的用投石機攻擊渤海城,現在天『色』大亮了,可以看得見,城北城牆,已經被新漢軍的投石機轟擊得滿目蒼穹,坑坑窪窪,城牆前面,鋪了一層石彈破碎的石塊。

而城頭上,看不見一個袁軍士兵的身影,他們全都不敢冒頭,生怕會被新漢軍的投石機擊中。

城頭上的袁軍旗幟,大多都被擊斷了旗杆,東歪西倒的,沒有了點生氣。又可見,東一灘西一灘血跡。

「主公,你回來了?如今渤海城裡的袁軍,恐怕已經被我們嚇破了膽,是否要派軍推進,看看可否趁機奪下城池。」

戲志才睡眼朦朧似的,伸著懶腰來到了劉易的身後。

嗯,在投石機轟鳴聲響之下,戲志才居然還睡得如此安心,現在才醒來,劉易還真的有點佩服他。

「我們不能再等了,我覺得,我們的推進速度太慢了。」劉易突然道:「從出兵到現在,不知不覺就過去一個多月了。現在才堪堪奪得幽州。而且,在這幽州,我們可是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但是卻每奪下一城,都要頗費心思。這與我們原來席捲天下的設想有點不符啊。」三國小兵之霸途52

的確,新漢軍的攻擊速度,的確是有點太慢了。並且,似乎並沒有顯出新漢軍的威凌來。

想想攻擊范陽,攻擊任丘,都花費了劉易不少的時間,似乎袁軍並不太懼怕新漢軍,並不能做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地步。

現在渤海城的守將,只是袁譚這個小子,居然還不知死活的敢謀算自己?如果每攻擊一座城,都遇到頑強的抵抗,那麼整個大漢天下,會有多少城池?那麼又何時何日才可收復整個大漢?

劉易道:「今天,我們就奪下渤海城,要讓袁軍知道,我們新漢軍是勢不可擋的。」

「哦?那、那袁譚的事?」戲志才知道劉易的那些事兒,知道劉易的風流『性』子,一般情況之下,都會以身邊的女人為重的。如果現在當真的正式攻擊,『亂』戰當中,恐怕就難以保全那袁譚的『性』命了。

「管不了那麼多了,我看袁譚那小子,也不是讓人省心的人。」劉易搖搖頭道:「我在想啊,我們的任重道遠,有時候還是要以大局為重。渤海城太重要了,拿下渤海城之後,我們亦要考慮奪取青州的事了。現在,得要派人去泰山問問情況,看看可否策反臧霸,只有將整個泰山地區都控制在我們的手裡,我們才能算真正控制得了青州。」

「嗯,主公說的對,我們不能見一步走一步。只要佔了渤海,我們不僅可以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