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四章到達渤海城

第四十四章到達渤海城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4-09-07 01:28  字數:5554

事情到現在,劉備已經覺得準備得差不多了,最少應該由他出面的部份,他已經做了,是否能解決了劉易,這就要看簡雍及糜竺的辦事能力了。自然,關羽、張飛的出手才是最關鍵的時刻,如果沒有一個適當的時機,刺殺劉易的事兒,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劉備之所以讓糜竺不要急著動手,又特意的交待他要先解決領頭的人,這是在提醒糜竺,讓他掌握到劉易的行蹤,等到劉易孤身一人的時候,再讓關羽、張飛兩人動手。

劉備知道,關羽、張飛兩人,和劉易的交情非淺了,互相那麼熟絡,如果讓他們打了照面,那就肯定能夠互相認得出來。因此,劉備也提示,想擊殺劉易,就必須要一擊必殺,一擊盡全力,如此,方可以解決了劉易。等到劉易被關羽、張飛擊殺,到時候,就算讓關羽、張飛兩人認出了劉易,那也於事無補了,劉備的心愿目的,就達到了。

這事情,要順利進行,還真的不容易。

所以,劉備也還得交待簡雍,讓簡雍暗中盯著,一定要找到一個合適的時機,才能讓糜竺調動關羽、張飛去動手。

當然,如果沒有一個很好的下手時機,劉備也不敢冒這個險的,因為機會就只有一次。所以,他現在雖然已經做好了前期的工作,但還會密切的注意著這件事的進展。

劉備的這些齷齷齪齪的事兒姑且不提。

且說劉易現在,好不容易才把無比擔心的甘寧、黃忠等人勸走,把有如好奇寶寶一般的糜貞送走。

在重新安排的小院內,劉易已經清洗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血污,換了一身糜貞讓人取來的衣服。沒有辦法,留在原來閣樓上的東西。幾乎全都被劉易的勁氣衝擊波給毀了,連張寧、蘇嫣兩女的東西也沒能倖免。

張寧現在,還驚魂未定,不時落淚,讓劉易心痛不已。

把眾人都趕走,劉易是想好好的安慰安慰張寧,害這美人兒擔心了,實屬不該。

不過,陪在一起的,還有蘇嫣。她雖然沒有如張寧這般淚眼婆娑,可依然一樣兩眼紅紅的,剛才劉易生死不知的時候,她也跟著陪著落了不少淚。

劉易先是對蘇嫣道:「蘇夫人,真是對不起。讓你也受驚了。其實,剛才只是我自己不小心。把你嚇倒了。現在,我已經沒事了,不如,你先去休息吧。」

「哦……」蘇夫人本想與劉易多說點什麼,但是卻一時又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只好應了一聲站了起來。準備上樓。

「蘇姐,我們一起吧。」張寧此時卻站起來跟上去道。

「啊?一起?」蘇嫣聞言一呆,回頭看了看,目光不自覺的落在劉易的臉上。卻又有點驚亂的閃開,臉兒一紅。

「寧兒……」劉易有話想要和張寧說,跟著也站了起來,與張寧一起站到了蘇嫣的身後,準備上樓。

這個呢,本來是很正常的一些語言行為,現在天色已經不早了,經劉易這事兒一鬧,現在已經很夜了。也該是到了休息的時候。劉易也覺得與張寧在床上說話兒也更好一些。

嗯,天地良心,劉易這傢伙現在真的沒有太多壞心思,心思純正得很。

可是,張寧的話及兩人的動作,卻讓蘇嫣誤會了。

不得不說,蘇嫣一個人過的日子太長了,內心的壓抑寂寞,已經到了一個承受不了的臨界點上。

而剛好,她一到了糜家,就聽到了劉易與張寧所做的好事的誘人聲音,讓她不自覺的做了一晚春夢。接著,今天下午大白天的時候,她又在劉易與張寧的房間門前,不經意的直接看到了劉易與張寧的歡好過程。那時候,她已經被這種事兒給深深的吸引住,同時,也真真正正的撩起了她心裡的那把火。

說實話,她現在的心裡,已經在不自覺之間就老想著劉易,特別是她現在和劉易有著夫妻的名義,雖然是假的,可依然讓她控制不住的想,如果和劉易是真的夫妻就好了。

也不得不說,現在的劉易,要比早前幾年的劉易對女人有著更加強的吸引力。臉上的雅氣盡去,言行舉止之間,都有著一股成熟男性的穩實質感,加上其人,的確是長得相當的俊逸,如刀削般的俊臉,好看之餘,也會讓人感到特別的親切。

姐兒愛俏,這並不是說說的,那可是千古來得到驗證的一句話。但凡是出軌的,或者是讓那些正經女人春心大動的,大多都是一些英俊的美男子。

男人,很少能敵得過美女的魅力,一般的男人很容易就會拜倒在美女的石榴裙下。可是,女人也同樣難擋美男子的魅力。

蘇嫣現在,就是有一種被劉易深深吸引的感覺。

說真的,如果她在劉易的房間前偷看期間,如果劉易沒有發生因為練功而走火入魔的事情,如果她又恰好的讓劉易知道了她在門外偷看,那麼,只是劉易把她拉進房去,她可能就會一點都不抵抗,非常順從的與劉易成其了好事。

所以,跟著下來,發生劉易走火入魔,被閣樓掩蓋在廢墟當中,她的心境,也和張寧一樣非常焦慮,甚至有點心痛。

她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在腦子裡留下了劉易這個人,不自覺的,就把劉易當成是她非常重要的人。如果劉易出了什麼意外,她同樣會心痛,一樣會為劉易而流淚。

自然,她也想起了張寧與她所說的事兒,記得張寧與她說過的,與劉易假戲真做的事。這個事兒,她當初並不怎麼放在心內,可是現在卻不同了,每每想起張寧與她說過的話,她的心裡都會